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AA高爾夫制度與學生運動員生活簡介

經過又一年的奮戰, 很可惜NCAA總決賽華大沒能入選前八強. 但小潘剛獲得NCAA Division1 全美明星第一隊的榮譽, 藉著這個契機, 想先簡單介紹NCAA給未來有心循著小潘走過的腳步, 送小孩到美國的高爾夫校隊受教育的家長們.

 

NCAA的全名為 National Collegiate Athletic Association, 也就是全美大學運動員聯盟. 包含高爾夫, 美式足球, 划船, 棒球, 體操, 田徑,排球等, 可以想到的運動項目都在其中. 這個組織掌管全美大學校隊的運作, 詳細程度與組織規模超乎想像. 舉例來說, 他們制定規則, 從招生的過程教練何時可以開始與選手以電子郵件接觸, 到何時可以電話聯繫, 何時可以參訪學校, 參訪可以提供多少經費, 參訪時間長短, 每個學校可以提供多少獎學金, 學生成績要多少可以進入大學, 進入大學以後成績不到選手必須被禁賽, 學生運動員的行為規範, 何時可以與職業球隊簽約等等等的事項都受到NCAA的監管.  

 

NCAA有三個Division, Division1與Division2可以提供獎學金給選手, Division3則不允許. 如果有心要送孩子到美國念書打校隊, 強力建議以Division 1為主, 因為Division 1的競爭最強, 學校大, 資源豐富, 當然也最受到重視.

 

為了保持競爭公平, 男子高爾夫Division 1每個學校每年只可以提供四人份的獎學金給教練分配使用給所有的選手, 女子球隊不在此限. 選手的程度不同, 分配到的獎學金自然不同. 常聽到的全額獎學金其實得到的人少之又少, 想想, 四人份要分給所有的人, 大部分的情況可以拿到百分之六十的獎學金已經是了不起的成就. 大多數的人大概可以拿到百分之十到三十不等的獎學金. 如果是全額獎學金, 簡單來說, 學校除了包你一年動輒上百萬台幣的學費, 還負擔選手購買書籍的費用, 包住包三餐. 而這些, 並不包含學校投注在每個選手身上每年在各大球場練球, 比賽, 旅行, 集訓等等等的經費.

 

因此, 各大學教練的權力與掌握的資源非常驚人, 想當然爾, 責任重大. 學校提供獎學金, 也會有校友捐款, 但教練不但要招生, 帶隊, 監督學生球場上與學業上的成績, 關心他們的生活, 還要肩負募款的工作. 簡單來說, 教練除了對學校, 還必須對捐款的人負責. 所以在選學校的時候, 除了風土地理位置, 學校成績排名, 球隊的排名之外, 教練其實是非常重要的關鍵.

 

選手每天與教練生活, 如果他的帶隊哲學, 練習的模式, 球場上的指導等等跟選手本身有一點和不來, 大學四年其實不太好過, 特別是這些學生運動員的生活本來就不好混了.  無意攻擊台灣的制度, 但是與台灣相比, 這些學生運動員在美國的大學是非常扎實的被要求讀書與出席的. 誠如上述, 成績不到標準, 就算你是明星四分衛, 你都會因為成績不達標準而被禁賽.

 

學生運動員的本分是讀書, 但是運動的成績表現又得對學校, 對所代表的地區或是州的期盼負責, 想混都沒得躲. 就拿小潘做例子, 只要有比賽就是接近一個星期缺席, 高球隊是所有運動項目中缺課率最高的. YA, 不用上課? 錯了! 漏掉的全部要補回來. 小潘每年在學校從九月初開學前的集訓到六月初大學賽季結束前, 幾乎每個月有兩場比賽, 飛到其他州去. 這些人的生活就是, 比賽, 回來學校時清晨練體能, 白天上原來的課, 下午練球, 晚上補上星期沒有考的試, 或是給學校準備的家教補沒有上到的課, 或是自行補沒有教的報告, 讀沒有讀完的書.光鮮亮麗的外表下,  得到的資源, 尊重, 特殊對待與肩負的責任是相對的.他們無時無刻都在被壓縮, 必須兼顧正常學生生活與滿足運動員要求的訓練.一週又一週, 永遠補不完追不上的課業; 一週一週, 緊密的訓練與高壓的比賽. 他們是學生, 是運動員, 更必須堅守品德規範, 是明星也是榜樣, 美國的學生運動員, 沒在好混的.

 

當然, 不可諱言, 各校學業的困難程度給選手的壓力自然不同, 選學校的時候不要聽到是名校就想往裡面擠, 不然進去了跟不上可以是非常悽慘的. 每位選手在選學校的時候考量不同. 在美國不是像在台灣, 每個人練球就是要轉職業. 相反的, 對許多選手與家長來說高爾夫是興趣, 有能力藉由這項興趣與能力爭取到獎學金進入昂貴的大學讀書反而是更多人的目的. 學校花大筆的資源培養, 在校隊得到的待遇, 校隊經驗自然是人生寶貴的回憶與資產, 並且能幫助畢業後的求職. 因為, 企業們知道經過這樣壓縮的學生運動員有多少能耐.

