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中的小潘

在經過了漫長的夏天, UW也快要開學了. 就在開學前, 哈士奇們從西雅圖幾乎橫渡太平洋來到日本福島(聽起來有點嚇人, 是不是?), 展開他們學年的第一場比賽. 這場Topy Cup(http://www.topycup.com/)是戰後為了修復美日關係而創立的. 每年會有四所美國的大學代表美國參賽, 這是UW第四次來到這場比賽. 剛轉職業就在PGA嶄露光芒的松山英樹在去年就帶領其所屬的東北福祉大學贏得冠軍, UW也曾經抱回過一次冠軍獎盃.

 

回到今年的暑假, 小潘在Merion打完US Open之後隨即回到台灣進行訓練. 他在過去三個月積極增重了15磅, 做了非常多的體能訓練與伸展, 瑜珈; 最重要的是, 在揮桿動作上作了非常大的調整. 這個調整能讓他更容易運用正確的肌肉使力, 配合上增加的體重與緩滿改進的肌肉柔軟度, 目前開球的距離增加了約10碼. 這樣的動作調整大概總共需要兩年的時間, 現在進行到第三個階段, 而回到賽季, 小潘必須用非常大量的練習習慣他新的姿勢帶來的新節奏, 又必須有大量的短桿練習, 讓在調整的他有精準的短桿做為後盾.

 

通常不太有人會在這個階段進行如此揮桿的大改造, 尤其是距離小潘畢業轉職業, 倒數計時的鐘已經開始運轉, 他的表現深深影響他轉入職業的第一步. 因此, 在決定做改變之前, 小潘的團隊思考了非常久. 小潘是這整件事情的中心, 老師也了解, 這件事情存在的風險, 但是大家都知道, 如果小潘設定自己的對手是未來PGA上的世界150名菁英, 他必須將他的球技帶到下一個層次. 小潘的能力當然可以賺錢, 可以賺不少的錢, 但他不要只是當一個去巡迴賽上上班賺錢的球員. 你有想要偉大的心胸, 你才有可能偉大. 想要偉大, 你必須付出代價.

 

今年夏天之後的第一場比賽就是攸關小潘業餘第一寶座保衛戰的美國業餘錦標賽, 這個世界第一在八月底維持住的話, 會自動取得明年度美國與英國公開賽的入場券, 這是壓力, 也會是代價. 改動作的第一場比賽就來到全世界最難打的業餘比賽, 面對USGA設定的球場, 小潘表現得如何? 結果是, 淘汰. 小潘在第一天被視為困難的球場The Country Club穩紮穩打, 表現非常不錯, 但在第二天名次直直落, 最終沒能搶進64強, 也失去了業餘第一與其帶來的獎賞.

 

改揮桿當然有很大的影響, 尤其是小潘一向精準的短鐵桿在這場比賽第二天面對較短的球場失了準頭, 頻頻打過頭, 面對後高前低的果嶺, 週圍佈滿濃密的長草, 老是打過頭自然是節節敗退. 然而在這場比賽, 老師再次看到了, 小潘也感覺到了他其他的問題. 改揮桿有沒有影響, 當然有. 當我站在練習場看著他不時跑出來的大左曲球, 背脊可真涼, 那是看過小潘打球的人都知道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只能不斷的提醒他要放慢他的節奏配合新的揮桿. 從練習日開始, 我們發現他在練習場時左曲球非常的嚴重, 但是只要下到球場, 有目標導向時, 他自然有辦法把球放在球道與果嶺上. 所以, 改揮桿當然有很大的影響, 面對這麼大的比賽, 心裡不夠踏實, 當然有影響. 但是擅長打比賽也知道怎麼處理比賽的小潘不至於會連64強都沒有機會. 事情在比賽第二天就看到跡象, 他在練習場時的起桿節奏就開始變得偏急偏猛, 雖然知道要放慢, 但在比賽的情緒下執行上有困難.

 

下了場之後小潘把球打得筆直, 帶著漂亮的小左曲, 但第二桿的距離就是一直出問題, 該推進的推桿又都沒有把握. 從第二天比賽的內容檢討, 改動作對小潘來說其實不是”這麼”巨大的威脅, 比賽時他有能力堅持新的動作並且打出不差的球, 把自己放在一個不錯的位置上. (當然,打USGA的比賽你不能只是”不差”, 你必須累積一個又一個精準的”好球”.) 那麼, 問題出在哪 ? 為什麼已經是老鳥的他在重要關頭會感覺自己老是選桿選錯, 第二桿距離頻頻失了準頭, 打過頭的錯會一直持續犯而無法調整, 明知道後面不能去還一直去, 推桿表賽差強人意 ? 賽後, 小潘自己感覺, 一早起來就感覺到緊張, 然而, 小潘其實是知道如何分散注意力, 擅長處理緊張的. 這時, 老師精準的點出來, 在過去幾次重要比賽, 小潘會出現的心理問題. 他不是不會處理比賽, 不是不會處理緊張, 是一些更深層的問題. 而小潘在這次的比賽中, 自己也有聽到老師點出, 他心裡的那個聲音, 必須去學習面對的聲音. 這接下來會是小潘努力的方向, 最重要的功課, 在這不便多說.

 

大三的球季開始, 小潘必須扛起領導整個球隊的責任. 轉眼間在大學已經不再青澀的小潘, 除了必須拿出成績, 建立規範, 組織球隊, 如老師所說, 為了讀書, 這種程度還在打業餘的他更必須保持”新鮮”. 就讓我們繼續拭目以待, 仍在進化中的潘政琮.

 

Michelle

9.9.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