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shington freshman golfer Cheng-Tsung Pan is off to fast start

 潘政琮的傳奇似乎越來越大. 

小潘, 是華盛頓大學高球隊史上最耀眼的新人. 而這位新生在入學後的第二場比賽就以熱騰騰的個人勝利宣告他的存在. 這天, 趁著全隊在Overlake Country Club練球, 攝影師替他們拍攝團隊照片. 

 

攝影師跟隨著小潘走了幾洞就完成工作離開了. 有點早, 就早了那麼一洞. 

 

我在第五洞打了個一桿進洞, 他走後的那一洞, 小潘如是說. 

 

UW的總教頭, Matt Thurmond, 對小潘的表現並不感到驚訝. 教練對這位新人有著諸多期待. 四年前, 小潘以年僅15的稚齡闖入美國業餘錦標賽八強, 這是從1920年巴比瓊斯以來僅有的紀錄.  

 

但教練Thurmond並沒有預期小潘會如此的出色. 

 

他令人震驚 教練說道. 我曾經指導過非常多優秀的選手, 但我從未見過任何人在球場上有這麼強的企圖心. 

 

而這樣的精神帶領著小潘在這個月初的the Prestige at La Quinta打敗84位大學好手奪下冠軍. 

 

教練說, 那是一種感覺, 一種氛圍在小潘身上, 你不可能看到他在心理上面犯下錯誤, 更不可能看到他不完全投入. 他的每一桿都是完完全全準備好知道要做什麼才出手. 當下很清楚的是, 沒人能擋得住他. 

 

遠離家鄉 

 

顯而易見的, 一般人看到小潘, 他不是那麼的起眼. 五呎六吋, 152的身形, 平易近人, 低調的態度他永遠不會在擊遠賽中得勝. 

 

在球場上穩定與強韌的心理素質是小潘的強項. 而這樣的特質, 對年僅十五歲離開父母, 離開五個兄姊, 離開台灣, 單獨到美國生活, 訓練, 讀書的小潘來說, 重要的能力. 

 

那是一個困難的決定, 小潘說. 一開始的時候, 家人們都非常支持我到佛羅里達去受訓. 然而當一切進行到一半時, 我父親開始反對這樣的選擇. 不過最終, 他在同意上簽下他的名字. 

 

當時, 小潘對英文完全不通, 幾乎不認識任何人, 但他下定決心要走他的路. 

 

半年真的非常的辛苦, 其中語言是最大的問題, 小潘接著說. 在前面幾堂的英文課, 我對老師的提問總是能回答Yes或是No. 

 

不久之後, 老師要求小潘交一篇兩頁的文章, 要他說明中國與台灣的關係. 

 

僅僅一個小段落, 就花了我三個小時, 小潘說, 他的英文現在已經流利多了. 但是, 我永遠希望能讓自己更好.  

 

去美國之前, 在台灣, 小潘早已經是個明星了, 並且才剛剛在過去的那個夏天打破紀錄晉級到美國業餘公開賽的八強. 但當他為了適應環境而掙扎的時候, 他的高爾夫也陷入困境. 雖然前一年有著卓越的戰績, 當隔年小潘必須自己在全美各地旅行, 獨自處理他的交通, 住宿, 等等生活細節時, 比賽的成績以他自己的標準來看, 一落千丈. (Michelle的回憶 : 記得當時, 我車停在路邊, 他跟我說了一個小時的越洋電話, 他告訴我, 我覺得我打不贏這些大哥哥, 我害怕我過不了這一次的低潮. 那種感覺很恐怖, 我從來沒有看過或是聽過那樣子的小潘.) 

 

這一切讓我的生活變得非常非常忙碌, 我幾乎沒有辦法專心打球, 小潘說. 加上, 我的英文當時很破, 而當你無法說英文, 你就會非常難容入環境. 你會害怕, 沒來由的覺得, 不管怎麼樣就是不對勁. 自然而然, 你不可能有好的成績, 而這件事對我來說, 非常非常痛苦. 

 

小潘當時非常生自己的氣, 非常無力與沮喪, 但是他從來沒有考慮過回去台灣. (Michelle的回憶: 小潘出去時曾告訴我, 如果有一天我的球逼的我必須回到台灣, 代表就是我失敗了, 我也不會再碰球桿.) 

