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Cheng-Tsung Pan

這些年,我們所遇見的孩子們!(一)

最近我們決定再一次舉辦大型的分享座談會,因為我們發現,當年所接觸到的孩子們都大了,該是時候再次“向下紮根”了(笑)!透過過去幾年在全國球場的分享會,訓練營,與我跟盧老師在至善國中的演講,小潘在再興球場的小座談,我們很幸運地認識了一批優秀的孩子,看著他們不斷的進步給了我們很多繼續向前的力量。我清晰記得在至善遇到雨達與銓泰。雨達當年問了個可愛的問題,說他無法專注,盧老師教他先學會專注九洞,不能就專注三洞,然後慢慢拉長。他今年來美國,傳訊息來告訴我,“姊姊,謝謝你跟哥哥一直給我很大的溫暖,有機會我一定要去找你們”,我跟小潘說,這是他以前從來不會對我說的話,孩子出門,長大了。雨達的媽媽在2017年帶著雨達到美國來看學校,來看小潘打了在棕梠沙灘與在托瑞松林的美巡賽,記得他興奮的去追老虎,然後在這前後他自己還飛來跟大學教練面試。雨達媽媽告訴我,我不知道對不對,但我知道過去這麼多年在台灣一代又一代優秀的選手後來很多都不見了,所以我想讓他來美國受教育。而雨達自己,就像小潘對我說的,你不用說服孩子,把孩子帶來看,看到這裡的環境,比賽,場地,他們自己會做選擇,雨達就是這個例子。講個題外話,小潘常說,這些頂尖的青少年選手,很多時候你不用教他們怎麼打,只要給他們對的環境跟場地,他自己會學到要怎麼處理不同的場地考驗。聊聊銓泰,他從小就是個認真嚴肅的“小老頭”,身體住著一個50歲的靈魂,有一次我們跟他說有時候要學會去玩,讓自己放鬆,雨達當場模仿銓泰的表情雙手交叉先放在胸口,然後一隻手拿起來放在下巴說,“我來仔細想想要玩什麼”(笑)。銓泰與爸爸感情很好,林爸爸有很特殊的教導方式,不管是球技或是做人做事,參加訓練營之後,銓泰常常Line小潘問問題,一直維繫著很好的溝通,花了好些年直到去年的上海匯豐世錦賽,銓泰來看小潘比賽,我們一起走了好幾天,帶著他進到圍繩內看頂尖職業選手練球,那週之後,他告訴我他要來美國,一樣介紹他去找了教俊安的英文家教Damien老師,老師跟我說銓泰是他遇到的男生球員最認真的孩子。今年四月銓泰來參加小潘的AJGA比賽,這是他第一次來美國,自己準備好小名片,參觀大學時主動勇敢自我介紹並且發問,讓教練印象深刻,隔天就有教練提供全額獎學金。因為這場比賽的好成績,他收到一場AJGA邀請賽的邀請,時間點在五月,打完兩場比賽就拿到AJGA全卡,然後在六月,小潘的母校華盛頓大學就邀請他到學校參觀,明年,銓泰就要成為小潘的學弟!這是一個走到哪都討人喜歡的孩子,教練來問小潘他對銓泰的看法時,小潘告訴他,“如果銓泰在你孩子的班級上,你會希望你的孩子跟他是好朋友”。  感想:我很開心,這些年,我們一直督促自己做孩子們的朋友。小潘見到他們的第一句話一定是:“不准叫我潘老師!” 本篇經過林銓泰語蔡雨達本人同意刊出。 Michelle

