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著露營車打美巡(五)

我現在坐在露營車內,位置在國王.Arnold Palmer的家,Bay Hill高爾夫球場的停車場,昨天早上七點多從休士頓北邊出發,開了一天,晚上吃了美味的粽子之後夜宿距離奧蘭多一個小時的公路休息區,早上七點出發到本週的檢測站,之後到了一間有戶外座位的星巴克與老公享用早餐,他在那一邊剪輯潘特西的教學影片,一邊等待檢測結果。這一週比較特殊,等了兩個小時結果才出來,之後我們回到檢測站,拿了檢測證明才能進來球場拿球員車,時間已經十一點多。趁著選手進到球場工作,我也就地在車上繼續補我自己想要趕的進度。之前寫到了結束在康乃狄克州的比賽,我們下一站是在底特律,車程11.5小時,這個數字在我們心中已經越來越習以為常,相較於前面幾段路程,這一段路其實我非常喜歡,來到美國的東北,跨過山區進入五大湖區,沿途綠意盎然,景色真的非常優美。不過目的地是讓我有點膽戰心驚的底特律,一個幾乎廢棄的城市。我們當週的營地仍然是由大會提供給選手,是在距離球場車程七八分鐘內的一所大學的停車場上,主辦單位會來接水接電,每天來收廢水。市中心的治安很不好,已經放暑假,加上疫情,校園裡面完全看不到人影,四處雜草叢生,那時在全美各地蔓延的抗議活動正在延燒,一開始有一點害怕。不過第一個晚上之後發現一直有警察在巡邏,心裡才比較踏實。這個星期的時序已經正式進入盛夏,中西部炎熱潮濕,我們停在滾燙的水泥地上,每天都覺得自己像在做“岩盤浴”,我們了解到夏天開這台露營車其實才是我們最大的挑戰。由於我們的車小,要善用所有的空間,不像只要比我們稍微大一點的露營車都有做比較厚的絕緣,所以冷的時候很冷,熱的時候很熱。車裡雖有一台冷氣,但是沒有包覆在天花板裡面,冷氣啟動的時候轟隆轟隆的聲音非常的大聲,有一點難在車上好好的睡覺或是休息。疫情過後由於太太一直是無法進場的,所以我待在車上的時間很長,白天冷氣就麼開開關關,晚上的時間我們就把冷氣先開的很冷再關掉睡覺,不過由於沒有絕緣,冷度也無法維持太久。經過幾場炎熱氣候的比賽週,我們決定以後大概夏天就不會開車旅行了,除非我們願意放棄我們目前小車的機動性(這一點對我們來說是真的很重要),升級到大一點的車。由於底特律的治安不好, 所以白天老公去上班的時間我就都待在露營車停放的學校裡面,我會利用停車場的一些凳子做運動,或是在停車場上折返跑(現在想起來有點好笑),老公回來的時候他跟Russel Knox借用了折疊腳踏車在校園裡騎乘,順便監督我慢跑……,感覺應該位置顛倒。中餐我一個人的時候煮了幾天的阿舍乾麵跟賈以食日的燒椒麵,其實我算是很養生吃得很乾淨的人,跟我熟的人也知道我對吃的要求,但想家的時候一碗熟悉的家鄉味就能讓人很滿足,就像這幾天我跟小潘在佛羅里達吃著自己帶來的粽子一樣,像是米其林餐廳一般的美味。

久違的鰻魚飯

這一週還找到了一家日本超市,買了不少食材,煮了一些鮭魚豆腐味增湯,台式滷肉,難得買到肉片還能炒個泡菜豬肉,牛肉丼飯,配個櫻花蝦高麗菜,也買到冷凍饅魚吃到久違的鰻魚飯。我們兩個對白飯是有堅持的,在美國能夠買到一些日本品種的米,帶著電子鍋每天下了球場能吃到飽滿又晶瑩剔透的白飯可說是最大的犒賞。星期三的晚上我在煮飯,其他球員的司機也在煮飯,很難得的在等待吃飯的時間我看到幾位球員聚再一起聊天,這也算是在巡迴賽上比較少見的事情。很多人常常喜歡問我們在巡迴賽上跟誰比較好,或是哪些人比較常在一起,老實說,在PGA大家都是以家庭為單位行動,公眾人物從踏進球場的那一刻起就是要小心謹慎的注意很多細節,每個選手其實除了練球比賽,還常有一些訪問,或是各自的工作行程,還要健身,拉筋,一整天排得滿滿滿,下了班曬了一天或者是淋了一天雨,吹了一天風,累了只想關上房間門躺著放鬆,這才是絕大多數球員真實的生活。這週週六沒能上班,決定來吃個垃圾食物,對身體不好但對靈魂很重要。我在不遠的地方竟然找到歇腳亭,還賣鹽酥雞,那一天中午我們邀請了另一位球員張新軍來與我們共享珍奶與台式炸物,放鬆一下心情明天再出發到下一站。在工作壓力滿檔,挫折常常相伴的日子,一定要找一些讓自己可以稍微遠離的事情給自己的身體與心充電才能繼續往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