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NCAA

10/14 你的夢想是追夢還是白日夢

今年是我美夢成真的一年,在22年努力之後終於在強敵環伺的美巡賽贏到了RBC傳承賽,這都要歸功於自己每年都有設定目標持續穩定的進步,才會一步一步踏踏實實的走到了美巡賽,並且終於在第三年拿到了冠軍,我必須說我很幸運,不管是財務上還是球場的表現與所做的改變,這一路來有很多關鍵都環環相扣,才能讓大家看到我一飛沖天似的表現,再次謝謝過去所有人給我的階段性的幫助,我才能完成這一段艱難旅途,並且按照自己的方式去追夢,接下來我想要分享這一路來的一些正確觀念。 第一,你連自己都不投資,那旁人(企業主)還會投資你嗎? 曾經有一位台灣選手詢問我的訓練方法與導師,我跟他說我願意介紹給他,我也相信會幫助到他,但是他的下一句話震驚了我,他說他沒有贊助商贊助他的訓練經費,所以他不去嘗試,我聽完搖搖頭,也對台灣的觀念很失望。我們選手的觀念一直以來不會把賺來的獎金用來投資自己,讓自己的實力再進步,我大三的時候,花自己的錢去澳洲找我現在的訓練師Dr. Sean Horan,當初我知道自己技術遇到了瓶頸,假如想要在美巡賽有一席之地,我就必須要去學習新的知識,甚至是改變姿勢,那時與我的大學教練討論,他以為我瘋了,我打得好好的,何必來一個大調整,可是後來成果很好,他還邀請Sean到華大幫助其他選手。在這世界上,大部分的企業都會投資一部分的利潤在新的研發上,讓自己保持優勢,或是持續增加公司產業的技術門檻來擊敗對手,運動場上亦是如此,我常常跟自己說,沒有進步,就是退步,我們運動員沒有停留的空間。另外一個說法就是不進步,就是做白日夢。 第二,AIM High, but plan for the worst. 目標為什麼要瞄準高一點,因為進步的第一步就是要跳脫出自己的舒適圈, 所以我通常目標都會訂在自己的能力之上,甚至有時會跳兩級似的挑戰自己。舉例來說,今年贏到了冠軍,我的目標似乎應該完成許多,但其實不然,我自己季後的檢討發現其實我只完成了一半,那麼,另外一半我就會把他延續成為明年的目標繼續努力。這樣的規劃下,你會發現每年都能持續進步,當發生退步時也能即時的發現。此外,一般的生涯規劃我會強烈建議把最糟糕的情況也思考進去,因為有了最糟糕的打算,當遇到的時候,所以你的心情與應對都會顯得比較舒坦。最重要的是,誠實的面對自己的狀況,勝不驕,敗不餒,運動員的生涯本來就有太多的不可預測性,有這樣的認知,走的踏踏實實,得失心才不會那麼重。最後,處理成功,其實比處理失敗還困難,因為當所有人都在說你好的時候,自己不自覺的會有太多的期待,不夠踏實反而對接下來的比賽有不好的影響。所以,要不段的提醒自己,要更加的自律跟謹慎,才有機會走的長遠。 我希望這兩點可以幫助大家追尋自己的夢想,夢想是用行動追來的,沒有其他捷徑。 此篇是我在CJ Cup的無聊酒店寫的 CT Pan

學生運動員系列-黃筠筑

最近幾年,因為已經有了許多成功的例子,越來越多台灣高爾夫球的小朋友對於美國大學這條路更佳熟悉了。很幸運的,也在高中畢業之後,順利的得到在一級大學校隊全額獎學金的機會。這一路上受了需多幫助,但在大學生活了之後才領悟到這只是個開始。什麼都不太確定的情況下帶著一個行李箱和球具就到了波特蘭。18年來不曾離開家的我,從這之後,開始要自己打理生活中的大小事。 雖然到現在,已經是第三年在奧勒岡州,台灣的家人們還沒有一次機會到這裡過。剛到美國時,行李因為中途轉機沒有承接好,晚了三天才來。好在學校還沒開始,用僅有的資源順利的度過了這第一項考驗。接下來馬上開始隊上的資格賽,是的,基本上每場比賽前每間大學都有資格賽,選出5位代表的球員。第一場比賽我並沒有得到名額,還記得那時候很難過,也知道唯一的辦法只有自己好好振作起來。想要好好練球,這次發現來到這裡不是想去練球,說走就走。沒有交通工具,只能依靠這其他隊友才到得了球場。好在朋友們很照顧我,願意帶我一起去每天的練習。 除此之外,很大ㄧ部分的時間學校的功課也讓我沒有太多能喘息的空間。很多選手進大學前,對於申請獎學金的困擾在於托福的成績要求。其實大學這項要求的用意,是期望進來的運動員至少能有報名比賽的資格(平均成績Grade Point Average 2.0)。因為學期開始之後,有幾百頁的書要讀,和好幾十篇的論文及研究報告要寫。很多大學運動員,是真的大學4年每學期都被due date 追著跑。尤其對高爾夫的球員們,比賽36洞,18洞再加上一天練習一天飛機,常常ㄧ缺課就是兩三天,還沒見到老師幾次就要期中考了。在經過幾個月的摸索後,終於慢慢學習到如何管理和運用時間,同時兼顧練球和學習。 練球和課業,現在很多代辦的公司和留學講座都會提到,但是有一個更重要的事情常常沒有被提及到,人際關係和文化差異。不同的學校,學生的組成會有些不一樣。西部和東部通常華人學生相較比較多,中部歐洲移民居多,南部則是墨西哥移民多。很難相信,但是種族優越主義還是存在,幸運的是這樣的人並不佔多數。很多校隊的選手之間,很多時候並不是很合,也存在很多摩擦,這時候很多沒辦法承受孤獨的人也許會就因為這樣考慮轉去其他學校。 但是其實這些都是可以適應的。美國和台灣不一樣的地方,與其說是人與人之間少了關心,不如說是他們願意交付責任也相信運動員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每個禮拜開始前,找出接下來必須完成的工作,像是列清單一樣寫下來。再來把日程表的時間確定好,這樣大概會知道能夠用在做功課或練球練體能的時間有多少。當遇到困難時,其實學校有很多資源,因為他們把責任交給運動員們,也希望大家有足夠的能力在學校和運動場上成功。這也是很好建立人際關係和機會,有禮貌,誠心的交換意見和提出疑問,好人還是很多的。 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對想要得到成果的事情上付出相等甚至更多的努力,在多出的時間內還可以好好享受這段有些人說是人生中最美的時光。打進了line up就可以和隊上的朋友一起去美國各地很美的球場打球,成績夠好,有很多學校的資源可以聲請進honors school或得到Academic All-American。真誠的對待朋友和隊友,在學校的生活也會變得很有趣又精彩。儘管已經第三年了,有時候還是會懷疑當初是不是該選擇名聲更好的學校,但是想到現在在這裡的朋友們和自己學習到的東西,獲取的機會,總是會很感謝當初支持做出選擇的家人和自己。希望在未來,可以看到更多努力的選手們,有更寬廣的眼界和能力,走出自己未來的路。 Windy