10/14 你的夢想是追夢還是白日夢

今年是我美夢成真的一年,在22年努力之後終於在強敵環伺的美巡賽贏到了RBC傳承賽,這都要歸功於自己每年都有設定目標持續穩定的進步,才會一步一步踏踏實實的走到了美巡賽,並且終於在第三年拿到了冠軍,我必須說我很幸運,不管是財務上還是球場的表現與所做的改變,這一路來有很多關鍵都環環相扣,才能讓大家看到我一飛沖天似的表現,再次謝謝過去所有人給我的階段性的幫助,我才能完成這一段艱難旅途,並且按照自己的方式去追夢,接下來我想要分享這一路來的一些正確觀念。 第一,你連自己都不投資,那旁人(企業主)還會投資你嗎? 曾經有一位台灣選手詢問我的訓練方法與導師,我跟他說我願意介紹給他,我也相信會幫助到他,但是他的下一句話震驚了我,他說他沒有贊助商贊助他的訓練經費,所以他不去嘗試,我聽完搖搖頭,也對台灣的觀念很失望。我們選手的觀念一直以來不會把賺來的獎金用來投資自己,讓自己的實力再進步,我大三的時候,花自己的錢去澳洲找我現在的訓練師Dr. Sean Horan,當初我知道自己技術遇到了瓶頸,假如想要在美巡賽有一席之地,我就必須要去學習新的知識,甚至是改變姿勢,那時與我的大學教練討論,他以為我瘋了,我打得好好的,何必來一個大調整,可是後來成果很好,他還邀請Sean到華大幫助其他選手。在這世界上,大部分的企業都會投資一部分的利潤在新的研發上,讓自己保持優勢,或是持續增加公司產業的技術門檻來擊敗對手,運動場上亦是如此,我常常跟自己說,沒有進步,就是退步,我們運動員沒有停留的空間。另外一個說法就是不進步,就是做白日夢。 第二,AIM High, but plan for the worst. 目標為什麼要瞄準高一點,因為進步的第一步就是要跳脫出自己的舒適圈, 所以我通常目標都會訂在自己的能力之上,甚至有時會跳兩級似的挑戰自己。舉例來說,今年贏到了冠軍,我的目標似乎應該完成許多,但其實不然,我自己季後的檢討發現其實我只完成了一半,那麼,另外一半我就會把他延續成為明年的目標繼續努力。這樣的規劃下,你會發現每年都能持續進步,當發生退步時也能即時的發現。此外,一般的生涯規劃我會強烈建議把最糟糕的情況也思考進去,因為有了最糟糕的打算,當遇到的時候,所以你的心情與應對都會顯得比較舒坦。最重要的是,誠實的面對自己的狀況,勝不驕,敗不餒,運動員的生涯本來就有太多的不可預測性,有這樣的認知,走的踏踏實實,得失心才不會那麼重。最後,處理成功,其實比處理失敗還困難,因為當所有人都在說你好的時候,自己不自覺的會有太多的期待,不夠踏實反而對接下來的比賽有不好的影響。所以,要不段的提醒自己,要更加的自律跟謹慎,才有機會走的長遠。 我希望這兩點可以幫助大家追尋自己的夢想,夢想是用行動追來的,沒有其他捷徑。 此篇是我在CJ Cup的無聊酒店寫的 CT Pan

