一定要小時了了才有機會成為成功的職業選手嗎?

以前我幾乎是這樣認為的,因為真的,大部分現役在美巡,能活在這裡好些年的,每一個人都有著顯赫的青少年與業餘成績表現。在美巡,再驕傲的選手也會學會謙卑,這裡的每個人都有著了不起且獨特的故事,每週的比賽有超過三分之一以上的選手有機會贏球,再困難的狀態也會有人打出不可思議的成績。不過,這些年,我的的確確看到一些「沒有」小時了了卻在美巡賽上生存下來甚至贏球的例子。像是Richy Werenski,套一句政琮大學隊友的話,「我不敢相信他居然贏得美巡賽,他以前在大學校隊總是打學校的第五種子」。」Richy默默的在二級巡迴賽幾年,在美巡沒保卡回去補考又回來,然後逐漸鑄造自己的實力最終贏得人人夢寐以求的美巡賽冠軍。這裡我想藉這個話題再次聊聊美國的大學校隊對選手的幫助。為什麼我們一直鼓勵台灣的選手來這邊受教育與打校隊?之前聊過的不再贅述,我今天想聊的是「花開花落自有時」。

每個人的心理與生理發展的速度不一樣,尤其是男生。有些男生長到18歲還在長,隨著身高與身上的肌肉一直在改變,運動員有時候難以維持穩定的表現,協調感也在變化,光是球桿拿在手上的感覺與眼睛看到球的視覺回饋都在改變,更別提帶著不夠成熟的心態到巡迴賽上打球要如何應付週週壓力爆表,長期遠離家人朋友獨自征戰的生活。歷史上不乏許多「神童」,早早轉職打沒兩年就消失在名單上面。男子巡迴賽難就難在你會面對45歲雖然體格沒有你好但是經驗與智慧極佳因此還能贏球的對手,一群人從20出頭歲可以打到50歲佔據了美巡絕大多數的位子,新人要上來困難重重。因此,美國大學提供給18歲以後還需要磨練的選手最完善的舞台。讓這些「男孩們」,等待屬於他們的時間,不要早早就帶著稚嫩的想法斷送大好前程。

我很喜歡寫霆葳的事情,因為如果有一天他能成功,他會給更多孩子希望。他不像政琮早熟,雖然身材居於劣勢卻一路上來以過人的抗壓力、判斷力與優異的手眼協調能力闖出一片天;也不像是俊安,有著驚人的爆發力、超人的膽試,和這五年下來在美國大學比賽累積了各方面完整的技術能力和打大賽的經驗值。霆葳不是從小就特別耀眼,但也靜靜地,非常努力地走到了這裡。我認識霆葳很久了,對於推他出來美國這件事情磨了很多時間,在最後一刻下定決心,好像突然醒來似的,認真準備托福與SAT,非常聰明有效率的學習。因為真的太晚開始準備,他能選的學校有限,選了一個台灣的人都不知道的小學校,但其實托福的要求挺高。來了美國以後第一場比賽就打了前十,他告訴我說「姊,還好你叫我來美國,這種感覺真好。」對於打高爾夫球的人來說,美國是天堂,霆葳來這裡看了各式各樣的球場,還打了兩場在美巡的球場舉辦的大學比賽,打的很好,課業上英文也進步很多。今年全美大學決賽,Sam Houston 成為從區域預選到全國決賽到進入最後15強最大的一批黑馬,過程曲折離奇、緊張刺激,動人心弦。我告訴政琮,我希望霆葳經歷過這些大比賽,他感受也享受到了優秀的運動員在美國所受到的待遇,他嚐到了征服的滋味,他能變得「嗜血」。自己能用一次又一次哪怕只是一點點的小成功餵養自己的信心。運動員的信心不是用講的,他們必需用對的方式證明自己在做的事情是對的,才能建立紮實的自信。