 

我只是一直告訴自己, 我就是必須非常努力, 持續的, 不間斷的更加努力, 小潘說. 不是一個半途而廢, 遇到挫折就放棄的人. 

 

堅毅與堅持有了回報 

 

2008艱辛的夏天之後, 在接下來的兩年小潘破繭而出. 2009, 他成了西方業餘錦標賽最年輕的比桿賽冠軍, 這是一場不亞於美國業餘錦標賽的世界頂尖業餘球賽, 而在隔年2010他蟬連這場比賽的比桿賽冠軍. 

 

這兩年在全美各地的比賽小潘的表現非常成功, 高爾夫圈內大部分的人甚至認為小潘是當年度美國大學教練招募名單中的第一種子. 

 

教練Thurmond第一次注意到小潘是在他2007於美國業餘錦標賽寫下歷史的時候. 過了兩年, 2009年小潘到美國西北部比賽之後, Thurmond開始寫信與小潘連絡. 

 

之後小潘很快的與教練展開互動, 並在此時, 小潘認識了Ellen Wang. Ellen是小潘在2009年參加Sahalee Players Championship (場地位於西雅圖近郊)時的接待家庭. 因為兩人相處投緣, 熱情Ellen正式收小潘做他的乾兒子.(Michelle:Ellen還下場幫小潘背球比賽, 她自己更是單差點好手 

 

我夏天跟耶誕節都有來拜訪乾媽, 而每次來西雅圖, 我就更喜歡這個城市, 小潘說道. 

 

西雅圖讓小潘想起台灣, 那是一個有著茂密樹林, 有山有水的地方. 從高爾夫的角度來思考, 分在NCAA Pac-12這個區域, 小潘可以有非常多的挑戰. (Pac-12美國大學分區中非常非常強的一個區域) 

 

小潘說,我覺得選擇到華盛頓大學是一個非常好的決定. 

 

小潘想要拿到學位跟想要打PGA Tour的決心是一樣強烈的. 

 

受教育是我來美國的其中一個目標, 小潘接著說.我的家人沒有一個人有機會念大學, 我認為這是我這輩子唯一進大學受教育的機會, 所以我不想要失去它. PGA Tour, 30, 40歲都有機會打, 所以不並不急. (Michelle:在小潘去美國前, 小潘的老師, 盧老師告訴他, 我不要你是一個肩上一袋球桿, 口袋一把鈔票的土棍. 可以真正改變你的人生, 提昇你的層次的, 不是金錢, 是教育. 我想當時這些話, 深深的烙印在自我期許非常高的小潘心裡.) 

 

大學生活 

 

小潘進入大學後的轉換能夠這麼順利, 主要歸功於他在推桿時心態設定的轉變. 與其擔心推不進會發生什麼, 他開始不要讓自己想太多. 

 

我選定了線, 就推. 相信我自己的直覺,小潘說. 過去他一直以來以開球與鐵桿的精準聞名. 

 

奪下Prestige的冠軍後, 他以並列領先的姿態在下一場的Intercollegiate進入最後一天. 最後他與世界業餘冠軍, UCLAPatrick Cantlay戰成平手, 兩人並列第三. 

 

Prestige比賽之後, 大學學校生活, 課業壓力與高爾夫的日常訓練同時進入了小潘的生活. 一切變的超乎小潘想像的困難. 

 

真的非常的困難, 但是我喜歡, 小潘說. 

 

此時, 小潘的世界業餘排名從第25名擠升10, 但他卻不是隊上排名最高的選手. 隊上排名最高的榮耀歸大三的Chris Williams, 世界排名第七. 

 

小潘與Chris初次相遇在今年的美國公開賽. 他們常一起打練習圈, 小潘說大部分都是Chris . Chris卻不敢當. 

 

Chris, 兩人各有輸贏, 小潘就是打他的球, 他挺的四平八穩. 每天與小潘打球, 肯定是非常難纏的競爭. 而這樣的競爭只會讓你想要變的更好. 

 

有著兩位世界業餘排名前10的選手, 華大有很大的機會贏得NCAA的冠軍. 小潘說, 球隊隊冠軍的意義遠遠大於他個人的勝利. 小潘說這番話時的誠意, 是無庸置疑的. 

 

我覺得我們夠好, 有足夠的能力成就這件事情, 而這是我在這裡的目標.