翅膀硬了的孩子們

翅膀硬了的孩子們,用力飛吧!   過去這一個星期我在忙著年底座談會的報名,對帳,聯繫,小潘除了正常比賽練球的行程,每天親力親為的與籌辦基金會的人員開會,回信,剩下的時間則花在建立自己的網站,寫文章,更新資訊。吃飯時,我們聊到這些年來我們遇見的孩子們。我在2006年認識小潘,我們開始一起邁向未知,他一邊打球,我們一邊了解美國的系統,然後,我們開始慢慢的將資訊帶回台灣,小潘轉職業的當年,我們開始了座談會,訓練營。這麼多年過去,當我們細數著些孩子時,小潘的雙眼閃閃發亮,我知道,打好球是他從小到大直到現在都還在努力追求的夢想,而幫助這些孩子是小潘現在最大的願望。2014年的業餘世界盃與仁川亞運,小潘接觸到俞俊安,當了兩個星期的室友,搞笑,打屁,當然,聊到美國大學,那年,俊安16歲。亞運結束後,俊安跑來找我,我記得我們一起走在美麗華球場看思嘉比賽,他告訴我,他想要打美巡賽。我問俊安,你什麼時候想要轉職業,他說,高中畢業吧!我又問他,你想打美巡賽,你知道怎麼開始嗎?他沒說話。接著,我告訴他,你想打美巡賽,但是你不會講英文,你在美國沒有朋友,沒有球場,沒有家,不懂美國的文化,然後你必須處理稅務問題,法律問題,要跟贊助商打配對賽,要行銷自己,面對各式各樣的人事物要判斷什麼對自己好,什麼要拒絕,然後你的對手是全世界最厲害的人,你要打的是最困難的球場……。俊安靜靜地聽,只花了一個九洞,我知道他聽懂了。之後,他去了美國一年,一年內,他在球場上達成目標,贏得西方業餘青少年錦標賽冠軍,吸引到教練,贏得全額獎學金。一年後,我告訴他,你回來補SAT跟托福,在美國沒有人可以幫你。介紹了學霸級的Damine老師給俊安,他每天從桃園自己坐火車到台北,轉捷運再轉公車一週補習四到五天,一年半之後,考過SAT與托福,球技不但沒有退步,反而學會更有效率的運用時間。今年美國公開賽我遇到俊安全家,我跟俊安說,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當年沒有下定決心,你有很大的可能不會坐在這裡。轉身我看俊安的妹妹軒軒,問他說,你不是當初不想來嗎?現在好嗎?她點點頭。最後我跟俞爸俞媽說,你們家出了兩個美國大學NCAA的優秀運動員,訓練,學費全部是獎學金負擔,恭喜你們!俞媽媽笑著說,對啊,練習場的客人也都這樣跟我們說,更重要的是,妹妹進步很多,現在還能幫忙哥哥做一些文書的工作,以前是不可能的。俊安明年即將畢業,他現在的世界業餘排名前五名,是NCAA耀眼的明日之星,我們很期待他的表現,我告訴他,做自己,不要在意別人把你跟誰比較,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但我希望你超越小潘!用力飛吧! 後記,小潘常常提醒我,18歲以上的選手,我們必須把他們當大人對待,他們來找我們,我們可以給予建議,但要尊重他們,不要把自己的價值觀放在他們身上,讓他們自己做選擇。就算可能是錯的選擇,你還是必須要讓他去經歷,他就會學會。 本文經由俞俊安本人同意後公布,俞俊安目前就讀亞歷桑那州立大學四年級  Michelle

如呵篩選大學(自己的成績,大學的地點氣候氣氛文化,獎學金及出場的機會)

首先,絕對不要盲目的跟從別人的選擇,適合潘政琮的學校不見得適合你,學術名校進去了可能讀不出來,高爾夫強隊可能會沒有出場機會,功課輕鬆的學校可能當地的文化你不適應。所要選大學之前要先了解自己。 第一,了解自己的打球能力,這與你能爭取到的獎學金和出場機會相關。一個學校每次出去比賽有五個人,通常有機會得到全額獎學金的選手是學校的第一種子,全美排名前20名左右的選手,基本上他們只要成績不要太差,都可以以全額獎學金進到一流的大學高爾夫校隊。男子高爾夫一個校隊只有四人份的獎學金給全隊隊員分,所以,如果你真的很需要全額獎學金或是比較多的獎學金,但打球的成績不是頂尖,那麼可能退而求其次的選擇排名後面一點的學校。校隊排名後面的學校不一定不好,如果你打球的能力不是頂尖,有時候去到這樣的學校反而有機會出場訓練,不會四年都在坐冷板凳。 第二,學業上的能力。每個人都想進史丹佛大學,但是大學高爾夫校隊的選手,必須同時兼顧課業與球場上的表現,加上英語不是我們的母語,美國的大學常常是進去容易出來難,如果能力不夠一味的追求名校,成績沒有達到的話是會被禁賽的。 第三,鎖定分區。全美國第一及的大學校隊有312所,必須先縮小範圍。我會建議選擇資源多,比賽強,氣候文化居住環境適合我們的區域。首先我們不贊成去D2或是D3的學校,因為…。D1像是華大所在的PAC12,就是炙手可熱的分區。(與聽眾互動,PAC12有?UW,CAL,UCLA,USC,Stanford,Oregon,WSU,UA,ASU),這裡的氣候溫和,文化上面對外來的民族相對友善,文化也比較開放。SEC(Alabama,Georgia),Big12(UO,OSU.Texas)也是強區,但位處美國南方或是東南方,生活與文化上面我們也於比較難以適應。 第四,教練。這一點在鎖定分區,衡量校隊與學業後,會選擇幾個學校開始投擲自己的履歷,有時候會有教練來邀請(來邀請不代表進去了)。這時要密切的與教練互動,了解教練適不適合你,因為大學教練幾乎決定你未來四年的生活。有的教練是鐵的紀律,有的教練有點混,有的教練是人很好。有時候有一些個人的機會打大比賽他不讓你出來。所以這些在溝通階段都要很小心。如果書面上聊得很愉快,大概高二就可以告訴教練,是不是可以安排正式的校園參觀。基本上,教練與選手連絡是有規範的(請小潘解釋),而校園參觀其實就是面試,非常重要,要做好準備,是小孩要表現不是家長要表現。校園參觀的內容包含:……。 —————————————————————————- 聯絡教練(時間點,聯絡方式,準備內容,參訪學校 要如何讓自己與其他的球員不一樣,除了打球以外的生活,短中長期目標的設定能夠幫助教練了解你是一個什麼樣子的球員。教練每年會收到上百封的申請函,如果你不是全美排名前五十名的選手,一定要想一想自己有什麼樣的特色是與別人不一樣的。例如,你是一個很有活力,對高爾夫很有熱情的球員,讓教練覺得有你在的話團隊氣氛會很好,或是,你是一個願意幫助別人的選手,或是你是一個很有紀律能自律的選手,這些都會成為教練選擇你的原因。

