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巡之路

因為新冠肺炎,2020沒有美巡二級巡迴賽,光輝巡迴賽的畢業生,這些多等一年的選手們在昨天終於迎來了他們的畢業典禮,領到了高爾夫選手們嚮往的PGA Tour美巡賽會員卡。

由於美巡賽的資格複雜,我想聊聊領到會員卡的光輝巡迴賽畢業生們接下來的挑戰。首先,除了第一名畢業的選手,其他人並沒有拿到全卡。先不提四大賽、世錦賽與邀請賽,美巡每一場正規賽的資格大概從歷屆冠軍、生涯獎金榜、到種子球員之後排的是傷兵種子返回的選手然後才是光輝巡迴賽的選手,接著是前一季獎金榜126-150的選手。因此,二級巡迴賽的選手出賽的機會要看主要的種子選手有多少人參加剩下多少名額,也要看傷兵返回的選手有多少人才能知道有多少出賽的機會。政琮當年上美巡時,因為有非常多的傷兵歸隊,加上美巡剛轉換成積分制,所以除了積分前125的選手,前一年的獎金榜前125也被算成種子,這些人都排在我們前面,從二級巡迴賽畢業的選手出賽機會就少了很多,第50名畢業的二級巡迴賽選手只有11次的出場機會。

二級巡迴賽的季後賽很重要,因為關乎美巡一開打的時候每一個人在這一群選手裡面是排第幾位,因為雖然季後賽總共有50個名額上美巡,但如果排到25名以後,出賽的機會就會相對有限。更重要的是,美巡秋天的賽季一開打,這一群二級巡迴賽的畢業生每過六場比賽就會依照過去比賽的成績重新排出場順位,我記得當年我們因為傷兵名單很多跟獎金榜種子的壓縮,以11名自二級巡迴賽畢業的政琮如果在秋天沒有打好,春天基本上出賽的機會就變的很小了。(排在第11但出賽順序是22,因為還要與季後賽另一批25個名額照順序交錯排順位)因此,這一群剛從二級巡迴賽畢業的選手ㄧ上到美巡所以面臨的壓力是巨大的,不只有重新排出場順位的壓力,他們在對場地相對不熟悉,對美巡的人事物不熟悉,又得在相對來說觀眾增加很多的賽場打出成績,新人壓力是不理解的人很難想像的,要活下來真的很不容易,在兩個巡迴賽上上下下的人其實很多。秋天的比賽場地比較沒那麼難,球星們很多沒有出來打,所以把握秋天的比賽是很關鍵的。

新人還有另外兩個挑戰,1.新人都是排在最後面出發的組,通常起風都是下午,打在後面果嶺常常都被踩的很爛了,如果天黑打不完隔天一早起來又要補洞,補完再繼續打,體力是很傷的;2.新人每週都在打新球場,又在爭取排位,所以場場都要一直打沒辦法休息,加上週三的配對賽通常不會排到新人,所以選手週日結束馬上要趕到下一週,以便在週一與週二下場做功課。

第一年九月上美巡的選手在隔年四月以後幾乎有不少人會失去出場的機會,當然美巡一直在調整資格希望能讓新人能多打一些比賽,但由於歷屆冠軍還有球星們是美巡轉播收入的主力,巡迴賽會儘可能的維護這些選手的權益。

記得第一年在美巡常常聽到同儕們抱怨這一切,但是巡迴賽跟其他選手都會告訴我們,其實每個人都是這樣走過來的,與其一直抱怨讓自己的心態更加負面,還不如想辦法讓自己在這麼困難的情況下儘快成長適應,活下來成為種子就會開始慢慢變好。

看到六年前在加巡跟政琮打延長賽的一位選手今年終於從光輝巡迴賽畢業,心裡很是感慨。走在這條路上要很努力,要有實力,也要天時地利人和,少一個環節命運大不相同,所以我們兩個常常提醒對方心裡要保持感謝,並且珍惜我們的際遇。我們正因為知道有多難,才覺得應該要幫助其他努力的選手。此外,這條路上起起伏伏真的很普遍也正常,要學會讓自己接受一切,盡力把自己能做的做到就好,有些事情真的是無法強求的。

男子高爾夫的競爭已經到了另一個高峰,每年報名人數都快速增加,一開放沒幾天就額滿,考到美巡以後若要成功每年保卡,以幾年前改的積分制,每週光是晉級打在三十名是不會有機會的,要多打很多前十名、前二十名,隔年才有工作。在奧運時高老師說很多這方面的訊息在台灣大家還是不太了解,藉著新一代的畢業生出爐分享給需要的人。

PS.三級巡迴賽與二級巡迴賽資格考考進的選手也有點類似的情況,都會在開賽幾場之後開始重新排位,並不是考到會員就保證有一季的比賽能打。像是加拿大巡迴賽今年有六個資格賽場,雖然單站前25名就具備資格,但想要打到比賽基本上要資格賽要打到前八名。三級巡迴賽前五名畢業只能有一開始少數二級巡迴賽場次,一定要去考第三關二級資格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