我相信他開始覺得有些事情變得可能,不再遙不可及,今年的暑假,他去打了美國公開賽資格賽差一點,又自己報名去打了美國業餘四大賽之一的南方業餘資格賽,順利進入正賽,接下來要自己開車去比賽。這一場比賽贏的人可是能打明年美巡的Arnold Palmer邀請賽。希望正在努力的選手能照著自己的節奏與步伐設定一個一個可以達成的小目標像是霆葳一樣前進。最後,我想談談女子選手,憑良心說,對於女子選手的狀態我不太了解,所以我很少提及,但我觀察到的是,因為女生的身心狀態比男生成熟的早很多,因此在全世界許多頂尖女子選手很年輕就轉職業。加上女生退休的早,如果能力已經到了,也不能猶豫太久,可以在職業賽場磨練。我個人認為,很強的台灣女生來美國念兩年大學還是推薦的,畢竟美國不是自己的國家,來這裡把語言、生活、文化透過在大學讀書的時間培養起來,對於想在美國打比賽的選手來說是絕對有幫助的。如果中途發現自己不適合當職業選手,有獎學金可以念完大學,將來會有更多的就業選擇,美巡賽就有不少女性員工有著大學校隊的經驗。

政琮在華大四年全額獎學金加上訓練、比賽一切的費用加起來100萬美金,在目前教育這麼昂貴的情況下,來這邊賺了免費的教育與訓練,還有學校對學生運動員一切特殊的安排,您不覺得有機會來的話不來可惜嗎?很多人跟我說,台灣多久才出一個小潘,又多久出一個俊安,我覺得我們有機會多出一些Richy Werenski ,前提是必需要有更大量的選手願意並且能來美國蹲著。

最後,教育對運動員很重要,因為在這麼大的壓力下,面對挫折與低潮需要勇氣和耐心,處理成功需要智慧。勝不驕、敗不餒,說來簡單,卻是我們一輩子要修的功課。

一邊走18洞 一邊完成這篇文章
於 康加里高爾夫球場

PS.剛降落機場我傳了訊息給霆葳,想說如果他在休士頓,明天帶他去吃這裡最好吃的北京烤鴨。他說:「姊,我明天要飛堪薩斯去幫安哥揹下星期。」政琮跟我聽到很高興並告訴他:「太好了,出去看看自己以後的戰場。」俊安跟霆葳,兩個人已經可以這樣獨自在美國旅行比賽,這就是我們要培養的下一代!

有經紀人還需要親力親為嗎?

這一週原先是加拿大公開賽,但由於加拿大還是不開放,因此美巡找了一個新球場舉辦一場新比賽填補本週的空檔。由於從Columbus過來這邊要轉機,算一算時間我們就決定要開車過來,週日比賽結束以後出發開了6個多小時,週一早上再開3個多小時抵達這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沒有一家星巴克,沒有Chipotle的小鎮。由於老公在比賽一宣布的當天就找住宿,我們幸運的找到這個距離球場20分鐘的Airbnb房子。球場位於這樣in the middle of nowhere的地方,不但附近沒有旅館,連房子的房源都很少,大部分人都要住在40分鐘以外的城鎮,我想趁這個機會告訴選手,自己的事情,自己要積極安排。很多人都以為美巡的選手什麼事情都是經紀人做,其實是錯誤的。的確有很大一部分選手什麼事情都交給別人,但是也有很多人像是我們一樣,從報名、旅館、機票、每週跟比賽聯絡拿車到作帳、製作社群網站的圖片等等等等大小事我們都選擇自己來。原因很簡單,沒有人會在意你的事情像是你自己一樣在意,也沒有人會幫你省錢,老實說,經紀人也不懂得每個人的喜好。這裡大部分的經紀人會怕犯錯,所以訂旅館機票就訂最貴的就沒事。另外,由於每個經紀人手上都有不少選手,做事情總是有不小心漏掉的時候,我們就見過有選手到了球場才發現經紀人沒報名,也有人降落機場以後發現經紀人沒有事先跟主辦單位通知要在機場取Courtesy Car。我們一直鼓勵選手來美國讀書與比賽,目的就是希望藉由他們讀大學的這段時間,學會處理自己的生活,除了具備語文能力,也學到處理各式各樣突發問題的方法,而不是被動的讓人幫忙,不但會浪費時間,每多帶一個人旅行所要耗費的成本是非常驚人的。尤其是在選手轉職業初期,手上沒什麼錢,子彈能省則省,在國外,省錢的唯一方法就是親力親為。很多球員很羨慕我們這週遇到這麼好的房子,我只能說,早起的鳥機會還是比較多的,希望選手們了解我們的苦口婆心,不要幻想什麼事情都有人做,除了打球,學會讓自己什麼都能做,是上巡迴賽最好的武器。好了,我要去煮飯、洗衣服了😊PS.經紀人還有很多更重要的工作,讓他們的時間去做更多有效率的事情,這是我們的想法。PPS.選手要好好學英文,英文的資訊與資源工具還是比較多的。像是每週公佈Tee Time的圖,幾乎都是我們自己做的,比賽其實很少會幫選手做。另外,比賽的公告很重要,但很多選手因為不會英文,球員資訊的網站選擇不看,錯失了很多應該知道的資訊,不但會漏到一些福利,有時像是該開會沒到還會被罰錢,比賽公佈球場的狀況也不知道,更別提在球場上跟裁判爭取有利於自己的判決了。今年的潘政琮青少年公開賽將在六月底舉辦,不少選手已經提前來準備,期待十位台灣來的青少年選手能有好成績,順利爭取到大學獎學金!