學生運動員系列-黃筠筑

最近幾年,因為已經有了許多成功的例子,越來越多台灣高爾夫球的小朋友對於美國大學這條路更佳熟悉了。很幸運的,也在高中畢業之後,順利的得到在一級大學校隊全額獎學金的機會。這一路上受了需多幫助,但在大學生活了之後才領悟到這只是個開始。什麼都不太確定的情況下帶著一個行李箱和球具就到了波特蘭。18年來不曾離開家的我,從這之後,開始要自己打理生活中的大小事。 雖然到現在,已經是第三年在奧勒岡州,台灣的家人們還沒有一次機會到這裡過。剛到美國時,行李因為中途轉機沒有承接好,晚了三天才來。好在學校還沒開始,用僅有的資源順利的度過了這第一項考驗。接下來馬上開始隊上的資格賽,是的,基本上每場比賽前每間大學都有資格賽,選出5位代表的球員。第一場比賽我並沒有得到名額,還記得那時候很難過,也知道唯一的辦法只有自己好好振作起來。想要好好練球,這次發現來到這裡不是想去練球,說走就走。沒有交通工具,只能依靠這其他隊友才到得了球場。好在朋友們很照顧我,願意帶我一起去每天的練習。 除此之外,很大ㄧ部分的時間學校的功課也讓我沒有太多能喘息的空間。很多選手進大學前,對於申請獎學金的困擾在於托福的成績要求。其實大學這項要求的用意,是期望進來的運動員至少能有報名比賽的資格(平均成績Grade Point Average 2.0)。因為學期開始之後,有幾百頁的書要讀,和好幾十篇的論文及研究報告要寫。很多大學運動員,是真的大學4年每學期都被due date 追著跑。尤其對高爾夫的球員們,比賽36洞,18洞再加上一天練習一天飛機,常常ㄧ缺課就是兩三天,還沒見到老師幾次就要期中考了。在經過幾個月的摸索後,終於慢慢學習到如何管理和運用時間,同時兼顧練球和學習。 練球和課業,現在很多代辦的公司和留學講座都會提到,但是有一個更重要的事情常常沒有被提及到,人際關係和文化差異。不同的學校,學生的組成會有些不一樣。西部和東部通常華人學生相較比較多,中部歐洲移民居多,南部則是墨西哥移民多。很難相信,但是種族優越主義還是存在,幸運的是這樣的人並不佔多數。很多校隊的選手之間,很多時候並不是很合,也存在很多摩擦,這時候很多沒辦法承受孤獨的人也許會就因為這樣考慮轉去其他學校。 但是其實這些都是可以適應的。美國和台灣不一樣的地方,與其說是人與人之間少了關心,不如說是他們願意交付責任也相信運動員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每個禮拜開始前,找出接下來必須完成的工作,像是列清單一樣寫下來。再來把日程表的時間確定好,這樣大概會知道能夠用在做功課或練球練體能的時間有多少。當遇到困難時,其實學校有很多資源,因為他們把責任交給運動員們,也希望大家有足夠的能力在學校和運動場上成功。這也是很好建立人際關係和機會,有禮貌,誠心的交換意見和提出疑問,好人還是很多的。 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對想要得到成果的事情上付出相等甚至更多的努力,在多出的時間內還可以好好享受這段有些人說是人生中最美的時光。打進了line up就可以和隊上的朋友一起去美國各地很美的球場打球,成績夠好,有很多學校的資源可以聲請進honors school或得到Academic All-American。真誠的對待朋友和隊友,在學校的生活也會變得很有趣又精彩。儘管已經第三年了,有時候還是會懷疑當初是不是該選擇名聲更好的學校,但是想到現在在這裡的朋友們和自己學習到的東西,獲取的機會,總是會很感謝當初支持做出選擇的家人和自己。希望在未來,可以看到更多努力的選手們,有更寬廣的眼界和能力,走出自己未來的路。 Windy

10/8 環繞地球

Upcoming Tournaments Name                                    Playing Start Date The CJ Cup。                        10/17/2019 The ZOZO Championship     10/24/2019 WGC HSBC Champions         10/31/2019 Turkish Airlines Open       […]

