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去年底,我們有一個共識,以現有的條件,小潘擊球的距離不太可能再増加。要再增加二十碼,就得從兩方面下手:增重,然後把自然的Fade 改成Draw。今年四月小潘決定放棄整個夏天的比賽,除了US Open 以外只留下US Amateur. 六月下旬 ,小潘回來改揮桿,排空所有行程,一個半月中只有練球,學習新動作,體能,伸展和瑜珈。

阿磊有很多疑慮,一再問:要改嗎?真的要改嗎?是我就不敢。台灣的業餘選手世界排名200都進不去,這個世界第一的要把自己的揮桿拆了。到頭來反而阿磊出了最多力。一個半月的時間𥚃,阿磊除了工作以外所有的精神都給了小潘,從儀器分析小潘揮桿的身體重心和用力順續,將右手主導的Fade改成左邊主導的Draw,到每日重量訓練的菜單,拉筋的動作,無役不與。小潘咬緊牙關操到有時冰敷不夠必須冰療降溫(冷水加入三大袋冰塊,一次入水十二分鐘)。訓練的末端我們清楚看到20碼的距離,小潘在儀器測試下逆風打出十球平均295的開球,鐵桿以高仰角飛出一路向上飛到足碼,然後像降落傘般落地即停。這是美巡規格的本事,本,有了。

好戲才開始,未來一年小潘有苦頭吃,有比以往更難的路要走。巡迴賽選手是那些人?每一個都是當年水𥚃來火𥚃去的天才兒童。德州農工大學的教頭說:NCAA的選手每100人只有一個會去到PGA巡迴賽,而五年存活率只有20%. 也就是說,每年NCAA的球員中500人只有一人五年後還在PGA巡迴賽。恐怖嗎?

我這樣告訴過小潘:在台灣一般大學生出社會薪水一年三十萬,美巡賽單站冠軍一週三千多萬台幣,打得好,一週賺人家一百年薪水,問問你自己,你憑什麼?陳志忠當年打美巡的身手我見過,十四枝球桿不能有明顯的弱點,尤其中短鐵桿彈著點的密集度,我在今天台灣球員身上從來沒見到過,而不要忘了,陳志忠在美巡只有一勝。

完全如預料中的,小潘在返美第一場賽事,即世界第一的美國業餘錦標賽中立即遭到淘汰。這件事在我眼中與外界觀察大有所別:我的看法99%是正面的。一個年輕人需要多大的膽識和智慧,敢把用了十五年,並且把他推上世界頂端的揮桿放下來,改用一個才學了一個半月的新揮桿,頑強地面對全員到齊的世界一流高手,然後乖乖吞下敗仗,丟掉世界第一的皇冠和幾乎到手的,明年名人賽,美國和英國公開賽的參賽權?如果你看得懂上面這一段文字,你才能了解真正世界一流高手的心理素質。我彷彿看到一個再生的 Gary Player 正蹲下來,當他跳起來的時候,將會比所有對手高大。小潘168公分,和 Gary Player 一樣,當年 Gary Player 和尼克勞斯,阿諾帕馬合稱高爾夫的世界三大,小潘的路還長,我們拭目以待。

有件事值得一提。小潘的世界第一似乎吸引了兩岸小球員和家長的注意。許多對華大的詢問蜂擁而至,更多人探討孩子去美取経的可能。2014年秋季,有一個初中去加拿大的台灣孩子,確定進華大,小潘將有一年時間可以帶他。Michelle 姊姊和我近八年來以奉獻社會的心從零開始帶這個年輕人,現在尋路者找到路了,有人跟來了,也許,我們終會走出困境。

小潘本週在日本,參加美日十所大學年度對抗,以個人第五做收。值得看的是第二輪,64桿零失誤。問他有沒有偷偷回去用舊揮桿?他淡淡地說:沒有,只是節奏找到了。阿磊認為改揮桿要一到兩年,這下子跌破眼鏡,半年到一年,小潘會再站起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台灣的孩子們,加把勁,咬緊牙,失敗不是不能,是自己不夠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