潘政琮的進化方程式 

  態度(按部就班的堅毅,認命並不抱怨,願意不求回報的努力) – 家庭教育  追根究底,養成求知與學習的習慣 – 教育  Dream Big, Work Hard, Stay Humble  Q : 首先,我們已時光回朔的方式來回顧小潘走過的路,最後來整理與總結,是什麼樣的條件與特質,帶他走向美巡賽。  小潘:十年年剛到美國的我,不會講英文,更不用說要用英文來讀書與生活。球場上,我們引以為傲的亞運銀牌並不受到任何的重視,反倒是美國業餘錦標賽的八強為我帶來了比賽的機會。碰到最大的問題是語言不通,不管我球打再好,並不能融入當地的社會,這部分會對我的自信心造成影響。熬過了最辛苦的第一年,高中的時候,我開始自己一個人在全美國旅行,打業餘比賽。當時常常打在前三分之一左右的名次,給我很大的打擊,因為我在台灣很輕易地可以打在前幾名。因為沒有想到對手的強度不同,這樣的挫折讓我經歷了很大的低潮。後來在盧老師的提點下我了解我是越級比賽,實際的情況沒有這麼差,我才一步步從基礎開始,找回自己的信心,並且在學業上逐漸的進步,最後得到大學教練的認可,自己也通過了入學測驗。上大學的第二場比賽我就贏了,但當學業真正開始的時候,我必須花比美國人兩三倍的時間去準備功課,加上一場又一場的比賽,我的生活幾乎沒有空檔。雖然後來我的球回到了我的水準,但我卻不願意接下教練要求我當隊長,因為我覺得我只要顧好我自己,但回想起來,其實我不覺得我可以領導別人,一直到大四,我接下了隊長的位子,並且我做得很好,在轉職業之前把自己的狀態調整到非常好的位置。    Q : 請問小潘,你認為過去十年來你能有這麼大的進步,最重要的原因是什麼?    小潘: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態度,我覺得是態度造就了今天的我。有三個重要的態度,包含按部就班的堅毅,認命並不抱怨,是這兩個元素真正讓我當初從你們的位置走到今天我的位置。我來替每一個元素舉一個例子好:  第一,按部就班的堅毅。其實從我高中時候,有很多大學教練都覺得我沒有要上大學,因為他們覺得大部分的亞洲選手都會選擇很小的時候轉職業,但我當初自己打從心裡知道自己要上大學,因為我相信大學可以幫助我。數據上美巡賽有三分之二的選手都上過大學,這證明美國大學系統是很成熟並且有幫助的。到了大二下的時候,那時候我的業餘排名到了世界第一,很多人再次覺得我是時候轉職業了,我的大學教練也會擔心我會不會有一天跟他說我不讀了, 當時自己心裡也有想過 。但自己的直覺知道這是不可能的,雖然有很多誘惑,我當下覺得自己並沒有準備好。球技上與心態上再利用兩年去加強的話,職業之路或許會更完善。我知道跟我同期的很多強手念完大一或大二就轉了,但我的情況與美國人不同,他們在自己的國家,用自己的語言與文化生活,而我才來美國幾年,我必須沈住氣等待時刻來臨。我整個過程都有很多挑戰,有時候也並不是像你們看到的那麼順利,但是我覺得身為運動員,按部就班,不疾不徐,不中斷放棄,拒絕捷徑的誘惑就是讓我成功的元素之一。就我現在回頭看大學的經驗,我深信是大學的確讓我為未來的職業生涯準備得更好。    第二,認命並不抱怨。身為運動員,我們無時無刻都在跟別人比較成績,甚至是延伸到球場外的事情,這會讓我們更容易地去抱怨自己所沒有的事物,忘記了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才是一切的根本。舉個例子,在我青少年時期,因為我不是美國人,很多媒體對我的曝光相對上比較少,甚至打第一名的時候也僅以兩行字帶過,這部分我當下完完全全的可以了解,這是別人的國家,他們對當地選手的重視會比外國人多也是正常的,重點是不管你在哪裡遇到哪些事情,你都要讓自己看到正面的訊息,並且做好該做的準備,這樣才能獲得更多人的尊重。除了媒體以外,轉職業的路途也會比當地選手辛苦,像是我去年剛轉職業時只拿到一場美巡賽比賽的外卡,以我的業餘時代的成績,理論上應該可以拿到三到五場美巡賽的外卡,甚至成績比我差的都拿到七場比賽的外卡。但我當下沒有抱怨,我老老實實去參加加拿大巡迴賽,去考威巡賽的資格考,沒有老是想著外卡,踏踏實實地在威巡賽累積積分,因為我相信,只要有足夠的實力,你終究會去到你該去的地方。拿你抱怨的時間來充實自己的能力,累積正面的能量,才能真正幫助自己。最後一個例子,我一開始上去威巡賽的時候,不懂為什麼我老是打在最後幾組。大家知道,晚開球,果嶺在被150個人踩過之後都很爛了,在美國,起風幾乎都是下午,我常常要在星期五的下午大家壓力最大的時候,面對大風,打六個小時,爭取晉級。後來我了解,在美巡賽系統,新人都會排在最後,每次比賽,常常就有很多新人會一直抱怨。後來我告訴自己,那些偉大的球員也都是從最後幾組打起來的,學會接受現況,好好把握,還是要相信,實力才是一切。    第三,願意不求回報的努力。我想這一點讓Michelle來說。  Michelle : 我記得盧老師曾經說過一句話,“小潘最大的優點,不是他有多好的運動天份,而是他願意,用很多很多的努力,去換一個很小很小,甚至是不一定存在的回報。”我想請問在做的各位,你們覺得,職業運動最大的特色是什麼?我的答案是,“現實,殘酷”。這一年多來跟著小潘在巡迴賽上,看著來來去去的高手們,聽著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打到威巡,打到美巡,有哪一個選手不厲害?有誰不努力?但是當全世界最好的人都在那邊,你會發現,很多時候,不是努力就會有回報。這時候,如果你還像小孩子一樣,做對一件事情,就要老師在聯絡簿上給你蓋一個笑臉,那麼,你會不斷的受到巨大的挫折與打擊,或是會開始抱怨,為什麼我這麼努力,卻沒有收穫。在這麼大的舞台上,選手必須低著頭,經營著每一個細節,如果選手老是在乎收穫,那麼選手不會有耐心去面對漫長又困難的職業道路。在威巡賽你會發現,你沒有犯錯,卻被淘汰。小潘一開始因為在加拿大打很好,帶著太高的期待去威巡,一開始就跌倒,他的成績好起來,是因為他像過去一樣,回到原點,準備自己。他甚至告訴自己,今年上不去沒關係,重點是我的實力要夠,不然上去了也是打回來。就在有這樣的認知的時候,他的成績慢慢的就出來了。就像過去十年來,他從來沒有急著想要一步登天,他老老實實的,不求回報的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    Q : 小潘,關於您的態度,我想是從小的家庭教育所養成的。那麼,進一步想要來談談你最常提到的教育。到底教育在這些年,給你最大的幫助是什麼?  小潘:老一輩的人常常說,不要抓魚給你的孩子,給他魚網,他知道怎麼抓魚才活得下來。教育,其實就是我的漁網。教育跟打球並沒有直接的關聯,但是改變我一生最重要的事情。因為教育,我學會思考,我養成閱讀的習慣,我學到解決問題的方法,我講話變得有內容,我知道該在對的時候說對的話,做對的事情。這一切,讓我變得真正的有自信,而不只是一個會打球的土人。轉職業後,我知道該怎麼選擇對的人做我的團隊,我可以有邏輯的解決旅行上的問題,我知道被突然被叫到轉播台上的時候,該說什麼話,我生活上與球場上的一切井井有條,是教育讓我轉職業的過程相對於別人來說順利。也是因為教育,所以我才知道傳承的重要,今天我才會坐在這裡。  總結:  很多人肯定有很多疑問想知道我是如何辦到的,或是我有哪些神秘大絕招讓我自己與眾不同,我可以在這裡跟大家說我沒有訣竅,我只有堅毅,認命,不抱怨的態度,按部就班的完成每一項工作,甚至有時候用110%的努力去完成,最後追根究底的求知與學習,而這些特質就是讓我從你們現在的位子走到今天的我 

PGA Tour Rookie Year

如何取得pga tour資格,與PGA的福利,開銷  在威巡賽取得PGA巡迴賽資格有兩種方式,第一種就是我拿到資格的方式,在一般球季結束時獎金排名前25名取得資格,第二種方式是打進威巡賽季後賽,並且在季後賽最後四場比賽獎金排名到前25名,記住最後四場比賽的獎金是重新排名,簡單來講一般賽季的26到75名會在最後四場比賽跟美巡賽沒有保住卡片的選手一起競爭最後的25名資格(126~200),加上一些各地的好選手,而原先的一般賽季的25名的獎金排名會加上最後四場比賽的獎金去曲的最後的參賽排序,據我經紀人的經驗,排序在五十名的前一半會肯定會進大部分的比賽,而後半部分則要看運氣,去年的最後一名只有打15場比賽(美巡賽一年總共有45場比賽左右)。  取得美巡賽資格後,當然要恭喜你了,你的夢想又靠近一步了,美巡賽的不同的地方除了比賽之外就是福利特別的多,(打開pga tourlinks)一一介紹,並且說這是每一個選手的專有網站,裡面有數據的資料等等,你需要的資訊都在裡面, 像是比賽規則,開會修改的簡章,報名,獎金排名,數據。   最後開銷的部分,你會發現因為你打得巡迴賽層級越高,你的福利越多,總體開銷並沒有增加許多,有時候跟三級巡迴賽的開銷差不多,這是我美巡賽其中一場比賽的開銷,桿弟費用是差別最多的,因為在美巡賽獎金多,所以桿弟費用支出也比較多。    打美巡賽的心得(如何以不變應萬變)  美巡賽不愧是世界第一大高球巡迴賽,規格以及待遇都令人驚艷,你會發現很多事情都變得不一樣,球具商們跟經紀人或者是大大小小的廠商開始會主動跟你接洽,甚至有些人跟我說自從上了美巡賽,他過去一成不變的冷笑話忽然間變得特別好笑,外界對你的關注會越來越多,也表示有越來越多的事情會讓你分心,請務必記住分心這件事情是高球選手的大禁忌,一到球場之後就要拋開所有事情專心,這是我覺得在美巡賽最重要的事情,要學會漠視打球以外的事情,球必須是你的首要任務,其他事情都可以在打球結束處理。  第二個心得是要學會如何讓你自己上球場時感到自在,因為美巡賽有很多大牌球星跟規格甚大,所以剛上去新手包括我自己在內會有很多新的感觸,不管是興奮、怯場、心急、或者是緊張這些都很正常,我舉我自己一個例子好了,我記得前兩場比賽我自己心態有點綁手綁腳,通常我會再去練習場暖身前會在locker room 裡面做一些高爾夫相關的暖身運動,但在這前兩場比賽,我有點怕做錯事的不敢在裡面暖身,其實是很ok的,但是因為這個心態我讓自己綁手綁腳的,該做的事情沒有做足做滿,這樣當然會影響表現,尤其是心態上的準備。美巡賽很大,也是每一個人的夢想,也是因為這樣才會有那些感觸,但不管怎樣,讓自己在球場上感到自在才能讓自己表現出該有的表現。  最後一個心得是要相信自己應有的實力,你的能力讓你打到美巡賽,就表示你有能力在這邊打出好成績,唯一會讓你自己表現不出來該有的實力是你自己的心態跟選擇,心態不好就像我前面所講的那樣 會影像到你在球場上的表現,至於選擇呢,我舉一個例子好了,Steve Stricker 大家都認識吧,我聽說他第一年在美巡賽打得很不錯,但是第二、三年就打不好,原因呢?就是他自己做了不當的選擇,經過第一年,他覺得自己必須打得更遠,所以他就開始挑整自己的姿勢等等,甚至連他最好的推桿也做了一個不小的改變,這些改變並沒有讓他變得更好的選手,反而讓他自己離他原來打好的部分越來越遠,所以第二、三年打得不理想。在這裡想要告訴大家,你能打到美巡賽表示你的實力已經足夠了,想盡辦法打出實力才是最高原則,美巡賽奇才很多,打得很遠或者是短桿極好的人多得是,但他們之所以能夠立足在美巡賽是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的強處在哪,並且去極大化自己的優勢,這也就是以不變應萬變的道理。 