翅膀硬了的孩子們

翅膀硬了的孩子們,用力飛吧!   過去這一個星期我在忙著年底座談會的報名,對帳,聯繫,小潘除了正常比賽練球的行程,每天親力親為的與籌辦基金會的人員開會,回信,剩下的時間則花在建立自己的網站,寫文章,更新資訊。吃飯時,我們聊到這些年來我們遇見的孩子們。我在2006年認識小潘,我們開始一起邁向未知,他一邊打球,我們一邊了解美國的系統,然後,我們開始慢慢的將資訊帶回台灣,小潘轉職業的當年,我們開始了座談會,訓練營。這麼多年過去,當我們細數著些孩子時,小潘的雙眼閃閃發亮,我知道,打好球是他從小到大直到現在都還在努力追求的夢想,而幫助這些孩子是小潘現在最大的願望。2014年的業餘世界盃與仁川亞運,小潘接觸到俞俊安,當了兩個星期的室友,搞笑,打屁,當然,聊到美國大學,那年,俊安16歲。亞運結束後,俊安跑來找我,我記得我們一起走在美麗華球場看思嘉比賽,他告訴我,他想要打美巡賽。我問俊安,你什麼時候想要轉職業,他說,高中畢業吧!我又問他,你想打美巡賽,你知道怎麼開始嗎?他沒說話。接著,我告訴他,你想打美巡賽,但是你不會講英文,你在美國沒有朋友,沒有球場,沒有家,不懂美國的文化,然後你必須處理稅務問題,法律問題,要跟贊助商打配對賽,要行銷自己,面對各式各樣的人事物要判斷什麼對自己好,什麼要拒絕,然後你的對手是全世界最厲害的人,你要打的是最困難的球場……。俊安靜靜地聽,只花了一個九洞,我知道他聽懂了。之後,他去了美國一年,一年內,他在球場上達成目標,贏得西方業餘青少年錦標賽冠軍,吸引到教練,贏得全額獎學金。一年後,我告訴他,你回來補SAT跟托福,在美國沒有人可以幫你。介紹了學霸級的Damine老師給俊安,他每天從桃園自己坐火車到台北,轉捷運再轉公車一週補習四到五天,一年半之後,考過SAT與托福,球技不但沒有退步,反而學會更有效率的運用時間。今年美國公開賽我遇到俊安全家,我跟俊安說,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當年沒有下定決心,你有很大的可能不會坐在這裡。轉身我看俊安的妹妹軒軒,問他說,你不是當初不想來嗎?現在好嗎?她點點頭。最後我跟俞爸俞媽說,你們家出了兩個美國大學NCAA的優秀運動員,訓練,學費全部是獎學金負擔,恭喜你們!俞媽媽笑著說,對啊,練習場的客人也都這樣跟我們說,更重要的是,妹妹進步很多,現在還能幫忙哥哥做一些文書的工作,以前是不可能的。俊安明年即將畢業,他現在的世界業餘排名前五名,是NCAA耀眼的明日之星,我們很期待他的表現,我告訴他,做自己,不要在意別人把你跟誰比較,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但我希望你超越小潘!用力飛吧! 後記,小潘常常提醒我,18歲以上的選手,我們必須把他們當大人對待,他們來找我們,我們可以給予建議,但要尊重他們,不要把自己的價值觀放在他們身上,讓他們自己做選擇。就算可能是錯的選擇,你還是必須要讓他去經歷,他就會學會。 本文經由俞俊安本人同意後公布,俞俊安目前就讀亞歷桑那州立大學四年級  Michelle

總統盃的魅力

上一週是入選總統盃之後第一次參賽,遇到隊友的時候也感覺特別的親切,過去比較不熟悉的隊友也開始會主動向我打招呼,Adam Scott主動問我的桿弟是不是我的體能訓練師(也曾幫過他做一些檢測),Abraham Ancer 在選手休息區主動跟我們坐在一起,看到Marc Leishman 也有特別的好感,我想這就是高爾夫球從個人運動轉到團體賽的一種魅力吧。 團體高球賽為什麼對選手這麼有魅力,首先選手們99%的比賽都是個人比桿賽,所以就算競爭再激烈,球場再怎麼有難度,還是都會對比賽方式產生疲乏,不同類型的團體賽在這時候就會特別吸引人,更別說團體賽的獎勵與難度與其他比賽一樣,甚至更高。第二,比賽氛圍也很不一樣,第一洞開球台旁邊的觀眾席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兩邊球迷的呼喊,球迷穿著自己喜歡的隊服裝,這都會讓整場比賽的氣氛跟個人賽截然不同。第三,因為不只是單純的為自己競賽,還為了自己的家鄉與國家,選手們也會特別的賣力,那在心態上其實也更難隱藏了,與隊友們的慶祝更會放大選手心內小劇場,熱情奔放簡直就是團體賽最好的招牌。最後,比賽形式從比桿賽到比洞賽鼓勵選手們更積極搶攻,而這樣會讓整場球賽更有戲劇化,除此以外還有每一天不一樣的比賽方式與如何組合最好兩人組,這也讓比賽多了隊長與副隊長重要職務,球隊管理跟每天的對戰策略更增加比賽的可看度。 不管結果如何,很多打過類似團體比賽的老選手們也都說這將會是一個特別的回憶。 隊長Els在最近的官網部落格裡面有提到我,描述我的個性與球技都很適合所有的隊員,所以算是隊裡面的萬能工具囉,那我自己有特別想要跟誰同組嗎,其實沒有,接下來也會多花一點時間慢慢地跟每一位隊友培養感情 ,像是主動問他們要不要一起打練習日。 跟Adam Scott聊天後寫的 CT Pan

