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Cheng-Tsung Pan

潘政琮基金會正式成立公告

經過九個月的努力,潘政琮基金會在 2020 年 7 月正式通過美國政府審核, 取得美國國稅局的認定,從現在開始可以正式營運。 自 2015 年開始,潘政琮以個人名義舉辦了大大小小的座談會,訓練營與 AJGA 公開賽,以上這些項目未來都會由基金會來運作,並且,以恩師之名 成立的“盧宏宗獎學金“即刻開始接受選手申請,凡已申請到美國大學 NCAA 獎學金的選手都有機會獲得對等獎學金的補助。(舉例,若選手申請到 30% 學費的獎學金,基金會另補助 30%) 最後,藉由基金會的成立,我們希望將來有機會能夠匯集群眾的力量來幫助 更多台灣高爾夫球的明日之星與勤奮的選手。對我來說,成功的運動員有三 種,也是我的目標: 1. 在球場上表現出色的巡迴賽球員2. 願意無私分享與傳承的選手3. 能夠運用自身的力量與影響力幫助弱勢與下一代的運動員 我會在球場上更加的努力,潘政琮基金會將會以非常低的人事成本由專人運 作,每年公開財報,期待有一天您也能加入我們。在此謝謝基金會義工董 事:Cheryl Tharp Ridlehuber,Dr. Michael Chen 陳燦世醫生與 Chris Lin 林凱閔先生。 潘政琮基金會創辦人 潘政琮 林盈君

低潮

大家好,我是潘政琮太太。這一年來有很深的感觸,也很多人關心,在小潘同意後,我在這跟關心的朋友們說說一些心底話,而這不是一篇討拍文。 我上一次坐在某位明星選手旁邊,他低潮很久了,我不經意的看到他手上紅腫的繭子,看得出來那是新的… 一般人的一生高低起伏可能是以一年或是十年為週期,而頂尖運動員的潮起潮落可以發生在每一天。因為競爭太過激烈與球場越來越刁鑽,只要一點點的沒有發揮就瞬間跌落下來。關心的朋友與球迷們常會詢問,是身體不好嗎?是生活改變不規律嗎?是跟老婆吵架嗎?要不然就會說,哎呀,日子好過了所以現在沒有以前認真啦、外務太多啦、太驕傲啦、沒有野心啦⋯⋯。身為公眾人物,我們總是概括承受,謝謝指教與關心,我偶爾會衝動回個兩句然後挨老公的罵。然而若要我說真話,這些年在美巡賽看到身邊所有的球員,我敢說95%的選手在這種地方面是沒有人有一刻敢鬆懈的。外表光鮮亮麗的美巡賽不是一個任何人敢驕傲的地方,這是一個日日夜夜埋頭苦幹的環境,一個永無停止的追逐與考驗。對大多數的我們來說,挫折在生活中的比例非常大,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我們的生活像是和尚一般,每天十點前就寢,比賽常常五點要起床,沒比賽也是六點半起床,然後開始一天的訓練,照表操課,平均一天在球場上站立七小時很正常且不包含體能訓練。除此以外選手還要配合巡迴賽拍攝的工作,和與贊助商互動的責任。比賽就算打好一天還是戰戰兢兢,不到週日繳卡沒人敢鬆懈;在打的灰頭土臉時仍然要想辦法不斷激勵自己,面對眾人的關心更要擠出笑容說自己很好,沒事,我一定會繼續努力,其實心裡在擔心明年還有沒有工作。在大太陽下或是低溫狂風或是大雨下奮戰一天或一週結束,帶著汗水、曬壞的皮膚或是可能濕透的鞋襪回到旅館獨自面對自己使盡全力後的挫敗反覆思考自己還能做什麼才能脫離困境,接著收拾行李帶著滿滿的髒衣服,付了一整週包含旅館機票桿弟的開銷後往下一站去,一年在路上超過30個星期。而目前在全美疫情緊繃的關頭,我們決定再遠也只能開車,打完球就關房間隔離自己,不然生病了運動生涯怎麼辦。即便如此,我們是很幸福的,我們非常非常感謝上蒼的眷顧,讓我們一路從轉職業開始沒有停止的打到了美巡賽,這已經是何等的幸運與恩賜,所以我們非常珍惜每一個在這個大舞台上努力的機會。更因此,我們再忙也堅持要持續不斷的幫助年輕的選手們。人生本來就不是付出就一定會有收穫,這一切是我們自己的選擇,辛苦是正常也是當然的,我們能做的是盡最大的努力,讓自己沒有遺憾。我們不知道我們還能走到哪裡,但我們能肯定的是我們會不忘初心的走到沒有路走為止。在這裡謝謝球迷朋友對小潘的支持,喜歡小潘,總是替我們打氣,祈求大家在這波疫情下能身心健康平安。

第一座美巡賽冠軍之後 – 走在蛋殼上的總統盃之行(二)

