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片羽

這篇文章,本來是打算在今年生日的時候公布的.一方面由於小潘回來,手上有些事。也一方面是自己懶惰,一拖就拖到現在.前兩天Michelle 姐姐提醒我,要過年了,老師是不是要寫點什麼東西在臉書上?那麼就先因為自己的疏失和懶散,向大家道歉.生日當天,接到將近200封的生日快樂的祝福,絕大多數都是素未謀面的熱心朋友.簡單一句生日快樂,也都是親筆所寫的.顯然我的臉書開了以後,提供的訊息和個人的看法,有些許值得參考的意見,只盼望大家熱情不減,國內高爾夫球界的水平能夠因此提升.

這篇文章,給所有不管在哪個位置,哪個工作崗位上,過去近八年的時間,看著小潘的進展而有關心,有想法,甚至於有計劃的人.

夢想和現實之間的差距到底是什麼?小潘單槍匹馬在美國奮鬥的故事,到底能夠和希望帶給這邊的社會什麼樣的啟示?

如果你問我一個最簡單最根本的問題:幾十年來台灣沒有辦法在高爾夫這個產業上起飛,到底是什麼原因?這是我的回答: 因為大人的無知和無能,給小孩子創造了一個不真實的環境.

好幾年前,沈忠賢老師當台灣PGA的會長,他是我四十年的至交,我們親如兄弟.我很直接的問他:你們資格考的門檻是296桿,你告訴我,這個成績,在全世界哪一個地方有飯吃? 他的回答,很直接也很實際: 如果規定再比這個更嚴格,那就沒人進得來了.沒有人進來,就收不到年費,那PGA也不用活了.

這就是現實,這就是真實.許育瑞先生花大筆銀子辧仰德公開賽,價碼一高,台灣的職業選手,千軍萬馬擋不住一個泰國的瓦拉川。沒有比賽說活不下去,錢太少也活不下去,錢多了,外國軍團一到,整碗捧去。老闆們花大錢,在台灣養了一堆不該是職業選手的職業選手.

前年夏天小潘回來,在再興球場辦了一場講座.會後我聽說有家長這樣回答:小潘離我們太遠了,我們的孩子沒有小潘的天份.我倒是想問:你的孩子沒有天份,你們在這做什麼?

上個月有一個孩子從美國加州回來,來見我。我問他:將來你希望怎麼走?我希望進大學打球.你希望到哪裡去?我希望留在加州。為什麼?因為加州天氣好。加州那些學校?南加大,柏克萊,UCLA等名校。我要全額獎學金,因為我家沒錢.那你目前全美青少年排名第幾?168!

我聽了頭皮冰涼,差點沒昏倒.這些名校的全額獎學金,排名至少要在全美五名內。這個家裡沒錢的小孩,做夢做到今天還越做越大,好像現實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全美國有列名的青少年選手大約9000個, 168名連一毛錢獎學金也拿不到.因為各大學的教練,會從全世界各地的學校去挑選青少年球員,小潘華大的教練,就常常從加拿大遴選球員,澳洲排名第一的Oliver Goss 目前就在美國念大學.我們的孩子,小時候無知,長大了還是無知,到成了職業選手,還是無知.

為什麼差距這麼大?大人,大人是唯一的答案.

要成為一個能夠出去外面競爭的選手,揮桿打球的能力只佔十分之一的重要性。他必須具有知識,才能夠做正確的學習.他必須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才能應付隨時改變的外在環境,他必須有自制的能力,才能夠維持生活起居的正常,保持自己最佳的狀態.他還必須有恆心和毅力,才能夠長時間的苦練,不會氣餒.他必須習慣忍受孤單,不會失志。他還要有流利的外語能力,才能自己出外旅行比賽.仔細想一想,這些事情,有人教過我們國內的青少年選手嗎?

就因為有許多非常現實的條件,並不是教就可以會的.會不會,跟願不願意有絕對的關係.不思考,不求知,生性軟弱,懶散的孩子,本來就不可能成為好球員.大人不可能用主觀的因素去淘汰小孩子,所以就必須設計一套制度,能夠嚴格篩選孩子的能力.能力強的孩子,應該得到支持,不能的人,就應該把資源節省下來給能的人使用,資源這麼有限,當然必須如此。

我從來不教不上學的孩子.為什麼?因為我認為去學校受教育,是那一個年齡的孩子的本分,年紀輕輕就不顧本分,這樣的孩子還用教嗎?大人更糟.父母帶小孩子打球,只知道小孩一拿起球杆,大人就去找錢,好像錢是一切.帶著小孩子1年又1年,對於小孩子訓練競爭的環境還是一無所知,對於孩子的將來,完全無法規劃.這樣的父母,該不該打屁股?

我說話所以這樣直接無諱,有兩個原因:第一,七年多前我們帶領小潘,一樣是一無所知,全靠Michelle姐姐,一本筆記型電腦,花了無數的時間在網上,一個比賽一個比賽的找,美國各地的台灣人商會,一個一個地詢問請託,小潘靠自己的本事, 一扇一扇的把門敲開.才走到今天這個位子來.第二,登高必自卑,行遠必自爾,不是嗎?

我一再地說,小潘不是救世主,靠他沒有用.小潘是尋路者,他的每一個腳印,都應該被視為資訊.路已經很清楚了,有任何不清楚不明白的地方, Michelle姐姐是一個本活字典,我們一直都在,一直都願意,你們呢?

最後想說的是我自己個人的感受.

八年前,小潘入選亞運代表隊.XX總教練當他的面告訴他,千挑萬選怎麼會選到你?這個孩子八年後,卻成了世界第一.而我呢,八年前,我做了一個選擇,挑了一個最沒錢,沒受教育,沒有知識,連身材都最矮小的孩子,這個孩子八年後創造了一個世界紀錄,他是世界第一的業餘選手裡面,有史以來最矮小的.

如果我說,我從小潘身上學到的,遠遠多過我教他的,你們信嗎?一個好老師,學到的永遠比教的多.看到的永遠比說的多.很多方面,小潘也像我的老師.他用他實際的人生經驗,教我什麼事都可能,什麼事都有代價,只要願意付出代價,什麼事都可能做得到.因為有這樣的學習,我才能坦然的面對來見我的每一個孩子,我知道,什麼我都能教,只要他願意.而所有事情的關鍵,就在他自己願不願意.

兩年前我問小潘要世界第一,他做到了.今年,我問他要旗幟飄揚的1年(A banner year),他也答應了.我等著看.

Jerry 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