美巡賽冠軍潘政琮分享會

美巡賽冠軍潘政琮與太太特別抽出短暫返台的空檔舉辦這一場座談會,除了分享十多年來從NCAA一路到美巡賽的經驗,並且將保留大部份的時間回答家長與選手的問題,機會非常難得,座位有限請儘快報名,額滿為止。 時間:12.21.2019 晚上6:00-10:00 地點:台北市,報名成功後會收到確認信通知實際地點 費用:場地費每人新台幣100元整,報名成功後會收到確認信通知匯款帳號,匯款成功後完成報名 報名資格:至少一位家長帶一位小孩,至多帶兩位孩子 網址: http://www.ctpangolf.com/seminar

9/28 洞悉一切

這兩天的推桿與短桿的判斷非常失常,下午打球時,因為陽光比較強烈尤其在加州,所以果嶺看起來顏色更加的淡,對眼睛很好的我來說,通常果嶺顏色比較淡的時候表示速度與硬度都比較高,那推桿距離的判斷就會淺意識的自動調整,第二天果嶺上的失常都是因為自己沒有即時的發現果嶺看起來與真正果嶺速度是有誤差的,讓我推短了很多,也喪失了很多桿數。去年在Florida 比賽的時候也發現有類似情況,那今年初同一些比賽就會戴墨鏡來調整,也發現效果很好,這個經驗必須好好記得。 另外一部分,這是休息完的第一場比賽,老實說是有一點抓不到比賽的節奏,在接下來的比賽希望自己能即時的調適! ”藉口不是你的朋友,缺口才是,唯有即時發現缺口並加以解決才能讓自己持續的進步,通往自己的目標“ 此篇是我在飛往拉斯維加斯的飛機上寫的 CT Pan

2020 第二屆潘政琮AJGA公開賽+”美巡賽的一天”移地訓練營 #ctpanjr 2020年四月,第二屆潘政琮AJGA公開賽的比賽球場會升級到Kingwood 鄉村俱樂部五個球場中最好的Island Course,並且,美巡賽冠軍潘政琮將會全程陪伴入選的選手一整週,於賽前帶著他們在潘政琮日常練球,老虎伍茲設計的Bluejack National球場作賽前移地訓練,選手家長與選手請詳細閱讀以下參加資格與相關訊息: 特別感謝:Bluejack National 全力支持 <時間>:4/20,21 – 移地訓練, 4/22 Junior-Am 配對賽 4/23 正式練習日, 4/24-26 正式比賽 地點:移地訓練營 – Bluejack National 潘政琮AJGA公開賽 – Kingwood 鄉村俱樂部 <資格>:2001年4月20日以後出生的選手,並在正式比賽時尚未在大學註冊,依據中華高協2019年12月國家選拔隊成績取男女前三名(放棄則依序後補),參考世界業餘排名與大賽成績,主辦單位另行挑選外卡選手。 <費用>:選手自行負擔台北-休士頓來回機票與AJGA入會費。報名費,領隊,保險與落地後之訓練食宿交通等費用由主辦單位負擔。 任何疑問請私訊或洽:ctpangolf@outlook.com 領隊: 派格斯青少年高爾夫