2021十位參加AJGA CT Pan Junior Championship的選手名單:吳易軒、陳季群、吳睿東、陳亮宇、賴昱禓、郭杰倫、陳宣佾、沈尚恩、陳俋儒、宋佳恩

#潘特西PantacyGolf 39|如何檢視自己揮桿?|為什麽要低角度拍?

#潘特西PantacyGolf #富邦金控 #fubonfinancial #titleist #unifyconsulting #footjoy #Evaair.喜歡的話請按讚!Plz hit the like button. 有任何問題請在下面留言,新影片每週一上架,協助我一起幫助未來的青少年高球選手,所有廣告收入將被捐贈到CT Pan Foudation,謝謝你們的支持。

開這露營車打美巡(完)

昨天我們從休士頓坐飛機到夏洛特參加這一週的比賽,從這一週開始我們心愛的露營車會留在家裡不跟我們比賽一直到秋天。經過了一年的測試,我們夏天會不開車主要原因有兩個:第一、進入五月以後,美巡的比賽地點非常分散,開車的話體力上負擔很大,第二、夏天的天氣實在是太過悶熱,我們的車子空間小,冷氣又太大聲。考慮以上兩點,加上我們在一個月前已經完成疫苗注射,我們會開始回到帶著口罩與穿著防護衣當空中飛人的旅程。

上一篇開著露營車打美巡寫到了去年在底特律,經過了這麼多篇的分享,我相信大家大概已經瞭解了我們的旅行模式。在底特律之後,我們去了俄亥俄州打了兩週的比賽,然後開了兩天回家途經曼非斯,天氣炎熱到晚上睡了兩個小時以後睡不著直接起來開夜車回家。在這裏我要謝謝老公,因為我是個深度近視,晚上都是他在開車真的非常辛苦,這一趟返家以後,由於我仍然無法上包機,於是小潘自己一個人又飛到舊金山然後搭乘球員包機到曼非斯跟北卡再回家。這半年來,球場上的成績不理想,疫情持續在全世界蔓延,但是我們慢慢找到自己生活的節奏與目標,從驚慌中穩定了彼此的內心,逐漸,政琮在九月新的賽季開始之後慢慢把自己打球的每一塊拼圖一塊一塊拼湊回來,好幾場比賽在週五的倒數一兩洞Birdie、Birdie壓線晉級,而我也經歷了第一次一個人在美國開八個小時的露營車到密西西比州與從多明尼加回來的老公會合,帶著在家裡煮好冷凍的食物,醃好的肉與新買的電子烤盤,我們在密西西比州水庫旁的美麗營地相聚晚餐,那天第一次感受到2020年的秋意,涼爽、平靜與美好。那一週,政琮打出了許久未見的好球,第四天最後一洞超長的救Par推桿推進以第十一名完賽。賽後我們馬上開八小時回到休士頓家,早上六點起床洗衣服,趕著十點的飛機飛拉斯維加斯,拉斯維加斯的比賽之後就是在休士頓的Home Game,然後就是期待已久的名人賽初登場。

