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著露營車打美巡(二)

從球員錦標賽喊停之後三個月,美巡賽PGA Tour拉出了一張漂亮的賽程,在開賽之前,球員代表與美巡賽針對防疫,球員資格開了許多次會議。在這裡我想要表達我對美巡賽最誠摯的感謝,雖然在疫情爆發的時候他們如大多數西方世界的人一樣並沒有足夠的警覺性,但美巡賽上上下下在短短三個月內投入大量的心血,讓我們成為少數還有正常工作的職業運動員,幾乎所有的贊助商都持續舉辦比賽,而在防疫的部分,美巡賽打造了我們的“防疫泡泡”。所謂的防疫泡泡(Bubble),就是每一週可進入球場的所有人員都會進行篩檢,搭乘週一專機旅行的人在週六還要再篩檢一次,而從家裡出發的人會收到篩檢試劑,我們需要在與檢疫單位視訊的情況下進行自我篩檢然後以快遞寄回,通常兩三天內會收到結果。場內的乾洗手,消毒濕巾,口罩等防疫用品供應足夠,被篩檢出陽性的選手會有巡迴賽提供的補貼,與該選手接觸過的人也會持續被篩檢非常多次。這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也給其他職業運動聯盟建立了參考的典範。雖然開賽後陸續還是有人確診陽性,但試想建立一個每一週都在移動,每週超過五六百人起跳的防疫泡泡,至今有這樣的成績真的是非常了不起。

即便如此,我們則更嚴格的建立只屬於我們兩個人的防疫泡泡,在剛開賽的前六場完全以露營車移動不搭乘飛機,不在外面吃飯,但代價就是我們要在這六週進行超過九千六百公里的長征,而最終到年底,我們總共開了九場比賽一萬四千四百公里。什麼比健康重要呢?我們毅然決然說走就走。

第一場比賽在德州沃斯堡的殖民地高爾夫球場舉辦,從休士頓過去約三小時,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暖身,當週我們住在房子位於球場上的朋友家,所以到第二週我們才會開始“露營”。出發之前我們把小小的露營車每個空間都塞滿了。首先,“塞滿”這個概念是很重要的,因為行駛中的車子碰碰撞撞,我們的車又超過十呎高,如果每一個櫃子沒有塞滿,那一路上就會聽到很多各種東西撞擊的聲響,到了目的地可能很多東西也壞掉了。六月的德州很熱很熱,到了朋友家我把很多怕熱的食材卸下來展開算是非常正常的一週。

週五小潘沒有晉級,我們決定在週六早上就開車上路,這也是開車的好處,因為如果要搭乘專機,就必須留到下週一。這一趟從德州沃斯堡到南卡羅來納希爾頓島的海港城高爾夫球場的距離是1,752公里,時間為16個小時。早上與接待我們的好友一起用過早餐後啟程,目的地是在密西西比州的羅斯福州立公園。

在美國,開著RV(Recreation Vehicle,露營車)旅行是非常普遍的,甚至有非常大量的人口居住在露營車上面(當然他們的車大多是非常龐大的),隨著氣候過著候鳥一般的生活。因此,不僅僅私人營地非常普遍,不管是國立公園,州立公園,多多少少都有供露營車水電與廢水排放的設備,而且每晚的費用都非常便宜。某些特殊地點,像是我們明年要去Pebble Beach圓石灘與聖地牙哥比賽的營地都非常受歡迎,聽說景色非常優美,所以常常要在一開放預約的時候就打電話或是上網預約。

從沃斯堡開了六個多小時,傍晚抵達羅斯福州立公園,在門口好像是付了35塊美元的費用後慢慢往參天大樹的公園裡駛進。映入眼簾的是非常美麗的湖景,然後找到我們的營地後,第一件事就是打開手機應用程式把車儘量停在水平的位置,同時小潘開始接水接電,我準備簡單煮一些白飯搭配好吃的魚罐頭準備今天簡單果腹早點睡覺。正當小潘都處理好以後,我突然發現車上已經沒有什麼水了,州立公園水管出來的水很多沙土(笑),只好很不好意思地跟小潘說,我們得出去外面買水……。小潘有點發火,原因是,他剛剛給蜜蜂叮了!為什麼會被叮呢?原來在我們接電的插頭有一個蓋子,他打該蓋子要插插頭的時候發現蓋子裡面有一隻蜜蜂住在裡面,蜜蜂生氣的追著他一陣子咬了好深的一口……。這下要出去買水,小潘想想只好找來一支大樹枝把插座蓋子打開趕走蜜蜂,才能拔掉插座,然後再去拔水管,出去買水跟一些簡單的備品。折騰了一陣子後把飯煮好,把露營桌椅打開,簡單吃了點東西,我們兩個露營菜鳥終於有時間坐下來享受片刻寧靜。

六月的密西西比州是非常炎熱潮濕的,但在森林裡面的我們卻感到非常涼爽。入夜,旁邊營地的人已經在生火,可以聞到非常香的柴燒味,他們有的圍坐在一起烤棉花糖,有的孩子在騎腳踏車,有些人躺在吊床上休息,突然之間,新冠肺炎帶來的混亂一點都不存在,小潘坐在椅子上享受片刻寧靜,我這個城市長大的人驚訝地發現我們被周遭點點螢火蟲的螢光照亮,這是非常非常平靜與美麗的一個夜晚。隔天一早出發前,我煮了些大燕麥片與雞蛋再吃一點水果後,我們到湖邊走走散步,享受晨光,回到營地做了一些伸展,然後拔水,拔電,整理好車子繼續接下來十個小時前往位於希爾頓島的海港城球場!羅斯福州立公園:https://www.mdwfp.com/parks……/state-parks/roosevelt/

By Mich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