 

全美的高爾夫校隊隊員畢業後成功轉入PGA並且存活下來的, 其數量少之又少(根據Texas A&M教練的資料, 每100位大學選手只有一位順利轉入PGA, 而在PGA五年的存活率只有20%), 顯示PGA的困難度也呼應前段提及, 其實選手與家長並不是把自己設定死, 要轉職業才打校隊的. 但話說回來, 如果自幼就展現出極佳的能力, 大學前就已經是全美高中明星隊前兩隊或是前三隊的這些菁英, 進入大學校隊打球幾乎是必然的選擇. 原因無他, 除了七八月在全美展開的各大歷史久遠的重量級賽事(如美國業餘錦標賽, 西方業餘, 南方業餘, 北東業餘, 南北業餘, Porter Cup, Sahalee Amateur, Dogwood Invitational, Players Amateur等), 一整年度競爭最激烈的賽事都在NCAA, 全國最好的業餘選手都在這個賽場上. 高中畢業後如果選手沒進大學, 又沒轉職業, 除了暑假, 幾乎就沒有高競爭的比賽可以打. 平常沒有高競爭的比賽可以打, 也不容易有足夠的積分, 在暑假爭取到各大賽的邀請. 

 

把話題轉回到小潘與NCAA全國決賽上介紹制度. NCAA Division1 總共有315所學校, 分成多個分區. 小潘所屬的Pac-12與Big-12, SEC都是這其中翹楚. 315所學校在經過一年的對抗, 根據一年來比賽成績的累計, 每年的五月初, NCAA會選定特定的日子, 在電腦上及時公布取得打區域資格賽(Regional)的81所學校與不包含在這81所學校內45位表現優異可以打Regional競爭個人獎項的參賽者. Regional有六個賽場, NCAA會像開獎一樣, 一邊公布入圍, 一邊公佈被分到的賽場.

 

Regional六個賽場在同樣的日期進行三天54洞的比賽, 各區的前五名總共30所學校與各區不包含入圍學校的第一名個人參賽者共6人進軍五月底到六月初的全國總決賽. 進到全國總決賽的學校等於是已經擊敗了285所Division1的校隊. 接著,全國總決賽會進行三天54洞的比賽淘汰掉22所學校, 剩下的8個學校再進行三天的比洞賽捉對廝殺(女子總決賽賽無比洞賽賽程)產生當年度的全國冠軍. 從以上的數據我們可以輕易的算出, 在NCAA Division 1的高球選手保守計算每年至少超過2500人次. 如此一來, 也可以想像競爭情況是如何激烈.

 

最後, 每年的此時就會公布NCAA三個Division的全美明星第一隊,第二隊,第三隊與學業成績優良的第一隊,第二隊,第三隊. 另外有一些榮譽提名的名單與最佳新人等獎項. 在此之前, 各個Conference, 例如我們熟悉的Pac-12, 也會選出他們的All Pac-12第一隊第二隊…. 

 

小潘今年從至少2500人的Division1脫穎而出入選僅僅11人的全美明星第一隊, 並且得到學業優秀運動員的榮譽提名, 我在想, 什麼時候我們台灣有人可以跟上來? 我想,這是今天發文的目的. 當年最不被看好個子最嬌小的潘政琮摸著石子走到今天, 老師說他是尋路者, 那麼, 路有人走了, 有沒有人跟上來?能不能激勵更多的選手奮起呢?

 

以小潘為首, 已經有很少數的台灣選手在NCAA的賽場上嶄露頭角. 但相較於台灣走的緩慢, 資訊不明, 全世界許許多多的國家已經注意到這一段訓練的重要性. 像是今年班侯根獎的最後三位入選人,除了Chris Williams是美國人, 另外兩位一位是法國人, 一位是韓國人. 澳洲國家隊甚至每年暑假到美國打大賽. 更有許許多多自費的選手每年暑假到美國打AJGA, 目的無不是希望獲得大學教練的青睞進入NCAA. 再講個大家熟悉的例子, 泰國兩位在LPGA發光發熱的姊妹花Ariya與Moriya就是長年沿著AJGA的渠道競爭訓練出來的. 在進入大學前, 幾乎所有的選手都在AJGA, AJGA的比賽又分多個層級, 光是AJGA登記的男子選手每年平均就有六至七千人,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上AJGA官網了解. 

 

走過了這些路, 如果對於往太平洋的另一邊發展有興趣, 有疑問, 是有很多經驗可以分享與對談的.  

 

Michelle

6.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