Road to PGA Tour

威巡賽經驗 (進攻能力,長期抗戰,身體的調整與長期的耐性)  威巡賽在2016賽季總共有24場比賽,而下一年度會增加到25到27場比賽,每一場總獎金從55萬美金到70萬美金左右,最後四場比賽也就是他們所稱的威巡季後賽每一場總獎金是100萬美金,要記得,拿到的獎金是要打稅的,還要養桿弟,養教練,贊助商的費用還要養經紀人,所以我每個月都會自己整理與總結收入與支出,讓自己對自己的花費有概念,也方便年底報稅。威巡賽是一個更長期的抗戰,在這樣的巡迴賽為了爭取進入PGA,很少人敢休息。要進入前25名通常是要贏比賽,或是要打很多的前五名與前十名。二十名以後的獎金基本上很少,對於排名的幫助很有限。來這樣的巡迴賽,首先,不要被其他人嚇到,要記得是什麼讓自己能夠得到威巡賽的資格,一定是自己的優點,不要上來以後看到大家都很厲害去模仿別人而忘記自己因什麼而來。因為比賽密集,每過幾場又會重新計算出場排序,大家壓力都很大,所以就算是一開始打不太好也不要過份緊張,但要儘快讓自己找到自己的節奏。如果一開始打好也不能太得意,今年就有許多前半季打很好,在後半段壓力大的時候掉下去的例子。狀況好的時候一定要積極進攻,每個人都會Miss Cut,必須接受有時候就算打好也有可能被淘汰的事情。而因為比賽很密集,其實能夠真正練球的時間很有限,效率必須很高。從加巡賽到威巡賽再到PGA Tour,當巡迴賽的規模越大,球員的外務會越多,幫助你的工作人員與資源也會越來越多,首先如果你沒有語言能力,你很難在這樣的巡迴賽活下來,也很難在這樣的巡迴賽露臉。當你的語言不好,你無法尋求幫助,你沒有朋友,日子很難過,也就很難在這麼長期壓力大的旅程中打出好成績。  威巡賽最後一個重要關鍵就是身體狀況的挑整,我記得我今年暑假期間最多連續打七場,假如沒有奧運的話,我甚至會連續打到九場比賽,在這個時候身體的狀況會對球場上的成績產生很大的影響力,這也就是為什麼需要鍛鍊身體。業餘時期尤其是在台灣,比賽通常沒有多到可以連續打好幾個禮拜,在美國也只有暑假才有可能連續打四到五週的比賽,但職業有時候更多,所以也讓很多剛轉職業的選手不適應。說到身體的狀況我們就必須講到排行程的重要性,每週ㄧ通常都會有一個不是官方的職業業餘配對賽,但都在比賽的球場上舉行,又可以坐車,所以很多選手都會報名參加,有兩個好處:第一. 打的人會有報酬,大約是500元美金,這沒有很多,但對於經濟上有壓力的選手來講,這些都算是很好的補助,再加上可以多打一圈的練習日,讓很多球員喜愛,包括我個人在內。我今年就參加了滿多次的星期一職業業餘配對賽,好幾次的500元加起來也不次一個小數目,第二.參加星期一的非官方職業業餘配對賽可以讓你在比賽前有多一點的休息,假如你成績沒有很好的話,星期三正式的配對賽通常是無法下場練球,只能在練習區,所以很多時候星期三會是一些選手的比較輕鬆的日子,我覺得這樣的安排在連續九場比賽的情況下會特別有優勢,但假如你是有參加星期三的職業業餘配對賽的話,星期二你可以甚至不用打,練球加上休息半天對身體都是一個很大的恢復,所以不管怎樣安排,選手們都必須去了解自己身體的狀況,做出對的挑整,讓自己去面對忙碌的球季,比賽中的重量訓練也會顯得重要。 

Road Starts Here 2

假如這三個三級巡迴賽都不是你的選擇的話,你也可以直接參加威巡賽資格考並取的資格,威巡賽資格考總共有四關,四關報名費總共是美金四千到六千塊左右,報名費的多少也會因為選手從哪一關開始打而決定,假如你必須從第一關打起的話,單單報名費就要六千塊,而假如你在世界各大巡迴賽名列前茅而可以直接打最後一關(像是三級巡迴賽的前十名)也要付大約四千多塊左右的報名費,報名截止通常都在八月中左右,四關比賽名稱是Pre-Qualifying, First, Second and Final,第一關從八月底開始,而第二關是九月底,第三關是十一月,最後一關則是十二月中,每一關都是四圈球,前三關名額會因人數而決定,但大約都在15到25名左右,最後一關的排名是最重要的,第一名取的全卡,第二到十名取得前名13場左右的比賽資格,第十一到四十五名取的前九場比賽資格,而之後的排名都有資格,但必須依照這一場比賽的排名去排位,但是老實說前四十五名是最有保障的,在那之後的排名有時候都要等到比賽週的星期一或二才被通知是否取的資格,三級巡迴賽的前五名所以取到的半卡資格也是排在最後一關的45名之後,這也是為什麼今年加拿大巡迴賽與美巡中國賽系列前五名只能打前六場比賽中的兩場。之後講我的個人的建議~~~~~    —————————————————————————  加拿大巡迴賽經驗 (球場,心態,排名)          加拿大巡迴賽總共有12場的比賽,我去年因為美國大學錦標賽跟兵役關係,只打了七場,但在這七場比賽中我也學到很多東西,像是瞭解球場種類、自己應變心態與獎金排名,但在探討這些我個人的經驗前,我想先跟大家更瞭解一下加拿大巡迴賽,在我的經驗裡,加拿大巡迴賽每個禮拜大約要花兩千塊美金左右,所以大概是台幣的七萬塊左右,這些包括一個人的機票、旅館、膳食、報名費($339)、桿弟費、以及其他相關的話費,請謹記這個數字都是一個人旅行比賽的開銷,但假如父母其中一個人跟的話,我相信會更多,我有一個表格可以供大家參考。          加拿大巡迴賽比賽球場與台灣跟日本球場很像,大部分都是樹林式球場,滿窄的,但波度的起伏並沒有像台灣那麼的大,球場長度大約是在七千碼附近,難度也普通,果嶺速度大約是在十一左右,長草的部分也沒有特別刁難,所以其實整個球場的設置與狀況都很不錯,沒有特別刁鑽,大部分的果嶺都算軟,很好進攻,在這個巡迴賽,開球與推桿非常重要,每一場比賽都要打出-15左右的成績才會有機會贏得冠軍獎杯,這也就是說每天必須打出比-3更好的成績才有機會,加上一些失誤,所以每天必須得打出五個小鳥,在這樣的球場設置下是非常有機會的,重點就是在心態,在這裡你必須把握住機會,我在這裡就學到必須在一些簡單的球洞用積極的心態去進攻,甚至有時候每一洞都是機會,每一洞都要積極進攻,在這種積極的心態下,去鍛鍊自己,並且用正面的心態去面對所有的難題,我相信你就會找到所謂的“氣”,當這個“氣”開始出現並且累積的時候,你會發現自己的態度與專心是很不一樣,連目標都變得特別的小,而這個“氣”累積的時候,你也會發現它像一個大雪球一樣會一直滾變得越來越大,這就是英文裡所稱的“In the Zone”,我相信大家都知道要積極的打球,沒有人想要打不好,所以我在這裡建議大家,第一步就是要讓自己理解整個情況,當你打完一個練習圈,你可以猜猜看冠軍的桿數,並且以那個數字為基礎去訂製一個屬於自己的策略,舉個例子好了,假如你覺得這個比賽-12是你的目標,簡單來講就是每天要打出-3的成績,以這個為基礎去建立一個策略,規劃哪些洞是難度低、中、高並想像每一洞理想的球場策略(睡覺前可以複習),這樣會讓你自己有準備,到發球台的時候知道自己該用哪一種策略、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怎樣的一個成績,希望這個例子可以幫助到大家,我在加巡賽的時候,就是以這樣一個心態與實際行為去面對每一場比賽,最後我覺得加巡賽非常適合台灣選手,因為球場窄的關係,並且只要推桿有發揮該有的水準,我相信機會是很大的,最後一個我想要談的就是排名,職業運動選手的生涯跟每一場比賽的排名息息相關,當然我不希望花太多的時間在排名上面,因為對高爾夫球來講,當你越在乎排名的時候,你的得失心越大,這也表示失落感會大,簡單來講會導致心態進入一個負面思考,並且讓你的想法放在不對的地方,我要講排名的部分是讓大家去了解整個排名的系統,不讓自己吃虧,並且用正面的想法去面對、鼓勵自己,在加巡賽裡有幾個重要的數字,第一個是前十名,你假如要賺錢,每一場必須要前十名,第二個是五萬塊,加巡賽年度獎金排名前五名通常都要五萬塊以上,除非有人通年度贏很多場比賽,不然都要至這個數字以上,第三個是獎金榜年度前十名,六到十名可以直接到威巡賽資格考的最後一關, 