在這裏我要謝謝老公,因為我是個深度近視,晚上都是他在開車真的非常辛苦

休士頓週日結束賽程後,我們總共要開14-15小時,中間在休息站睡一覺後抵達夢想的奧古斯塔。名人賽準備了一塊地,位置就在奧古斯塔國家高爾夫俱樂部的大門斜對面,走路就可以到球場。由於奧古斯塔門口的大馬路是鎮上最大條的路,所以交通是24小時川流不息非常的吵,還好這次加我們只有三台,大家都把車子儘量往距離馬路遠一點的方向停。講到這個,把時序拉到一個月前的名人賽,我們為了搶佔遠離馬路的位子,所以我們決定週六就到奧古斯塔,誰知,我們傍晚抵達時,停RV的這一塊土地早就停了七八台大車,我想大家都是提早來搶位子的,所以沒有辦法,我們只好停到唯一一個在馬路旁邊還有點斜斜的位子上(苦笑)。當天晚上小潘睡了,我卻一直到半夜三點還聽著大卡車,重機車與沒停止的小客車在數羊,於是我爬起來走進廁所開燈上網找房子。參加四大賽最辛苦的是住宿的問題,當週的飯店或是房子都非常昂貴,這其中名人賽又是最貴的一週,通常一個小房子六千塊美金是跑不掉的,如果加上家人也去,很多球員光是住宿就花八千到一萬美金。我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搜尋,居然找到一個一晚只要兩百多美金有兩個套房、距離球場十分鐘以內車程的房子,早上小潘一起床他一知道馬上下訂,管線收好逃離吵雜的營地。我們真是很幸運,這應該是有人最後一刻退掉的房子,這麼好的價格又非常舒適,以後有機會再來名人賽可能我一個月前就要來搶營地位子了,哈哈。

時間再拉回秋天的名人賽,這一週為了讓球員不要去餐廳吃飯,奧古斯塔每天都提供晚餐,從前菜到甜點讓我們外帶,所以我很開心享受了不用煮飯的一週。多出來的時間我想了很久,寫了一封信給即將在週四第一組第一洞出發的壽星老公,也有空閑在練習日幫老公拍照,然後在奧古斯塔優雅的享用早餐與午餐。然而,最不優雅的事情發生在週六晚上,通常我們在露營車上洗澡之後會先擦乾淋浴間,然後再打開我們帶著的電扇與車頂的抽風把浴室的浴簾和環境徹底乾燥,但當晚因為氣溫比較低,我把電扇調成暖風,然後如常的開始吹頭髮,結果不到一分鐘,露營車內一片漆黑,沒錯,跳電了……。我急忙拿出手電筒,已經躺在沙發上休息的老公爬起來當水電工,我的心裡很著急,頭髮全是濕的,車子的溫度越來越低,沒燈,手機快沒電,明天還要打重要的第四天……。弄了快一個小時,研究了說明書,上網google了一下,兩個生手終於找到重整電源的方法,這跳電的經驗也成為我跟政琮之間日後拿出來開玩笑的話題。