接下來我們進到季後賽,我們排在總統盃入選名單的邊緣,後面追兵的積分追的很緊,小潘已經在低潮裡面一段時間,而總統盃八人正選名單在第二場季後賽BMW Championship之後決定,同時我們知道,我們不容易被選上外卡,所以,一切只能靠自己,靠這兩場比賽。季後賽的兩個球場小潘都沒有打過,但正確的心態在第一場比賽就看到了不錯的成績,在Liberty National球場並列二十四名,拿到了一些世界積分,接下來我們就只差一步,小潘就會成為史上第一位參加總統杯的華人球員。 在週日飛往芝加哥的飛機上,我確認了一下聯邦快遞杯的排名,小潘排在37位,排在我們後面的是老虎伍茲!在季後賽,前兩天的編組是根據聯邦快遞杯排名,三個人一組,我一路算下來,如果沒有人不打,小潘週四週五將會與老虎首次同組比賽…。確認之後,我們兩個很興奮,但同時我們知道,這其實是極大的考驗,因為在這個時點與老虎同組,真的不知道是要高興還是要擔心。小潘在總統杯志在必得的壓力下,要面對與老虎近距離比賽的壓力,要在滿場虎迷的包圍下保持冷靜,然後面對的是大名鼎鼎的長距離巨獸球場Medinah Country Club。 比賽開打前,我們兩個有深入的對談與確認,確保小潘有正確的心態,雖然我看到小潘在開球果嶺上抬頭挺胸不慌不忙的與老虎握手寒暄,看到他漂亮的第一球開在球道上,第二球送上果嶺大概25呎的位置,但我想剛剛說的挑戰與壓力真的是如排山倒海,第一洞就三推Bogey。小潘第一輪打了71桿算是頂住壓力,賽後他笑著說,第一個三推他真的是感覺不到他的手,覺得超級傻的。小潘沒有生氣,在這麼大的壓力下繳出紅字給自己打了80分。到了第二輪,小潘很快的適應了現場的氣氛,繳出了67桿的佳績,硬是在美國隊總統杯隊長前面讓他記住這個面孔。接下來的兩天,我們心裡知道如果可以打在前20名總統杯應該就沒問題了,但週六打完以後,我們發現遠在日本賽場的JAZZ週日要爭冠,如果JAZZ贏了,我們就要打的更好才能確定總統杯的門票。週日早上我跟小潘起床後對看,兩個人開口第一句話就是,JAZZ沒贏,我們兩個互相承認昨晚半夜都睡得不深,都有爬起來看日巡賽的結果…。接下來,小潘在週日成績收在72桿,在這個對他非常不利的球場打出並列31名的成績,下球場第一件事就看著美巡賽的工作人員,他們理解我們的著急,笑著對我們點點頭,說“12月皇家墨爾本球場見,歡迎進入總統杯的歷史”,我們相擁而笑,眼淚在我的眼睛裡打轉。。。待續 PS.在心態上,處理成功比處理失敗要更加困難,更可怕的是,每天都會有媒體,有朋友來問你,來提醒你,你想要躲都躲不掉。記得從小潘贏球之後,幾乎每個星期都有媒體來問小潘:你多想打總統杯?總統杯對你的意義是什麼?你怎麼準備總統杯?問到St.Jude那場比賽,連好脾氣的小潘都發了脾氣跟媒體說:“你們每個星期一直問我,又是類似的問題,我根本還沒確定入選,我能說什麼?(笑) Michelle

第一座美巡賽冠軍之後 – 走在蛋殼上的總統盃之行(ㄧ)

今年無疑是小潘轉職業之後豐收的一年,生涯邁入重要的里程碑。寫在2019年最後一天,我想要紀錄,也想與大家分享螢幕後不為人知的故事。 人說“山有多高,谷有多深”,當有人奪得勝利之後不斷向上攀升,但也有許多人在奪得首勝之後消失得無影無蹤。因此,小潘與我其實是戰戰兢兢的在面對勝利之後的每一天,提醒自己要更加的自律嚴謹,拋下過去的榮耀才能開創新局。小潘贏球之後,世界排名前進到五十名附近,一度衝破五十名,這代表的是除了平常美巡的正規賽,更高等級的世錦賽與四大賽的大門已經為他敞開, 迎接他的是世界最大的舞台,最華麗的陣容,運動員好勝與追求卓越的本能,讓他更加嚴謹的鞭策自己,“期望自己”能乘勝追擊,尤其是在贏球後的一個月,小潘在殖民地球場再次出現爭冠機會,漂亮的拿下第三名。然而,帶這股氣勢,小潘出戰了PGA錦標賽,美國公開賽,英國公開賽與收到歐巡賽的邀請參加了蘇格蘭公開賽,他拼了命,卻在這一系列的旗艦大賽全數遭到淘汰,回美國的飛機上他失落的對我說,“我害怕自己成為那種贏了球就不會打球的人“,我沒有回答他,讓他自己沈澱。下飛機之後迎接我們的是WGC的St.Jude 邀請賽,週一大早我們幾乎是第一個到練習果嶺的人,連我們的桿弟都沒到。我蹲在果嶺上餵球,我看到小潘重生的力量與堅毅的眼神,我問他,你打算怎麼處理接下來的比賽?他說:我知道過去幾個月我又不知不覺的給自己太多期待,同時,我又一直告訴自己對於能否參加總統盃就隨緣吧,但事實上我怎麼可能不在乎總統盃,我想參加的要命,這樣告訴自己隨緣吧,其實是最近打不好的逃避。我回答他:沒有錯,你贏球以後帶著太多的期待去打比賽,想著要打出好成績,想著打好可以打總統盃,雖然你還是一樣的勤奮,但丟掉了平日你在過程中最擅長的冷靜,錯誤的策略導致出現一些致命的結果,尤其是旗艦賽事的球場設置更加刁鑽,一犯錯懲罰性加大,後果更加無法負荷。我又說:過去幾場比賽你沒有真正打得很差,就是關鍵的幾個錯誤,在大賽的球場設置下你很難彌補。他說:是的,我必須承認自己對總統杯的渴望,保持積極,積極的確保我的每一個執行正確,而不是積極的想要一個好的結果。那一場比賽,小潘的成績普通,但我們兩個是高興的,因為我們都看到了他的策略,他的球路都有回到正常的軌道,一些推桿沒有進,但態度正確了,我們知道這樣是對的。低潮是所有選手的導師,從中可以看到自己真實的心境與缺點,低潮時也需要一些時間去消化,最終才會發現誠實的接受與專注當下的那一刻才是低潮的解藥。 Mich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