如何篩選大學3

職業的準備以及大學成績的重要性  在NCAA你會遇到全美國最好的球員,念完三年你會清楚的看到自己的位置,並且知道自己適合不適合以打球維生。如果要打球,大四這一年很多事情要開始做準備。但其實,如果你想當一個職業球員,你的職業生涯不是從畢業轉職業當下開始,從你進大學,全美國的經紀人,運動廠商,贊助商都已經開始觀察,你的形象,談吐是不是一個適合為他們代言的選手,你是不是一個有潛力直得投資的選手,更直接來說,你在大學四年的成績表現,所代表的是你轉職業的第一筆費用來源。絕大多數的畢業生是沒有代言的,但是轉職業一開始的費用卻是非常驚人的,所以大學四年其實不是讓你去學習的,上大學,其實你已經開始工作了。對我來說,除了要求自己的NCAA的比賽裡力求表現,我報名了很多次的美國公開賽,現在回想起來,這對我的職業生涯有很大的幫助。當大部分人還在熟悉巡迴賽時,我已經打過好幾次的四大賽,我知道場面會是多壯觀,我知道流程是什麼,會有多少從小看到大的偶像跟我同場競爭,我也有機會藉由這些比賽了解自己的能力還有哪些不足,知道自己還要做什麼努力,了解場地的設定會是什麼樣的情況,很顯然,這些經驗都在我轉職業之後給了我很多的信心,讓我能更從容的面對職業的比賽。  大四的那一年,我做了幾件事情:  第一,我約了幾個對我有興趣的經紀公司來面談。提前組織我的團隊,也從他們的嘴巴裡面了解更多轉職業要注意的事情。  第二,我把全世界一整年的比賽拿出來研究,以自己的能力與畢業的時間找到合適的比賽與戰場。因為我高中時有多拿一些課,所以我在三月底就已經畢業了,但我要幫學校打球到六月初,所以我五月先去打了加巡賽的資格賽,確保自己畢業之後就能持續有比賽,接著因為我在大學打的好,我能夠得到亞巡賽與澳洲比賽的邀請,年底打威巡賽就不會是很久沒比賽突然要去打這麼重要的比賽。這些能快速的讓我進入巡迴賽的狀況,學習到旅行,生活的經驗。  第三,轉職業那一年,我先找的合作廠商是球具廠商。球具廠商是最早要開始談的,好的廠商能幫助我在忙碌的巡迴賽中得到好的支援。而如果要換球具廠商,當然是越早越好,因為你會需要時間去練習。  第四,我在畢業前兩年決定改動作,因為我在打四大賽的時候發現自己如果不改,我不可能在美巡賽在存活。  第五,心態,對一個球技各方面都已經成熟的選手來說,其實心態是最重要的事情。從上大學開始盧老師就一直提醒我。打職業與打業餘最大的不同是,業餘選手永遠在拼一個冠軍,而職業選手每一桿都是錢。這一桿影響的不只是你能不能晉級,每一桿的錢可能會影響到你下場比賽的資格,可能會影響到你能不能保住你的工作權。在職業的賽場上,每一桿都必須細膩的計算,有時候該認賠就要認賠一桿,不能砍看到洞就衝,這些與比賽策略有關我們可以之後再談,但簡單來說,從業餘時期尤其是大學開始,球員必須追求一個長期高原的表現,不是大起大落的好。當在這麼強的球員中競爭,其實大家打球的程度相差不遠,心態才是關鍵。一整年的比賽精神上與身體上的負荷很大,要學會在狀況好的時候積極,狀況不好的時候沈住氣,NCAA的比賽雖然沒有職業賽事密集,但已經是業餘選手最接近職業的行程。所以要把握在NCAA比賽的時後,要一直模擬自己是在打職業的比賽。每個選手都會有一些慣性,大學四年NCAA的賽是可以讓你有幾會觀察到自己的慣性,簡單來講,儘可能的模擬與記錄自己的狀態,將來轉職業都會是很好的參考,遇到低潮也不會驚慌。 

如何篩選大學2

目標設定 (邁入大學,恭喜)  談到這個話題,我想請在座想去美國念大學打校隊的學員請舉手。請問你們,你們為什麼想去念大學?  是的,念大學,你可以有更強的競爭機會,這是最清楚的原因。我想在進入大學前,如果能先設下一些目標讓自己去完成,會讓你更有收穫。  第一,融入美國的生活,了解美國的文化,讓自己成為一個受人認可的人:不管是念大學或是未來想要在美國打威巡賽或是美巡賽,你會希望自己能夠自在的在美國生活,你就必須讓他們接受你。讓他們接受你,首先,你必需了解美國人的生活文化,怎麼跟他們說話,交朋友。與校隊生活最大的好處是你被逼迫不能老是跟自己國家來的留學生在一起,你要下定決心,投入在校隊,與他們一起讀書,一起練球,一起看美式足球,一起經歷生活中的一切。一個外來的選手曾經在美國大學的系統下畢業,你會比較容易受到美國人的認可,他們會把你當做自己人,與他們也有更多的話題,這些都能夠幫助你未來在美國工作與生活,也幫助你與美國的團隊溝通,了解他們思考的邏輯,這些都能讓選手在幾乎是純美國人的環境下更加的舒適。  第二,球場上的成績表現:在NCAA比賽最大的好處是有很多的比賽機會,能與世界上最好的業餘選手競爭。但是,每次出賽的名額有限,要能夠觀察自己的位置,給自己設定目標,爭取到出場的機會,否則四年過去一直坐冷板凳,就浪費了。目標設定要清楚,可以藉由數據幫助自己,例如,我要怎麼減少我的Bogey,如何增加一切一推的成功率等等,要有清楚的目標才會進步。  第三, 課業:我想大家都知道,NCAA有規定,成績不到一定標準的是會被禁賽的。你也許不需要成績非常好,但是一個成功的人,對自己會有一定的要求,如果你能透過大學的考驗,學習一邊打球一邊讀書的學生運動員生活,有效率的把自己的事情做好,這個以幫助轉職業之後,在忙碌的行程中,有效率的處理好身邊所有的事情同時打出好的成績。當你一天只有三個小時練球時,你要怎麼樣保持能代表學校出賽並且打出好成績?透過大學會是很好的訓練。    第四,紀律的生活:到美國念大學,其實是考驗自己,因為父母都不在身邊,教練也不一定會管你。這麼自由的環境下,你能維持紀律的生活,未來轉職業更沒有人管你的時候,你才能管得住自己。家長也可以觀察你的孩子,是不是足夠自律應付職業的挑戰。  ——————————         

2014 英國公開賽 UW總教練Matt Thurmond給校友,校隊捐款者,哈士奇粉絲的日誌 Updates from UW Men’s Golf -Pan at the Open

