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這露營車打美巡(完)

昨天我們從休士頓坐飛機到夏洛特參加這一週的比賽,從這一週開始我們心愛的露營車會留在家裡不跟我們比賽一直到秋天。經過了一年的測試,我們夏天會不開車主要原因有兩個:第一、進入五月以後,美巡的比賽地點非常分散,開車的話體力上負擔很大,第二、夏天的天氣實在是太過悶熱,我們的車子空間小,冷氣又太大聲。考慮以上兩點,加上我們在一個月前已經完成疫苗注射,我們會開始回到帶著口罩與穿著防護衣當空中飛人的旅程。

上一篇開著露營車打美巡寫到了去年在底特律,經過了這麼多篇的分享,我相信大家大概已經瞭解了我們的旅行模式。在底特律之後,我們去了俄亥俄州打了兩週的比賽,然後開了兩天回家途經曼非斯,天氣炎熱到晚上睡了兩個小時以後睡不著直接起來開夜車回家。在這裏我要謝謝老公,因為我是個深度近視,晚上都是他在開車真的非常辛苦,這一趟返家以後,由於我仍然無法上包機,於是小潘自己一個人又飛到舊金山然後搭乘球員包機到曼非斯跟北卡再回家。這半年來,球場上的成績不理想,疫情持續在全世界蔓延,但是我們慢慢找到自己生活的節奏與目標,從驚慌中穩定了彼此的內心,逐漸,政琮在九月新的賽季開始之後慢慢把自己打球的每一塊拼圖一塊一塊拼湊回來,好幾場比賽在週五的倒數一兩洞Birdie、Birdie壓線晉級,而我也經歷了第一次一個人在美國開八個小時的露營車到密西西比州與從多明尼加回來的老公會合,帶著在家裡煮好冷凍的食物,醃好的肉與新買的電子烤盤,我們在密西西比州水庫旁的美麗營地相聚晚餐,那天第一次感受到2020年的秋意,涼爽、平靜與美好。那一週,政琮打出了許久未見的好球,第四天最後一洞超長的救Par推桿推進以第十一名完賽。賽後我們馬上開八小時回到休士頓家,早上六點起床洗衣服,趕著十點的飛機飛拉斯維加斯,拉斯維加斯的比賽之後就是在休士頓的Home Game,然後就是期待已久的名人賽初登場。

在這裏我要謝謝老公,因為我是個深度近視,晚上都是他在開車真的非常辛苦

休士頓週日結束賽程後,我們總共要開14-15小時,中間在休息站睡一覺後抵達夢想的奧古斯塔。名人賽準備了一塊地,位置就在奧古斯塔國家高爾夫俱樂部的大門斜對面,走路就可以到球場。由於奧古斯塔門口的大馬路是鎮上最大條的路,所以交通是24小時川流不息非常的吵,還好這次加我們只有三台,大家都把車子儘量往距離馬路遠一點的方向停。講到這個,把時序拉到一個月前的名人賽,我們為了搶佔遠離馬路的位子,所以我們決定週六就到奧古斯塔,誰知,我們傍晚抵達時,停RV的這一塊土地早就停了七八台大車,我想大家都是提早來搶位子的,所以沒有辦法,我們只好停到唯一一個在馬路旁邊還有點斜斜的位子上(苦笑)。當天晚上小潘睡了,我卻一直到半夜三點還聽著大卡車,重機車與沒停止的小客車在數羊,於是我爬起來走進廁所開燈上網找房子。參加四大賽最辛苦的是住宿的問題,當週的飯店或是房子都非常昂貴,這其中名人賽又是最貴的一週,通常一個小房子六千塊美金是跑不掉的,如果加上家人也去,很多球員光是住宿就花八千到一萬美金。我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搜尋,居然找到一個一晚只要兩百多美金有兩個套房、距離球場十分鐘以內車程的房子,早上小潘一起床他一知道馬上下訂,管線收好逃離吵雜的營地。我們真是很幸運,這應該是有人最後一刻退掉的房子,這麼好的價格又非常舒適,以後有機會再來名人賽可能我一個月前就要來搶營地位子了,哈哈。

時間再拉回秋天的名人賽,這一週為了讓球員不要去餐廳吃飯,奧古斯塔每天都提供晚餐,從前菜到甜點讓我們外帶,所以我很開心享受了不用煮飯的一週。多出來的時間我想了很久,寫了一封信給即將在週四第一組第一洞出發的壽星老公,也有空閑在練習日幫老公拍照,然後在奧古斯塔優雅的享用早餐與午餐。然而,最不優雅的事情發生在週六晚上,通常我們在露營車上洗澡之後會先擦乾淋浴間,然後再打開我們帶著的電扇與車頂的抽風把浴室的浴簾和環境徹底乾燥,但當晚因為氣溫比較低,我把電扇調成暖風,然後如常的開始吹頭髮,結果不到一分鐘,露營車內一片漆黑,沒錯,跳電了……。我急忙拿出手電筒,已經躺在沙發上休息的老公爬起來當水電工,我的心裡很著急,頭髮全是濕的,車子的溫度越來越低,沒燈,手機快沒電,明天還要打重要的第四天……。弄了快一個小時,研究了說明書,上網google了一下,兩個生手終於找到重整電源的方法,這跳電的經驗也成為我跟政琮之間日後拿出來開玩笑的話題。

在名人賽後我們開著車到Sea Island比賽,之後2021年的春天前幾場比賽我留在台灣陪伴家人,老公請桿弟在12月底把車從休士頓開到Palm Spring,他打完夏威夷之後飛到Palm Spring比賽取車。美國有很多地方有RV Storage或是停車場可以付費停放露營車,所以旅行可以事先規劃,然後把車停到某個機場附近,這樣用露營車打巡迴賽時有一些彈性,有些地方太遠可以飛走再回來拿,但事先一定要打電話問一下,像是我們今年在佛州打完,我們打算把車停在喬治亞洲的一個小機場然後搭機回家一週再回來取車開到名人賽以減少車程,但沒想到當天清晨五點開到原本要停的機場停車場居然因為疫情關閉,我們的飛機七點整要起飛,只好死馬當活馬醫直接開到機場門口的代客停車,驚喜的知道他們可以代停我們的露營車這才鬆一口氣,我想,應該是我們的小車可以代停,如果是開一台大巴士我們應該就上不了那一班飛機回家了。

2021的春天,政琮一個人從Palm Spring開到鳳凰城,再從鳳凰城開到圓石灘,再開到洛杉磯與從台灣返美的我會合,我們再一起從洛杉磯開回休士頓的家,休息一週再開到佛州比賽,這期間還經歷佛州的房子床太軟我們晚上爬回去車上睡的趣事。這一年來,我們開了24,000公里,用這樣的方式可能比大部分的美國人看他們的國家看的還多,經歷疫情,酷暑,暴風雨,低潮與在名人賽甜美的初登場。很多人都問,你們兩夫妻是怎麼辦到每天這麼緊密的在一起生活?我想,人是不可能沒有摩擦的,但我跟政琮約定,不管怎麼不高興,睡覺前一定要和好,不管發生什麼,一定要記得對對方的善意,一定要不能口出惡言。謝謝政琮對我的照顧與包容,對我們兩個的家庭的承擔與努力,是他幫助我快速地在美國適應,他的辛苦他承受的一切與他對人的善良和對社會的善意我全都看在眼裡,就是因為累積了這麼多,想到我們走過這麼長遠的路,去年回到家鄉的慈善賽又感受到這麼多人熱情支持我們我才會大哭(真是太丟臉了)。我也答應他,我要一輩子當他人生的桿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