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家歡樂幾家愁

每年的這一天,溫德漢姆錦標賽結束的這個晚上,有人開心的前往紐澤西季後賽,也有人失落的前往二級巡迴賽的季後賽補考,爭取最後25個可以重返美巡的門票。

今天第十六洞,Hadley的一桿進洞幫自己拿到明年賽季的最後一個種子權,哭成淚人兒似的站在鏡頭前分享自己的感受,也把四大賽冠軍Justin Rose擠了出去,同時失去種子的名將Tommy Fleetwood沮喪的站在會館門口。每一年的前125名除了取得絕大部分的比賽,也包含第五大賽球員錦標賽;前70確定有沒有淘汰的亞洲系列賽與幾大邀請賽;前三十保證世錦賽還有多場四大賽,我們每一年都在追逐著一個又一個的資格,排名越前面可以選的比賽越多,可以累積隔年工作權積分的機會也越多。我們常笑,這是一個陷阱,你以為你上了美巡賽就好了,但上了美巡賽有越來越多目標供你追逐,更有每年要保住工作權的壓力無時無刻追著你,因為美巡這麼迷人,大家都害怕失去這個工作。(排名125-150的選手仍會有大約十來場可以打)

今年適逢奧運,奧運的時點就在季後賽前兩週,所以有時候大家不要責怪某些放棄奧運的選手,因為他們的積分不夠,必需留在美國為自己明年的工作權奮鬥,一個月從美國到英國到東京再回美國對選手身體負擔又很重;而像是我們跟印度的Lahiri這樣排名非常靠近125名還跑去打奧運的人,就常常一直盯著隔著海的美巡戰場戰況,計算自己沒去打這兩週會跌落多少名,而進入最後這週我們每天膽戰心驚地計算要打第幾名才能保住進入季後賽的機會。這是一場下一季工作權的保衛戰,每年這時球員餐廳的氣氛都很嚴肅,每一桿每一分都是關鍵,大伙壓力爆表,電視上的種子預測排名一直在跳動,球賽也因此很好看,對我們來說可是一點都不好玩😅(話說湯米如果沒打奧運也許就不會丟掉美巡全卡)

最後聊聊在二級巡迴賽的俊安,雖然他沒有成功拿到美巡卡與二級巡迴賽的資格,但他其實已經打的非常非常的好,以他的實力一定會上到美巡賽。因為去年的疫情,二級巡迴賽的積分已經累積了兩季,如果不是這樣,俊安只打八場應該已經累積足夠的積分拿到明年二級巡迴賽的資格並且能打二級巡迴賽的季後賽爭取美巡。曾老師在東京問我為什麼二級巡迴賽的每場比賽成績都打的很低,我想有以下幾個原因:1.二級巡迴賽大部分的球場難度與美巡大聯盟相差甚遠,大多沒有長草,果嶺也相對單純,距離也比較近;2.二級巡迴賽的陣容有很多昔日打美巡的人,也有許多一直都在二級巡迴賽打很久,沒有考上美巡或是無法在美巡生存卻很會打二級巡迴賽經驗豐富的人,雖然二級獎金沒有美巡豐厚,但長期在這裡如果能打在前75名也還能生活的不錯,另一類就是像俊安這樣很厲害剛轉職業的業餘明星。美巡的二級巡迴賽由於每年就少少的機會可以升上美巡,所以每個人上場就是進攻,加上球場設定如此,導致幾乎每一場贏球的成績都很誇張的低,晉級線常常在-4,-5甚至更低,常常覺得自己打得不錯但是只要推桿稍稍沒發揮就被淘汰。我想這一些訊息能給將來想來美國考試的人一些想法,男子美巡越來越競爭,如果二級巡迴賽獎金如巡迴賽所說繼續增加,以後勢必會更難打,唯一的辦法就是讓自己變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