9/23 The New Journey

這個禮拜開始練球,在這之前我已經休息了25天,當休息這麼久之後,如何讓自己回到最佳的狀態也是我轉職業之後一直以來在探索的部份。 首先為什麼需要休息,沒有一段長時間的休息,保持手感應該是很好的準備比賽的選擇,這一點我同意,但往往身體無法承受每年52週的強烈競賽與身體過度的磨損,其實每個選手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一點傷,當你做同樣一項運動數十年(我已經22年),很多關節已經過度使用,那這樣的不舒服感通常會在3~4週後最明顯,這也是我們常常聽到球星安排比賽只會讓自己最多連續打3週,因為身體是需要時間恢復的,恢復的時間長短跟傷的輕重有很大關係,這就因人而異,但通常我們會在季中休息2~3週,另外在off season的時候休息一個月,所以就是說休息真的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也是為了更好的表現。 怎麼讓自己在休息一個月之後調整到最佳狀態呢?過去幾年我也一直在找尋最適合自己的方法,其實也失敗挺多次了,不管怎樣這都是一種學習跟認識自己的機會,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強調讓小選手們保有自我,甚至我的訓練營我都說是一個分享經驗,而不是教導,我的方式對我有用,或許對別人沒用,那這個部份我們選手必須自己去體會跟判斷,教育在這個部份能有幫助。我的off season之後的調整其實滿私人的,因為休息這麼久之後到球場,我常常會很興奮,像小孩子一樣,我一到球場就會像所有的球友一樣很想馬上到練習場打長桿,甚至是一號木桿,看那球的彈道與距離其實還是會讓我很興奮,過去幾年我沒有注意那麼多,一到球場就開始打長桿,那在這個過程,身體沒有準備好,基本動作與描球的對錯都在沒有矯正的情況下,結果當然很不穩定,不穩定之後,身體其實會很聰明的自動調整到你想要的球路,那就會產生多餘的動作去彌補,而這些多餘動作會慢慢的成為慣性,也變成未來不穩定的原因,這些就是我過去幾年從了解自己心態與身體得到的體會。今年我的處理方式就不一樣了,第一到三天,我花大部分時間切桿與推桿,練這兩個部份的時候,我會用瞄準棒來協助我瞄準,確認我的基本站姿是正確的。我也會花少許的時間在練習場只打九號鐵,用3/4的揮桿去擊球,那這個過程裡我的目標也是一樣把基本站姿與瞄準調整到最佳狀態。第四天到第六天,我會慢慢的進步到越來越小號的球球桿,也是打的越來越遠的球桿,一直到第六天我才練到一號木桿,其實也打3~5顆而已,第七到九天,我開始下場擊球,並且把在練習場練球的方式調到比賽的樣子,這新的規劃讓我覺得我這次基本功的準備更加確實與穩定,其實整個過程也很有效率! 此篇是我在飛往Napa飛機上寫的。 CT Pan

記者會講稿

首先,我想在這邊分享第一次贏得美巡賽的感想。大家都知道第一次是最難忘的,到今天我都還覺得很不可思議。當我在練習場準備延長賽時,得之獲得冠軍的那一刻,有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一個從台灣鄉下,連電影院都沒有的地方走出去的孩子,努力了22年,贏得了當年覺得遙不可及的美巡賽冠軍,我想這就是我的“夢想成真”。奪冠之後,我感受到成為美巡賽冠軍的榮耀與甜蜜的負擔。從頒獎開始,接受球迷的歡呼,拿著超過10公斤的獎盃拍照30分鐘,媒體在記者會的轟炸,贊助商雞尾酒會的慶祝,簽不完的果嶺旗與帽子還有我的手機有兩百多個簡訊要回覆,一直到快晚上十點才吃到我的晚餐,也錯過我的飛機。更開心的是,盧昕妤幫我贏得了第一屆潘政琮AJGA公開賽的冠軍,也讓我的投資更加有收穫。 我贏的這場比賽叫做“傳承盃”,而我在當週舉辦代表著傳承的比賽,這像是老天爺告訴我,這是一件對的事情,要我繼續做下去。在座的銓泰,他已經好幾年都參加我的訓練營,我對他非常熟悉,他人生第一次來美國打比賽就是參加我的比賽,並且得到很多大學教練的關注。很多教練在比賽之後與我聯絡詢問我對銓泰的看法,短短的兩個月,他就拿到華盛頓大學的獎學金,即將成為我的學弟。更巧的是,在這裡跟大家公布一個好消息,他在上週入選青少年總統盃國際隊隊員,我們會一起在十二月到墨爾本為國際隊努力。 這次能入選總統盃,很大的原因是來自奪冠所獲得的世界積分,在贏到冠軍之後,我的排位一直都在入選的邊緣,尤其是在dead line前的最後幾週。我自己知道這是我非常想要達成的目標,老實說,也帶給我很大的壓力。很高興在最後三場比賽,都有獲得關鍵的世界積分。而這個賽季我的最後一場比賽,也是總統盃截止前的最後一場比賽,前兩天與老虎伍茲同組。大家都知道跟老虎伍茲同組有非常多的外在干擾,對我來講是一個挑戰,經過那兩天後,出色的成績證明我可以在高壓力與強勁的對手下有好的發揮,也奠定我在總統盃的位置,簡單來講就是在美國隊長面前沒有漏氣。 最後,謝謝各位媒體朋友老師們來參加這一場記者會,這一座冠軍盃是屬於台灣高球界的,我會繼續用更多的努力打出更多成績,希望可以讓各界更關注高球界發展,我也會持續用更多的心力,把希望的種子傳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