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小時了了才有機會成為成功的職業選手嗎?

以前我幾乎是這樣認為的,因為真的,大部分現役在美巡,能活在這裡好些年的,每一個人都有著顯赫的青少年與業餘成績表現。在美巡,再驕傲的選手也會學會謙卑,這裡的每個人都有著了不起且獨特的故事,每週的比賽有超過三分之一以上的選手有機會贏球,再困難的狀態也會有人打出不可思議的成績。不過,這些年,我的的確確看到一些「沒有」小時了了卻在美巡賽上生存下來甚至贏球的例子。像是Richy Werenski,套一句政琮大學隊友的話,「我不敢相信他居然贏得美巡賽,他以前在大學校隊總是打學校的第五種子」。」Richy默默的在二級巡迴賽幾年,在美巡沒保卡回去補考又回來,然後逐漸鑄造自己的實力最終贏得人人夢寐以求的美巡賽冠軍。這裡我想藉這個話題再次聊聊美國的大學校隊對選手的幫助。為什麼我們一直鼓勵台灣的選手來這邊受教育與打校隊?之前聊過的不再贅述,我今天想聊的是「花開花落自有時」。

每個人的心理與生理發展的速度不一樣,尤其是男生。有些男生長到18歲還在長,隨著身高與身上的肌肉一直在改變,運動員有時候難以維持穩定的表現,協調感也在變化,光是球桿拿在手上的感覺與眼睛看到球的視覺回饋都在改變,更別提帶著不夠成熟的心態到巡迴賽上打球要如何應付週週壓力爆表,長期遠離家人朋友獨自征戰的生活。歷史上不乏許多「神童」,早早轉職打沒兩年就消失在名單上面。男子巡迴賽難就難在你會面對45歲雖然體格沒有你好但是經驗與智慧極佳因此還能贏球的對手,一群人從20出頭歲可以打到50歲佔據了美巡絕大多數的位子,新人要上來困難重重。因此,美國大學提供給18歲以後還需要磨練的選手最完善的舞台。讓這些「男孩們」,等待屬於他們的時間,不要早早就帶著稚嫩的想法斷送大好前程。

我很喜歡寫霆葳的事情,因為如果有一天他能成功,他會給更多孩子希望。他不像政琮早熟,雖然身材居於劣勢卻一路上來以過人的抗壓力、判斷力與優異的手眼協調能力闖出一片天;也不像是俊安,有著驚人的爆發力、超人的膽試,和這五年下來在美國大學比賽累積了各方面完整的技術能力和打大賽的經驗值。霆葳不是從小就特別耀眼,但也靜靜地,非常努力地走到了這裡。我認識霆葳很久了,對於推他出來美國這件事情磨了很多時間,在最後一刻下定決心,好像突然醒來似的,認真準備托福與SAT,非常聰明有效率的學習。因為真的太晚開始準備,他能選的學校有限,選了一個台灣的人都不知道的小學校,但其實托福的要求挺高。來了美國以後第一場比賽就打了前十,他告訴我說「姊,還好你叫我來美國,這種感覺真好。」對於打高爾夫球的人來說,美國是天堂,霆葳來這裡看了各式各樣的球場,還打了兩場在美巡的球場舉辦的大學比賽,打的很好,課業上英文也進步很多。今年全美大學決賽,Sam Houston 成為從區域預選到全國決賽到進入最後15強最大的一批黑馬,過程曲折離奇、緊張刺激,動人心弦。我告訴政琮,我希望霆葳經歷過這些大比賽,他感受也享受到了優秀的運動員在美國所受到的待遇,他嚐到了征服的滋味,他能變得「嗜血」。自己能用一次又一次哪怕只是一點點的小成功餵養自己的信心。運動員的信心不是用講的,他們必需用對的方式證明自己在做的事情是對的,才能建立紮實的自信。

我相信他開始覺得有些事情變得可能,不再遙不可及,今年的暑假,他去打了美國公開賽資格賽差一點,又自己報名去打了美國業餘四大賽之一的南方業餘資格賽,順利進入正賽,接下來要自己開車去比賽。這一場比賽贏的人可是能打明年美巡的Arnold Palmer邀請賽。希望正在努力的選手能照著自己的節奏與步伐設定一個一個可以達成的小目標像是霆葳一樣前進。最後,我想談談女子選手,憑良心說,對於女子選手的狀態我不太了解,所以我很少提及,但我觀察到的是,因為女生的身心狀態比男生成熟的早很多,因此在全世界許多頂尖女子選手很年輕就轉職業。加上女生退休的早,如果能力已經到了,也不能猶豫太久,可以在職業賽場磨練。我個人認為,很強的台灣女生來美國念兩年大學還是推薦的,畢竟美國不是自己的國家,來這裡把語言、生活、文化透過在大學讀書的時間培養起來,對於想在美國打比賽的選手來說是絕對有幫助的。如果中途發現自己不適合當職業選手,有獎學金可以念完大學,將來會有更多的就業選擇,美巡賽就有不少女性員工有著大學校隊的經驗。

政琮在華大四年全額獎學金加上訓練、比賽一切的費用加起來100萬美金,在目前教育這麼昂貴的情況下,來這邊賺了免費的教育與訓練,還有學校對學生運動員一切特殊的安排,您不覺得有機會來的話不來可惜嗎?很多人跟我說,台灣多久才出一個小潘,又多久出一個俊安,我覺得我們有機會多出一些Richy Werenski ,前提是必需要有更大量的選手願意並且能來美國蹲著。

最後,教育對運動員很重要,因為在這麼大的壓力下,面對挫折與低潮需要勇氣和耐心,處理成功需要智慧。勝不驕、敗不餒,說來簡單,卻是我們一輩子要修的功課。

一邊走18洞 一邊完成這篇文章
於 康加里高爾夫球場

PS.剛降落機場我傳了訊息給霆葳,想說如果他在休士頓,明天帶他去吃這裡最好吃的北京烤鴨。他說:「姊,我明天要飛堪薩斯去幫安哥揹下星期。」政琮跟我聽到很高興並告訴他:「太好了,出去看看自己以後的戰場。」俊安跟霆葳,兩個人已經可以這樣獨自在美國旅行比賽,這就是我們要培養的下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