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sh Your Limits 推向極限

很多年前,盧老師問我:「Michelle,你有沒有為了什麼把自己推向極限?Push your limits。」老實說,什麼是極限我根本不知道也不可能了解。老師又說:「政琮就是這種人。」這一個對話至今還深深在我的腦海裡。

結婚以後搬來美國,開始了四處為家的日子,開始完全的參與政琮生活的全部。政琮的人生是他自己一步一步的累積,是汗水與挫敗的堆疊,his every step is earned。沒有一個運動員的成就來自於僥倖,不論你是什麼出身。

在此之前我幫政琮揹過兩次球,心裡惦記著的是老師當年與我的對話。身為妻子,我們必需在丈夫需要的時候挺身而出,揹著15-20公斤的球桿一天上坡下坡走十公里,在炙熱的艷陽下站立至少六到七個小時,不是身上的每一寸布料都被汗水浸濕,就是被雨水打濕,雨中的球包因為雨具、毛巾變得更加沈重,雖然有過兩次揹球的經驗,這一次,一切都不一樣。賽前,其實我跟政琮鬧了一些小脾氣,我們都知道,是因為我擔心自己不能勝任,加上時差,身體的狀況一直不太理想,在奧運場上,雖然我只是桿弟,但在場上的每一個人都必需把自己最好的狀態拿出來,這不是開玩笑的。我不但不能是他的負擔,我必需要能夠幫助他,這不是自己的比賽,是代表國家出征,在團本部的時候我再次感受到這樣的壓力。我們兩個對我唯一的把握是-以我的個性,只要一上場,第一球開出,我一定會完賽,一定會走到最後。我默默地告訴自己,不止要走到最後,還必需從第一顆球到最後一顆球都善盡我的提醒與責任,幫助政琮每一次能重複的能在確定的情況下才出手,這是我在2018年溫德漢姆錦標賽的第十八洞梯台沒有做好的事情,我們丟掉了冠軍。我們可以錯一次,但不能在有機會的時候再錯一次。

雖然我週週在跟美巡賽,但代表國家出征的壓力對我來說是前所未經歷的,這一次在東京奧運經歷高張力的一週讓我想到2014年的仁川亞運。到現在沒有人知道的是政琮在出發到仁川之前生了一場病,醫生都搞不清楚的病。出發前兩天,他在家裡上吐下瀉,一整晚之後他全身無力到連握拳的力量也沒有,我們直奔醫院,醫生也弄不清所以然,加上訓練期間生活單純飲食固定,找不到原因下吊了一瓶點滴後回家,餐餐以清粥養腸胃,直到仁川都還在吃稀飯,啃蘇打餅乾。回想起來,這一切應該是當時他揹負著所有人對他一定要奪金的期待帶來的,儘管他當時已經打過美國公開賽、打過英國公開賽,但是穿上代表國家的戰袍的壓力是參加任何四大賽都不能相提並論的。

常常有人問我們最好的訓練是什麼,心理素質怎麼培養,政琮常說,盧老師也常說,培養心理素質的辦法就是向上比賽,你要跟比你強的打,你要多打難的球場,你要學會在只有幾個名額的資格賽裡面活下來,只有不斷的推向自己的極限,你才能看到自己更多潛在的能力,造就一個自己能認同的自己,這才是運動員要追求的目標。

很榮幸,這一次,我能從政琮的第一桿開球到最後一個推桿都能與他肩並肩的站在一起,看他一桿一桿從未放棄地完成不可能到最後真的站上象徵運動員最高榮耀的奧運頒獎台,紅著眼眶一起望著我們的會旗緩緩升起,而我自己在心裡面唱著我們的國旗歌。PS. 非常老實的說,翻閱這次的參賽陣容,如果我是旁人,你告訴我這次奧運男子高爾夫項目台灣目標奪牌,我一定會覺得你是向天借膽,我很感謝上天的眷顧,讓我身在其中見證了這個連我自己都以為的不可能。#正向力量成就可能 #能所不能. By Mich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