非常開心總教練特別飛到英國來看我人生第三次的大滿貫賽, 並且每天賽後拖著疲憊的身子仍不忘記錄每天的故事, 在這裡分享給大家. 總教練大學的主修是英語文學, 他的記錄讓人親臨現場, 也很容易感受到教練真實的感受, enjoy ! 2014.7.17 I write your from a hotel in Liverpool on the eve of The Open Championship where Cheng-Tsung Pan will be competing clad in all his Husky glory. Tomorrow at 12:54 Hoylake time (3:54 AM on West Coast of US) he will tee it up with Graham […]

培養運動員 是家庭的選擇 當你出類拔萃 國家與社會才有責任

以下這篇蔡振南先生的文章透過大家瘋狂轉載,記錄孩子練球的辛苦與家庭的付出跟培養運動員現實上的問題。首先,再次恭喜程洋,程洋的爸媽辛苦了,也很高興有慷慨解囊的社會人士在需要的時候惜才伸出援手。這是社會的力量,溫暖而必須存在讓社會正向運轉的力量。   然而,看到文後社會大眾的回應,我心裡難過,而最大的擔心是無知又貪婪的大人不小心會害到看到這些回應的孩子。   我提過很多次,小孩打球與小孩拉小提琴是一樣的。那是家庭與孩子的選擇,與現在的政府好不好無關,國家沒有辦法也不能拿著納稅人的錢給單一個案的家庭培養選手,否則,彈鋼琴的天才,拉小提琴的天才為什麼沒有?   政府要做的,就運動來說,是建立完善的制度,所有的孩子在台灣選拔,”選拔進入國家隊的”,國家才能出錢栽培,參加的是國與國的對抗,或是具有國際指標性有排名的大比賽。國家資源的配置本來就必須放在最好的少數人身上,,只是每個國家放在這一塊的資源有很大的不同。   出國讀書前的小潘就是如此。他在B組,但經常性的撂倒大哥哥,他在14歲亞運銀牌前”所有”出國比賽的機會都是透過國內選拔,爭取到代表隊來的。這對所有的選手才公平,對納稅人來說,也才有交代。你可以跟我說規則你不滿意,但是大家都打相同的球場,在相同的條件下選拔,這已經是最基本的公平了。   澳洲政府這幾年夏天都送選手去美國比賽,但是每年送去美國比賽的, 就都侷限於國家隊成員。不這樣做, 把所有的資源都放在單項運動, 那其他運動項目的選手與家長,冷門運動的選手與家長, 是不是會跳起來?   至於小選手私人的比賽行程,本來就是各個家庭各自培養,中外皆然。有些美國大學畢業已經在NCAA打很好的選手,也是拿著自己的戰績自己向球場會員,或是親朋好友募款,加上自己工作累積,去報名考試,美國政府不會投入一毛錢給所謂的個人非國家隊的選手。   培養運動員所費不貲,政府既然不能拿錢給單一個人,這一塊政府要做的是用稅務制度獎勵民間企業投入資源,用不違反業餘選手不能接受贊助替企業廣告的方式舉辦比賽,培訓,進而送幼苗出國比賽等等等。場地方面,全國球場的自主培訓,是球場業者願意投入回饋近年來最好的方式。因為,這是最符合高爾夫精神的方式-個人運動。   台灣這個地方,大家要監督政府,但是必須要監督政府用對的方式做事,不是關在自己的想像與需求慾望裡面無知的謾罵給與錯誤的意見。這樣的謾罵最後害到的是孩子,因為孩子看到這些事情會理所當然的以為他們練球就該得到國家金錢的資助,得不到社會與國家的資源就怨天尤人,這樣的氛圍非常不正常,而抱怨非但不會對選手在球場上的成績有幫助,老是抱怨的選手長久來說也不會進步。   政府爛不爛,爛。政府不重視體育,是。但政府不重視體育, 體育的經費很少, 最大的原因是我們社會的價值不重視體育,所以不管是藍綠兩黨都能不重視體育。就像失敗的教改走到今天,政府最大的錯是他們在做的事情與社會價值背道而馳,而我相信民眾會用選票告訴政府這是不對的。體育呢?相信我,我們這群人是社會上的極小眾,相較於其他國家的人口比例,普遍的台灣人對運動沒那麼大的熱情,只有在出了世界第一時穿著高跟鞋到球場湊個熱鬧。我說的這件事情不信,轉開你家電視,運動台有多少? 問問記者大哥大姊,他們被配置的資源有多少? 市場會告訴我們社會大眾關注所在。   講到這裡,其實比較想跟小朋友有說的是老話一句,但是非常重要. 先在你擁有的資源跟現在的制度下打到無人能敵,到時,老天爺會開門給你,就像程洋打到機會,幫忙的民眾就出現了。不要先想著你有多少資源,選手從小打球如果只為了錢,長大也不會有大格局,因為一旦有了些錢,就沒了動力。小朋友要挑戰自己,要跨越分組看自己的成績,真正的能力,目標是打贏大的。跟大人說的是,美國連”球場培訓”都沒有,每一盒球都是自己買的。就算有公共球場下場比較便宜,但培養一個運動員在全美國比賽的交通,住宿,報名費貴的驚人,打一場三天比賽如果是要坐飛機,兩個人最低總成本大概是1800到2000塊美金,即便是在所得高於我們很多的美國, 這樣的費用遠遠超過一般家庭的負荷,國家也沒有資助。這也是為什麼孩子那麼珍惜,這也是為什麼孩子拼了命要去高中校隊(高中校隊沒有獎學金), 要去大學校隊拿獎學金,這也是為什麼,父母不會作夢,會淘汰自己的小孩不要打球的原因。   這是事實,也是現實   而這個階段, 像程洋這樣的選手, 最珍貴要留住的是他對高爾夫最初的熱情,初心與單純. 他最可貴的能力是, 他能把握住掙來的機會, 他不是出去”試試看的”.   PS.AJGA有那麼多的力量辦比賽,其實資源是來自高爾夫大廠商與其他企業長期的支持,各位知道嗎?台灣的球場辦比賽很不合理的要開門做生意,因為他們沒有大贊助商支持啊!而贊助商願意,回到根本,是因為美國幾乎是全民運動啊!       ———————————————————————————————————————————————————- 孩子,抱歉,阿爸沒錢栽培你!     轉自蔡振男先生   高爾夫可説是高消費運動,通常打球的人大都是生活過得去的人!但 一但要當職業選手除了天份 苦練 […]

為什麼要又窮又苦才能打好球

見過Jonathan幾次, 第一次是在2013年的美國業餘錦標賽, 那一年他和在Pepperdine校隊的哥哥, Jeremy Sanders一同從資格賽入圍. 在練習賽時跟他媽媽並肩走了十八洞聊了很多, 爸爸靜靜的在一旁走著, 住在麻州的舅舅開了很遠的車來替兄弟倆打氣, 兼看兩個選手跑來跑去一點都不嫌累. Jonathan 不僅是一個好球員, 來自好環境家庭的他沒有任何嬌氣, 家庭雖有很好的照顧, 卻能獨立自主, 是個家教非常好, 非常誠懇, 非常熱情的好選手, 也難怪他是小潘在隊上最好的朋友.   想要大家認識Jonathan, 是想要大家思考一個問題 : 為什麼在台灣, 大多數的人都認為, 要又窮又苦才會打出好成績? Sanders家環境非常好, 媽媽也是照顧的非常週到, 但為什麼能教出這麼獨立有主見又有承擔的年輕人? 在這兩兄弟身上我看到的是好家庭出來的好教養,好談吐, 好氣質, 不像許多台灣有錢人家的小孩不知哪來的目中無人, 自以為是.   我們要離開前, 他媽媽熱情的擁抱我, 握著我的手不放一直要我到LA一定要去找她, 舅舅對我們說話的語氣完全就是像自己人一般. 回首說再見道別時, 氣質出眾的一家人的這個畫面讓人覺得非常溫暖與舒服. 這一切, 是家庭教育. 我們必須認知, 不是每個在培訓中的孩子都會上到職業殿堂去, 父母要做的是如何讓孩子變成一個良好的公民, 如何讓他們有一個健全的養成. 每一株幼苗不可能依照父母的期望長成你們想要的樣子, 父母要做的是營造對的陽光, 空氣與水分, 確保孩子是一個好的人, 至於他的發展, 要尊重上天給的能力了.   最後要說呼應主題的另一件事情 : 小潘小時候苦過, […]

