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ion Day2

清晨3:24。我在吃潤餅,喝杯紅酒,小鬼在Merion.

球場起風,Luke Donald 連打四個bogey, 現在近一百六十個世界第一流高手只有兩個人紅字。小潘今天開下午五點多,註定打不完,你認為他現在在做什麼?

如果這場球還有台灣選手,大概已經練了三小時,不斷看著電視牆,剉賽,接近崩潰。

小潘早上起來,和姐姐,乾媽,去星巴克吃早餐。接下來心臟不好的人別看:然後三個人去看電影,超人。羅開知道,他快昏倒了。然後去買水果,回旅館休息,再吃一點,準備去球場。

在說什麼?很簡單:

球是平常練的,比賽時選手要想辦法做最適合的安排,讓自己的䏻力完全發揮。除此之外任何方法都不對。任何老師教練都不應該有標準程式。選手從比賽中累積經驗,對自己的成績完全負責。

去年亞洲業餘錦標賽,有一位台灣選手晚飯時問我:小潘哥哥很奇怪,他來練習場,每枝球桿左中右打三個球,收了桿就去打了,我們已經練了兩小時,結果打完我們77,他67。怎麼回事?

比賽當天還練球,問我怎麼回事?我問你怎麼回事吧!

U.S.Open球場搞成這麼難,我看了近五個小時,場上沒半個活人,你能如何?平靜,耐心,相信自己,盡力而為,其他的事交給上帝了。

小潘抓到重點了。先進決賽吧!

Jerry 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