在名人賽後我們開著車到Sea Island比賽,之後2021年的春天前幾場比賽我留在台灣陪伴家人,老公請桿弟在12月底把車從休士頓開到Palm Spring,他打完夏威夷之後飛到Palm Spring比賽取車。美國有很多地方有RV Storage或是停車場可以付費停放露營車,所以旅行可以事先規劃,然後把車停到某個機場附近,這樣用露營車打巡迴賽時有一些彈性,有些地方太遠可以飛走再回來拿,但事先一定要打電話問一下,像是我們今年在佛州打完,我們打算把車停在喬治亞洲的一個小機場然後搭機回家一週再回來取車開到名人賽以減少車程,但沒想到當天清晨五點開到原本要停的機場停車場居然因為疫情關閉,我們的飛機七點整要起飛,只好死馬當活馬醫直接開到機場門口的代客停車,驚喜的知道他們可以代停我們的露營車這才鬆一口氣,我想,應該是我們的小車可以代停,如果是開一台大巴士我們應該就上不了那一班飛機回家了。

2021的春天,政琮一個人從Palm Spring開到鳳凰城,再從鳳凰城開到圓石灘,再開到洛杉磯與從台灣返美的我會合,我們再一起從洛杉磯開回休士頓的家,休息一週再開到佛州比賽,這期間還經歷佛州的房子床太軟我們晚上爬回去車上睡的趣事。這一年來,我們開了24,000公里,用這樣的方式可能比大部分的美國人看他們的國家看的還多,經歷疫情,酷暑,暴風雨,低潮與在名人賽甜美的初登場。很多人都問,你們兩夫妻是怎麼辦到每天這麼緊密的在一起生活?我想,人是不可能沒有摩擦的,但我跟政琮約定,不管怎麼不高興,睡覺前一定要和好,不管發生什麼,一定要記得對對方的善意,一定要不能口出惡言。謝謝政琮對我的照顧與包容,對我們兩個的家庭的承擔與努力,是他幫助我快速地在美國適應,他的辛苦他承受的一切與他對人的善良和對社會的善意我全都看在眼裡,就是因為累積了這麼多,想到我們走過這麼長遠的路,去年回到家鄉的慈善賽又感受到這麼多人熱情支持我們我才會大哭(真是太丟臉了)。我也答應他,我要一輩子當他人生的桿弟。

《奧古斯塔國家高爾夫俱樂部》與 《名人賽》的帽子有什麼不同?

《奧古斯塔國家高爾夫俱樂部帽子》

前兩天與我的好友吃飯,他們是我打AJGA時的寄宿家庭。我送了他一頂奧古斯塔的帽子,他去看過名人賽,於是說:「這是在給觀眾的紀念品賣店買的嗎?」,我們回答他:「不是,這個只有進的去會館的球員與球場會員買的到。」他聽到一時會意不過來,沒有特別的反應。今天他打電話給我,告訴我他剛剛在球場,有人很興奮的告訴他,「你這頂寫《奧古斯塔國家高爾夫俱樂部》的帽子跟寫《名人賽》的帽子有很大的不同你知道嗎?寫名人賽的帽子只要去看球就買的到,但你這一頂只有會員跟能參賽的球員能買」。我告訴他:「高球世界的專家知道這有多特別,希望你喜歡!」。說這個故事是想做一個預告:台灣的球友們也有機會得到這頂帽子,時間就在今年底,我會帶著這些帽子邀請大家與我一起做慈善,幫助這個社會需要幫助的人❤️#希望台灣能平安渡過這波疫情 #祈求世界能幸福平安 #2021潘政琮公益高爾夫球名人賽 #ANGC

