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政琮的進化方程式 

 

  • 態度(按部就班的堅毅,認命不抱怨,願意不求回報的努力) 家庭教育 
  • 追根究底,養成求知與學習的習慣 教育 
  • Dream Big, Work Hard, Stay Humble 

Q : 首先,我們已時光回朔的方式來回顧小潘走過的路,最後來整理與總結,是什麼樣的條件與特質,帶他走向美巡賽。 

小潘:十年年剛到美國的我,不會講英文,更不用說要用英文來讀書與生活。球場上,我們引以為傲的亞運銀牌並不受到任何的重視,反倒是美國業餘錦標賽的八強為我帶來了比賽的機會。碰到最大的問題是語言不通,不管我球打再好,並不能融入當地的社會,這部分會對我的自信心造成影響。熬過了最辛苦的第一年,高中的時候,我開始自己一個人在全美國旅行,打業餘比賽。當時常常打在前三分之一左右的名次,給我很大的打擊,因為我在台灣很輕易地可以打在前幾名。因為沒有想到對手的強度不同,這樣的挫折讓我經歷了很大的低潮。後來在盧老師的提點下我了解我是越級比賽,實際的情況沒有這麼差,我才一步步從基礎開始,找回自己的信心,並且在學業上逐漸的進步,最後得到大學教練的認可,自己也通過了入學測驗。上大學的第二場比賽我就贏了,但當學業真正開始的時候,我必須花比美國人兩三倍的時間去準備功課,加上一場又一場的比賽,我的生活幾乎沒有空檔。雖然後來我的球回到了我的水準,但我卻不願意接下教練要求我當隊長,因為我覺得我只要顧好我自己,但回想起來,其實我不覺得我可以領導別人,一直到大四,我接下了隊長的位子,並且我做得很好,在轉職業之前把自己的狀態調整到非常好的位置。 

 

Q : 請問小潘,你認為過去十年來你能有這麼大的進步,最重要的原因是什麼? 

 

小潘: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態度,我覺得是態度造就了今天的我。有三個重要的態度,包含按部就班的堅毅,認命並不抱怨,這兩元素真正讓我當初從你們的位置走到今天我的位置。我來替每一個元素舉一個例子好: 

第一,按部就班的堅毅。其實從我高中時候,有很多大學教練都覺得我沒有要上大學,因為他們覺得大部分的亞洲選手都會選擇很小的時候轉職業,但我當初自己打從心裡知道自己要上大學,因為我相信大學可以幫助我。數據上美巡賽有三分之二的選手都上過大學,這證明美國大學系統是很成熟並且有幫助的。到了大二下的時候,那時候我的業餘排名到了世界第一,很多人再次覺得我是時候轉職業了,我的大學教練也會擔心我會不會有一天跟他說我不讀了, 當時自己心裡也有想過 。但自己的直覺知道這是不可能的,雖然有很多誘惑,我當下覺得自己並沒有準備好。球技上與心態上再利用兩年去加強的話,職業之路或許會更完善。我知道跟我同期的很多強手念完大一或大二就轉了,但我的情況與美國人不同,他們在自己的國家,用自己的語言與文化生活,而我才來美國幾年,我必須沈住氣等待時刻來臨。我整個過程都有很多挑戰,有時候也並不是像你們看到的那麼順利,但是我覺得身為運動員,按部就班,不疾不徐,不中斷放棄,拒絕捷徑的誘惑就是讓我成功的元素之一。就我現在回頭看大學的經驗,我深信是大學的確讓我為未來的職業生涯準備得更好 

 