沒變強是因為你太舒服

這篇文章讓我想到一些事情,   沒變強是因為你太舒服(圖) 【阿波羅新聞網 2014-02-12 訊】 作者:王石   圖文出處:http://tw.aboluowang.com/#sthash.FTRKqjnk.dpbs   “職業生涯很長,對企業而言,它需要你成為一個專才,但從職業發展來看,你需要成為一個全才,方能適應社會的變化。阻礙你成為全才的不良習慣有很多,有時候我們喜歡趨利避害,拖延症更是讓自己定下來的目標難以實現。 從現在起,你要努力去尋找各種讓自己變得不舒服的環境、習慣,別害怕痛苦,伴隨著痛苦的出現,才會有成長的空間。新的一年讓自己變得更強,王石告訴你五個變得更強的生活習慣。 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人是強者,一種人是弱者。強者給自己找不適,弱者給自己找舒適。想要變得更強,就必須要學會強者的必備技能,那就是讓不適變得舒適。 如果你學會了這種技能,你可以搞定很多事情,例如克服拖延,健身,學習新語言,探索未知領域等等。但是很多人都傾向於迴避這種不舒適,畢竟沒有一件事情是簡單的,都需要付出很多努力,忍受很多痛苦,甚至是讓自己遍體鱗傷。 我以前一直很覺得我們應該讓自己舒適一些,但是後來我明白一些不適有時並不是件壞事。事實上,你可以學會享受這種不適,例如,我每天都會做一些力量訓練,雖然這點不適不會嚴重到我討厭的地步,但是人就是這樣的,能逃避的困難,我們總能找到借口。 我制定計劃表格,讓這點不適參與我的生活,形成一種習慣。每當我完成15個引體向上,我會在引體向上那一欄寫上15,每個月我都會換新的紙張,並總結上個月的情況。不經意間,幾個月時間我已經做了1000個引體向上了。 我發現任何只要是有一點不適的事情都是可以訓練的,我們可以將一件不適的事情變成一種習慣,然後你會離不開它,覺得這點小痛苦其實是平淡無奇生活中的一種調味料。這件事由不適變得舒適,良好的習慣就是這樣養成的。…”     很多年前盧老師告訴小潘還有我, 每當你覺得不舒服的時候, 就是你的能力受到挑戰的時候. “只要你熬過去這段不舒適, 變得舒適, 你就變強了”   常常有人問我, 抗壓力怎麼培養, 小潘為什麼這麼耐壓? 其實答案很容易, 翻開小潘成長的歷史, 他不斷的給自己找麻煩, 不但不閃避, 他還不斷的在製造壓力給自己. 因為, 他要更好. 在小潘的訪問裡, 你也經常會聽到他說, “要更好”. “要更好”這個單純而珍貴的想法不僅僅是想法, 更重要的是, 為了要更好, 他”願意””付代價”.久而久之, “他習慣在高壓的環境下工作, 做決定, 執行”.   他不斷的挑戰更高等級的比賽, 他不安於現狀, 他在打完美國公開賽, 狀況極佳, 登上業餘球王寶座卻毅然決然改揮桿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曾經告訴我, “我不能停, 因為, 前面有太多的目標要追趕, […]

給業餘選手與家長 : 春暖花開, 再睡覺你連比賽都沒機會打了

給業餘選手與家長 :   這個時間大家已經要收工準備過年了, 但是我想聊一下, 這個時點美國業餘選手在做什麼.   經過了漫長的冬季, 選手們與家長大概從二月就會開始規劃年度的比賽. 原因很簡單, 因為從三月左右起, 暑假的比賽就陸續開放報名. 不要以為時間還很遙遠, 會這麼早開始規劃是因為, 選手們要搶位置, 更要搶錢.   我們的選手一向沒有做規劃的能力與習慣, 這是因為比賽都在台灣, 地方小且熟門熟路, 參賽的人又不多, 根本不需要急著做什麼規畫.  但這種不做規劃的養成過程卻非常致命, 因為, 轉職業以後, 不是大家都請得起專業經紀人, 就算請得起經紀人或是助理, 選手腦袋空空, 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巡迴賽的漫漫長路, 是要何去何從?   說到規劃, 不是簡簡單單把比賽找出來就沒事情了. 比賽找出來之後, 選手要去研究什麼樣的比賽密度最適合自己, 什麼時間該休息, 休息的時候要去哪. 更重要的是, 不是所有能打的比賽都要去打. 選擇比賽要有目的性, 打一場比賽花這麼多的精神時間金錢與精力, 目的除了在那單場比賽打出好成績, 更希望藉由這場的成績打開更多好比賽的門. 巡迴賽的選手, 還要去計算哪些球場的設計適合自己, 哪種氣候有優勢, 哪些比賽的隱藏效益高. 要繼續說可以再說個三分鐘沒有問題. 這麼多的東西要考慮, 業餘選手不從小開始學習, 什麼時候才要開始. 講得更直接一點, 你要找人贊助你去打巡迴賽, 連個計畫都拿不出來, […]

代言與贊助 如何才能真正幫助選手並且創造雙贏

這些年來陸續有許多台灣的企業請運動員代言, 或是贊助運動員. 常常聽到選手自己連贊助與代言都搞不清楚, 又如何在市場上定位自己的價值, 如何在社會上自處, 如何面對代言廠商或是贊助廠商, 更重要的是, 如何看待自己, 如何訂定目標.   顧名思義, 代言–代表企業發言, 企業選擇表現優秀有代表性, 形象與該企業相符的人選, 雙方是相輔相成的商業關係. 大家熟悉的像是曾雅妮與台新銀行, 王建民與宏碁, 盧彥勳與紳寶汽車, 林書豪與富豪汽車等. 這些運動員在國際上有知名度, 成績卓越, 簽約金自然不斐. 他們是指標性的人物, 一舉一動與企業緊密結合, 運動員必須潔身自愛, 謹言慎行. 簽約金的部分, 有以年為單位一筆支付, 另有一種是與選手的成績表現結合, 企業提供選手相對獎金, 當然也有每年單筆簽約金外加相對獎金的做法.   相對獎金這個概念是幾年前盧宏宗老師告訴我的, 多年前陳志明老師與日本的筑波產商就採用這樣的方式代言. 少人提起, 陳志明老師在日巡賽時期可是非常的了不起的, 一整年比賽的數量與穩定優異的成績, 這幾年台灣的巡迴賽選手幾乎沒有人能與他齊名. 相對獎金的實行方法與金額比例由企業與選手約定. 舉例來說, 選手打第一名, 企業提供比賽獎金100%給選手, 選手打前五名, 企業提供選手得到獎金的80%, 前十名也許是70%, 二十名以後也許就沒有提供任何的獎金. 採行相對獎金, 對企業是公平, 對選手是有激勵作用的, 尤其是還在奮鬥中的選手. 對選手來說, 打得越好,  獎金的乘數越大, 成績不理想, 可能一毛也沒有; […]

轉變中的小潘

在經過了漫長的夏天, UW也快要開學了. 就在開學前, 哈士奇們從西雅圖幾乎橫渡太平洋來到日本福島(聽起來有點嚇人, 是不是?), 展開他們學年的第一場比賽. 這場Topy Cup(http://www.topycup.com/)是戰後為了修復美日關係而創立的. 每年會有四所美國的大學代表美國參賽, 這是UW第四次來到這場比賽. 剛轉職業就在PGA嶄露光芒的松山英樹在去年就帶領其所屬的東北福祉大學贏得冠軍, UW也曾經抱回過一次冠軍獎盃.   回到今年的暑假, 小潘在Merion打完US Open之後隨即回到台灣進行訓練. 他在過去三個月積極增重了15磅, 做了非常多的體能訓練與伸展, 瑜珈; 最重要的是, 在揮桿動作上作了非常大的調整. 這個調整能讓他更容易運用正確的肌肉使力, 配合上增加的體重與緩滿改進的肌肉柔軟度, 目前開球的距離增加了約10碼. 這樣的動作調整大概總共需要兩年的時間, 現在進行到第三個階段, 而回到賽季, 小潘必須用非常大量的練習習慣他新的姿勢帶來的新節奏, 又必須有大量的短桿練習, 讓在調整的他有精準的短桿做為後盾.   通常不太有人會在這個階段進行如此揮桿的大改造, 尤其是距離小潘畢業轉職業, 倒數計時的鐘已經開始運轉, 他的表現深深影響他轉入職業的第一步. 因此, 在決定做改變之前, 小潘的團隊思考了非常久. 小潘是這整件事情的中心, 老師也了解, 這件事情存在的風險, 但是大家都知道, 如果小潘設定自己的對手是未來PGA上的世界150名菁英, 他必須將他的球技帶到下一個層次. 小潘的能力當然可以賺錢, 可以賺不少的錢, 但他不要只是當一個去巡迴賽上上班賺錢的球員. 你有想要偉大的心胸, 你才有可能偉大. 想要偉大, 你必須付出代價.   今年夏天之後的第一場比賽就是攸關小潘業餘第一寶座保衛戰的美國業餘錦標賽, 這個世界第一在八月底維持住的話, 會自動取得明年度美國與英國公開賽的入場券, […]