老婆想要給年輕選手的話

因為總統盃,跟松山英樹才有了更多交集,見了面會聊天,他才會對我們笑,會擁抱。不然,跟他不熟的人很怕他,他很神秘,甚至有人覺得他很兇。跟著松山旅行的團隊固定的有五個人,他的生活就只跟這五個人在一起,不管是誰,他不社交,不跟其他人吃飯,他拒絕跟他工作無關的邀約,甚至是巡迴賽要採訪他有時都會被拒絕,前年在日本比賽的時候工作人員甚至會抱怨,覺得回自己的國家他還是拒絕一些grow the game的活動,覺得他無情。親朋好友總是會跟我們說,「你們比賽完下球場總是要吃飯,一起吃吧,然後再幫我簽個名!」,大部分的時候幾乎都被我們拒絕,很抱歉,我們必須拒絕。對選手與我來說,我們是來工作的,但大家是來玩的,我們必需把握在一年30多場的高強度比賽發揮,往來在機場、球場、飯店、公路與露營車上,身體蹲著,心理扛著要為了明年的工作權奮鬥,選手下了球場需要放空,身體與心靈都要休息,打好了需要沈靜,打壞了需要整理,所以,如果您曾經被我們拒絕,請體諒!不是我們不懂人情義理,我告訴年輕選手,你專心打好,全世界都喜歡你,你打不好,吃再多飯,曝光再多也沒用。很多人常常問我們在這裡跟哪個球員比較好,套一句盧宏宗老師說的,「球員是來打仗的,不是來交朋友的,要交朋友回家去。」頂尖巡迴賽運動員的生活型態必需堅持紀律,一場一場的堆疊等待機會來臨。Their every step is earned, it takes consistent time and effort to be an expert in any area.

*選手必需學會說不,選手的身邊必需有人幫他說不,所以我的名聲可能不太好,但保護選手才是最重要的

*現在贏了球,之前抱怨他的人還是一樣愛他

*運動員只有在戰場上成功才有意義*除了工作,政琮出面打球,只為慈善,只為了下一代,這才是我們感謝社會的方式

By Michelle

開著露營車打美巡(五)

我現在坐在露營車內,位置在國王.Arnold Palmer的家,Bay Hill高爾夫球場的停車場,昨天早上七點多從休士頓北邊出發,開了一天,晚上吃了美味的粽子之後夜宿距離奧蘭多一個小時的公路休息區,早上七點出發到本週的檢測站,之後到了一間有戶外座位的星巴克與老公享用早餐,他在那一邊剪輯潘特西的教學影片,一邊等待檢測結果。這一週比較特殊,等了兩個小時結果才出來,之後我們回到檢測站,拿了檢測證明才能進來球場拿球員車,時間已經十一點多。趁著選手進到球場工作,我也就地在車上繼續補我自己想要趕的進度。之前寫到了結束在康乃狄克州的比賽,我們下一站是在底特律,車程11.5小時,這個數字在我們心中已經越來越習以為常,相較於前面幾段路程,這一段路其實我非常喜歡,來到美國的東北,跨過山區進入五大湖區,沿途綠意盎然,景色真的非常優美。不過目的地是讓我有點膽戰心驚的底特律,一個幾乎廢棄的城市。我們當週的營地仍然是由大會提供給選手,是在距離球場車程七八分鐘內的一所大學的停車場上,主辦單位會來接水接電,每天來收廢水。市中心的治安很不好,已經放暑假,加上疫情,校園裡面完全看不到人影,四處雜草叢生,那時在全美各地蔓延的抗議活動正在延燒,一開始有一點害怕。不過第一個晚上之後發現一直有警察在巡邏,心裡才比較踏實。這個星期的時序已經正式進入盛夏,中西部炎熱潮濕,我們停在滾燙的水泥地上,每天都覺得自己像在做“岩盤浴”,我們了解到夏天開這台露營車其實才是我們最大的挑戰。由於我們的車小,要善用所有的空間,不像只要比我們稍微大一點的露營車都有做比較厚的絕緣,所以冷的時候很冷,熱的時候很熱。車裡雖有一台冷氣,但是沒有包覆在天花板裡面,冷氣啟動的時候轟隆轟隆的聲音非常的大聲,有一點難在車上好好的睡覺或是休息。疫情過後由於太太一直是無法進場的,所以我待在車上的時間很長,白天冷氣就麼開開關關,晚上的時間我們就把冷氣先開的很冷再關掉睡覺,不過由於沒有絕緣,冷度也無法維持太久。經過幾場炎熱氣候的比賽週,我們決定以後大概夏天就不會開車旅行了,除非我們願意放棄我們目前小車的機動性(這一點對我們來說是真的很重要),升級到大一點的車。由於底特律的治安不好, 所以白天老公去上班的時間我就都待在露營車停放的學校裡面,我會利用停車場的一些凳子做運動,或是在停車場上折返跑(現在想起來有點好笑),老公回來的時候他跟Russel Knox借用了折疊腳踏車在校園裡騎乘,順便監督我慢跑……,感覺應該位置顛倒。中餐我一個人的時候煮了幾天的阿舍乾麵跟賈以食日的燒椒麵,其實我算是很養生吃得很乾淨的人,跟我熟的人也知道我對吃的要求,但想家的時候一碗熟悉的家鄉味就能讓人很滿足,就像這幾天我跟小潘在佛羅里達吃著自己帶來的粽子一樣,像是米其林餐廳一般的美味。