第二,認命並不抱怨。身為運動員,我們無時無刻都在跟別人比較成績,甚至是延伸到球場外的事情,這會讓我們更容易地去抱怨自己所沒有的事物,忘記了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才是一切的根本。舉個例子,在我青少年時期,因為我不是美國人,很多媒體對我的曝光相對上比較少,甚至打第一名的時候也僅以兩行字帶過,這部分我當下完完全全的可以了解,這是別人的國家,他們對當地選手的重視會比外國人多也是正常的,重點是不管你在哪裡遇到哪些事情,你都要讓自己看到正面的訊息,並且做好該做的準備,這樣才能獲得更多人的尊重。除了媒體以外,轉職業的路途也會比當地選手辛苦,像是我去年剛轉職業時只拿到一場美巡賽比賽的外卡,以我的業餘時代的成績,理論上應該可以拿到三到五場美巡賽的外卡,甚至成績比我差的都拿到七場比賽的外卡。但我當下沒有抱怨,我老老實實去參加加拿大巡迴賽,去考威巡賽的資格考,沒有老是想著外卡,踏踏實實地在威巡賽累積積分,因為我相信,只要有足夠的實力,你終究會去到你該去的地方。拿你抱怨的時間來充實自己的能力,累積正面的能量,才能真正幫助自己。最後一個例子,我一開始上去威巡賽的時候,不懂為什麼我老是打在最後幾組。大家知道,晚開球,果嶺在被150個人踩過之後都很爛了,在美國,起風幾乎都是下午,我常常要在星期五的下午大家壓力最大的時候,面對大風,打六個小時,爭取晉級。後來我了解,在美巡賽系統,新人都會排在最後,每次比賽,常常就有很多新人會一直抱怨。後來我告訴自己,那些偉大的球員也都是從最後幾組打起來的,學會接受現況,好好把握,還是要相信,實力才是一切。 

 

第三,願意不求回報的努力。我想這一點讓Michelle來說。 

Michelle : 我記得盧老師曾經說過一句話,“小潘最大的優點,不是他有多好的運動天份,而是他願意,用很多很多的努力,去換一個很小很小,甚至是不一定存在的回報。”我想請問在做的各位,你們覺得,職業運動最大的特色是什麼?我的答案是,“現實,殘酷”。這一年多來跟著小潘在巡迴賽上,看著來來去去的高手們,聽著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打到威巡,打到美巡,有哪一個選手不厲害?有誰不努力?但是當全世界最好的人都在那邊,你會發現,很多時候,不是努力就會有回報。這時候,如果你還像小孩子一樣,做對一件事情,就要老師在聯絡簿上給你蓋一個笑臉,那麼,你會不斷的受到巨大的挫折與打擊,或是會開始抱怨,為什麼我這麼努力,卻沒有收穫。在這麼大的舞台上,選手必須低著頭,經營著每一個細節,如果選手老是在乎收穫,那麼選手不會有耐心去面對漫長又困難的職業道路。在威巡賽你會發現,你沒有犯錯,卻被淘汰。小潘一開始因為在加拿大打很好,帶著太高的期待去威巡,一開始就跌倒,他的成績好起來,是因為他像過去一樣,回到原點,準備自己。他甚至告訴自己,今年上不去沒關係,重點是我的實力要夠,不然上去了也是打回來。就在有這樣的認知的時候,他的成績慢慢的就出來了。就像過去十年來,他從來沒有急著想要一步登天,他老老實實的,不求回報的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 

 

Q : 小潘,關於您的態度,我想是從小的家庭教育所養成的。那麼,進一步想要來談談你最常提到的教育。到底教育在這些年,給你最大的幫助是什麼? 

小潘:老一輩的人常常說,不要抓魚給你的孩子,給他魚網,他知道怎麼抓魚才活得下來。教育,其實就是我的漁網。教育跟打球並沒有直接的關聯,但是改變我一生最重要的事情。因為教育,我學會思考,我養成閱讀的習慣,我學到解決問題的方法,我講話變得有內容,我知道該在對的時候說對的話,做對的事情。這一切,讓我變得真正的有自信,而不只是一個會打球的土人。轉職業後,我知道該怎麼選擇對的人做我的團隊,我可以有邏輯的解決旅行上的問題,我知道被突然被叫到轉播台上的時候,該說什麼話,我生活上與球場上的一切井井有條,是教育讓我轉職業的過程相對於別人來說順利。也是因為教育,所以我才知道傳承的重要,今天我才會坐在這裡。 

總結: 

很多人肯定很多疑問想知道我是如何辦到的,或是有哪些神秘大絕招讓自己與眾不同,我可以在這裡跟大家說我沒有訣竅,我只有堅毅,認命,不抱怨的態度,按部就班的完成每一項工作,甚至有時候用110%的努力去完成,最後追根究底的求知與學習,而這些特質就是讓我從你們現在的位子走到今天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