NCAA高爾夫制度與學生運動員生活簡介

經過又一年的奮戰, 很可惜NCAA總決賽華大沒能入選前八強. 但小潘剛獲得NCAA Division1 全美明星第一隊的榮譽, 藉著這個契機, 想先簡單介紹NCAA給未來有心循著小潘走過的腳步, 送小孩到美國的高爾夫校隊受教育的家長們.   NCAA的全名為 National Collegiate Athletic Association, 也就是全美大學運動員聯盟. 包含高爾夫, 美式足球, 划船, 棒球, 體操, 田徑,排球等, 可以想到的運動項目都在其中. 這個組織掌管全美大學校隊的運作, 詳細程度與組織規模超乎想像. 舉例來說, 他們制定規則, 從招生的過程教練何時可以開始與選手以電子郵件接觸, 到何時可以電話聯繫, 何時可以參訪學校, 參訪可以提供多少經費, 參訪時間長短, 每個學校可以提供多少獎學金, 學生成績要多少可以進入大學, 進入大學以後成績不到選手必須被禁賽, 學生運動員的行為規範, 何時可以與職業球隊簽約等等等的事項都受到NCAA的監管.     NCAA有三個Division, Division1與Division2可以提供獎學金給選手, Division3則不允許. 如果有心要送孩子到美國念書打校隊, 強力建議以Division 1為主, 因為Division 1的競爭最強, 學校大, 資源豐富, 當然也最受到重視.   為了保持競爭公平, 男子高爾夫Division 1每個學校每年只可以提供四人份的獎學金給教練分配使用給所有的選手, 女子球隊不在此限. 選手的程度不同, 分配到的獎學金自然不同. […]

去活你的夢想, 不要只是作夢 By 盧宏宗

夢想是一步步地完成短期目標而達成的! 以下的文章是老師寫的 : 答應過Michelle姊姊不要太常po文,以免弾性疲乏。前兩天和小潘談了一下關於今年要注意的事,覺得有些觀念必須在記憶新鮮的時候寫下來,所以要請姊姊原諒了。 這篇文是給選手和家長們看的,結論幾句話先講完:看清楚你現在的位置,訂好你的目標,全力以赴。不要坐著等事情發生,坐著等,事情不會發生的。 今年小潘會開始面對一些以前沒有看過的問題:他在業餘高亇夫球界腳步走得太快了,未來除非清楚的訂定並堅守計劃,他的業餘之路實在很難再走兩年半到唸完大學。 過去幾年小潘學校校隊成就驚人。去年畢業的Nick Taylor在大四達到世界第一,今年的Chris Williams 大三下成為世界第一,而小潘大二上就已經世界第四,足足比人家早了近兩年。我告訴小潘,未來兩年他最大的功課是Stay Fresh. 世界第一很好也很重要,台灣也很迫不急待要再有一個台灣之光。但那終究只是一時熱炒的新聞材料,衡量實力,能夠去到世界業餘前十而站得住的選手,進一步在美巡或歐巡成為新秀應無疑問。   所以接下來的課題很簡單也很重要:在未來兩年內應該訂定什麼樣的目標抱持什麼樣的心境才能維持這樣銳利如刀劍的競爭力直到完成學業?   我想這個問題令我們回溯到一個最根本的觀念:打球和受教育是互相衝突的嗎?球員唸大學只是為了打大學比賽的經驗嗎?為了受教育而去大學,對職業運動員而言是浪費時間嗎?   老虎是特例,老虎在高三,大一,大二,史無前例的連續三年贏得美國業餘錦標賽,史丹佛大學唸了兩年就轉職業了。華大卻有不同的現象,三年內出了兩個世界第一,兩個人都把大學唸完。   那一樣是對的?我也沒有答案。唯一可以歸納的是:例來年輕選手在心智尚未完全成熟的狀況下轉職業,短時間內固然能憑著超強的運動天份和年輕人的血氣之勇打開一片天空,但長期覌察似乎縂是難以為継。石川遼是很值得借鏡的例子,這個日本神童在日本15㱑就無人能敵。16㱑轉職業很快成為日巡賞金王,當他前往美巡賽發展時日本人當他是救世主。現在呢?快看不見了。   小潘的例子我告訴他:去看看你自己的心,當初去唸大學的初衷有沒有改變。如果沒有,那麼唸完大學是一個成就,世界第一是另一個,兩者之間沒有取捨的問題。   德州農工大學縂教頭說得最好:企業主最喜歡大學運動員,因為他們䏻用頭腦和體能,同時又有足夠的能力和毅力應付大學課業的要求。   觀念搞正了路就變得清𥇦,世界第一是要全力達成的目標。這小子去年答應我的,欠我一年了。唸完大學是人生的成就,沒有能不能,只有願不願意。   後記:   走筆至此,感慨良多。我一直在po文中提到教育,不是要選手和家長覺得沒唸大學就什麼希望都沒有。教育是一條漫漫長路,重要的是磨練心志,開發心智,培養毅力。這是成功缺一不可的因素。前一陣子有一位美女選手P0文說他的夢還沒做完,我留言給她說:去活出你的夢想,不要只是做夢,夢做多了只會變笨。沒有回音,大概聽不進去。   這不就是所有問題的縮影嗎?這麼多年活出夢想的沒有幾個,做夢的卻縂是前仆後繼,做夢,太容易了。換你做老天爺,你把機會給那一個?   盧宏宗

台灣與美國練球環境的最大不同 by 盧宏宗老師

深深地覺得這篇文章說的就是台灣與美國練球環境的最大不同,環境會造就一個人的心態,一個人的心態決定他是否會成功,所以選手爸爸媽媽們你們給小孩的環境是對或是錯,看這一篇文章就會知道了.   盧老師1.13.2013的Po 文 麗珠小姐回應了我的前文,寫得很深刻。人者心之器,思想是行為的主導,這麼多年高球界少有成果就因為大人是小孩的環境,而大人的覌念錯了。任何運動要往高階去競爭,必須開發選手的心智。放任青少年養成打球不必唸書的覌念,當然是大人的錯。在美國青少年的家長,在支持孩子打球時必然要求學校功課照顧好。這不是理想而是現實問題。理由很簡單,大學。NCAA規定選手如果學業成績沒達到及格水平,SAT學力測試不到一定分數,球打得再好也進不了大學。而美巡賽的美國選手,95%來自大學校隊。歐洲亦然,日本亦然。大學𥚃有獎學金幫你,有激烈競爭的比賽,最好的教練。而大學外面,什麼也沒有。你說任何一位青少年的家長會用全力支持小孩打球,而卻讓他因為功課不好而進不了大學嗎?射箭的劉碧瑜小姐回應麗珠的文章,說得更是一針見血。她說她唸研究所的時間練習最少,卻是她射箭最好的時候。前年夏天小潘回來,我照例和Michelle 姐姐去全國球場和他打一場,也看看潘媽媽。但那一次我把黃韜也叫了去。打完球兩位選手有一番對話。黃韜問小潘一天打多少練習球?也許他想這麼厲害應該和盧建順一樣打一千個。不超過一百個,小潘說。一百個球練多久?至少兩個小時。黃韜下巴差點掉下來。這就是教育的功能。 小潘因為課業壓力,每天能練習的時間非常有限。因為時間有限,他不能浪費一分鐘做無意義的練習。小潘練球的時候不和任何人說話,躲開所有隊友,一個人佔據練習場他自己的角落,沒有清楚知道每一個揮桿想練什麼不打半個球。密度,密度,密度。這是心智開發的結果。 國內青少年練球,三三兩兩湊在一起,打一打聊一下,時間無限,壓力沒有。乒乒乓乓打完幾百個球,除了習慣動作以外少有進展,然後腦袋空空回家。不知而行,這是心智沒開發的結果。 其實這是教育另一方面的功能:壓縮你的時間,要求你每一件事都要用心用腦,集中精神求取最高的密度。這是成功者共有的特徵,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