久違的鰻魚飯

這一週還找到了一家日本超市,買了不少食材,煮了一些鮭魚豆腐味增湯,台式滷肉,難得買到肉片還能炒個泡菜豬肉,牛肉丼飯,配個櫻花蝦高麗菜,也買到冷凍饅魚吃到久違的鰻魚飯。我們兩個對白飯是有堅持的,在美國能夠買到一些日本品種的米,帶著電子鍋每天下了球場能吃到飽滿又晶瑩剔透的白飯可說是最大的犒賞。星期三的晚上我在煮飯,其他球員的司機也在煮飯,很難得的在等待吃飯的時間我看到幾位球員聚再一起聊天,這也算是在巡迴賽上比較少見的事情。很多人常常喜歡問我們在巡迴賽上跟誰比較好,或是哪些人比較常在一起,老實說,在PGA大家都是以家庭為單位行動,公眾人物從踏進球場的那一刻起就是要小心謹慎的注意很多細節,每個選手其實除了練球比賽,還常有一些訪問,或是各自的工作行程,還要健身,拉筋,一整天排得滿滿滿,下了班曬了一天或者是淋了一天雨,吹了一天風,累了只想關上房間門躺著放鬆,這才是絕大多數球員真實的生活。這週週六沒能上班,決定來吃個垃圾食物,對身體不好但對靈魂很重要。我在不遠的地方竟然找到歇腳亭,還賣鹽酥雞,那一天中午我們邀請了另一位球員張新軍來與我們共享珍奶與台式炸物,放鬆一下心情明天再出發到下一站。在工作壓力滿檔,挫折常常相伴的日子,一定要找一些讓自己可以稍微遠離的事情給自己的身體與心充電才能繼續往前進。

開著露營車打美巡(四)

結束在希爾頓島的比賽,當了一週桿弟的我舒服的享受在Harbor Town Golf Links美輪美奐的會館裡面洗了個舒服的澡接著趕緊出發,目的地是在康乃狄克州的TPC River Highlands球場,不塞車路程14個小時,途經紐約,所以老公決定要在晚上開過紐約,以避開隔天早上上班日的交通。這一路上開起來還算容易,我們準備了一些零食,播放著周杰倫,累的時候一個人到後面躺著小歇一下非常方便,但當車接近紐約的時候路況變得非常差,非常顛頗,所以即便已經接近午夜,我們兩個都沒辦法在後面休息,一路開到凌晨兩點才過了紐約,找了高速公路的休息站睡覺。休息站其實還算安全,有非常多的連結車大卡車司機也會在休息站過夜,但絕對要把車停在小車區,因為有一次我們停在大卡車區,想說比較安全,結果非常的吵,但已經開進去就沒有回頭路在開出來,硬著頭皮過了一夜。白天起來以後剩下不到四小時的時間,我們一邊吃著準備好的乾糧一邊開到球場。我們一到球場報到拿車的時候,明顯感覺到這裡的氣氛與我們在德州還有南卡的時候不一樣,經過疫情肆虐的大紐約乃至週遭的州,氣氛都很嚴肅,人跟人之間的距離還有防疫都做的格外嚴謹。在沒有疫情的時候,南方與北方的風土民情就已經非常的不同,在疫情下更有深刻的感受。拿完都已經被貼上消毒完成的球員車,去篩檢,然後我們順著工作人員的指示開到本週停放露營車的地方,距離球場只有五分鐘。因為開使用露營車旅行,我們才發現有不少比賽都免費提供選手停放露營車的地方,而且免費提供水電與固定會來收廢水,並且24小時都有警察在旁邊駐守。按照著地址尋找營地,開來開去就是找不到,打電話詢問後才知道,原來營地隱藏在巨型的溫室花圃後面。順著小路繞過花圃,眼前是一片綠油油的廣闊草原,我們看到Jason Day的車已經到了,之後陸續來了Russel Know, Brian Stuard, Bubba Waston, Louis Oosthuizen 與Branden Grace的車。以上大概就是目前在路上會開著露營車旅行的球員,只是他們的車都是40-50呎的A型露營車(想了解ABC型是什麼意思請Google囉),我們的車與他們停在一起顯得格外的嬌小可愛。由於太太們仍然無法進場,來到北方夏天的天氣又非常舒適,我們都搬出了椅子到樹下乘涼,也開始跟這一幫露營車太太與球員建立了挺好的情感,分享心情,在疫情下也相互支持,有幾次我在戶外煮飯的時候,隔壁的南非人跟美國人都很好奇地來看我們吃什麼,Jason Day還跟我炫耀他吃的米有多好。這幾天,我們都看到Louis的小孩們搬出了無數的玩具與小腳踏車在他們的車旁玩耍,也有其他球員帶孩子來跟他們玩,他們也有邀請其他南非的選手來烤肉吃飯,尊重大家的隱私我就沒有拍照。本週Bubba只有他跟司機,但他仍然把自己的車子旁邊擺放了椅子,地墊,裝飾的玩偶等等,感覺非常溫馨。過了幾天大家熟了,Brian跟Russel邀請我們上他們的露營車參觀,我們真是大開眼界!他們的車不只是長,並且有兩個Slide Out可以拓寬,所以在車上非常寬敞,可以運動,有大廚房,大冰箱,大烤箱,King Size的床,獨立的淋浴間,更誇張的是有一台洗衣機跟一台烘衣機!因為在美國開這樣的車不需要特殊的駕照,所以RV是非常普遍的,在許多房價昂貴的地方或是退休的人是完全住在RV上,像是候鳥一樣的隨著天氣轉換生活的地方,因此RV 營地才會這麼的普遍。在Brian的車上點著香氛精油蠟燭,他太太告訴我們說他們也是五月才剛買車,完全沒練習就開來比賽,他愛死了這樣的旅行方式,一切都是使用自己的東西,不用去經歷每週換旅館的不適,因為在美國很多旅館的品質很不一定,雖然開車辛苦,但是跟我們一樣覺得很值得。睡在自己的床上,用自己的洗衣機,自己的毛巾,也不用週週打包,大車唯一比較麻煩的就是要拖掛一台小車在後面方便活動,不像是我們的車一樣來去自如到處都可以停。其他球員有請司機來開,球員比賽的時候司機洗車,煮飯,對於經濟能力可以允許的人來說這樣是相當方便,早期在沒有疫情的時候許多有小孩子的球員就會用這樣的模式旅行,讓司機開到下一站,他們自己則坐飛機。但這幾年因為私人飛機公司提供購買小時數的服務,許多球星們就捨棄了露營車改搭私人飛機。這一週老公沒有晉級,但是早上起床看到營地上到處都是雉雞在覓食倒也有趣,溫室農場的主人的另一個溫室裡面停著各式各樣高級的古董車,還歡迎我們用他們的游泳池,最重要的是營地距離球場很靠近,讓我們很猶豫以後要不要開車來打這一場,但真的是很遠很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